Published On: 周一, 八月 10th, 2020

杜特蒂与他的菲式防疫传播/张春炎

自今年1月份新冠病毒全球蔓延,各国如何防疫,吸引举世目光。尤其是依靠民粹主义上台的总统,其防疫作为更是镁光灯的焦点。运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语言,进行民粹主义式防疫传播,不仅有美国总统川普,在亚洲则是菲律宾总统杜特蒂拔得头筹。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图片来源:菲律宾总统联络办公室(Public Domain)

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图片来源:菲律宾总统联络办公室(Public Domain)

操作社群打压媒体自由

杜特蒂4月份才为了展现防疫铁腕,公开向警方放话「违反宵禁令直接枪杀」,上周为宣传强制戴口罩令,鼓励民众「如果没有消毒剂,可以把口罩泡在汽油里」。民粹主义者最怕没有镁光灯,而这些防疫狂语正促成杜特蒂的民粹地位,以及强人形象。

狂语除了吸引目光之外,更藏有严肃的问题值得关注。防疫与民主人权如何平衡,从疫情蔓延以来,一直是重要议题。这样的议题来到菲律宾,则牵涉到杜特蒂是否会借机大行独裁?毕竟当选以来,他不仅屡次公开表达对独裁者马可仕的赞扬,对南部宣布戒严、发动反毒战争大举侵犯人权等事端,每每都引来威权复辟的隐忧。

面对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杜特蒂同样大展反民主作为,包括阻挠最大媒体集团ABS-CBN换照并下令停播,通过《网路犯罪防制法》打压反对者言论等,这些都是甘冒违宪之大不韪。不仅如此,在人人都有社群媒体、重度使用社群媒体的时代,杜特蒂也早早相中这个新领域,在竞选总统时就利用大批水军为其助拳,结果是使他被封为菲律宾首位社群媒体总统。

不仅如此,在当选后的这4年间,杜特蒂深知菲律宾民众爱用Facebook、Tweet,持续运用操盘手、支持者和机器人,创造社群媒体满满的「就爱杜特蒂」言论。此外,杜特蒂也武器化社群媒体,针对批评他的言论、对手进行狙击,大搞群体霸凌。目的就是创造一种由上而下(而不是由下而上)的网路民意,引领水军、网路暴民和志愿者侵害民主社会的多元意见。而在强调平等近用的网路空间中,大举扩张言论独裁的实力与势力,也坐实了杜特蒂是民粹、威权的复合体。

运用公帑操弄网路民意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原该是检验杜特蒂政府的一大时机,然而杜特蒂依然大幅进行言论箝制、压抑民意。 菲律宾的水军和假新闻农场,继续制造亲杜特蒂政府的讯息,并攻击反对派人士。曾担任杜特蒂社群媒体的操盘手,Nic Gabunada受访时辩护说:「没有人可以控制人们在社群媒体上所说的话。」然而没有被说的实话是,只要关系到杜特蒂,社群媒体就会却充满著高度的言论操弄,不仅是志愿者的参与,杜特蒂还运用公帑进行社群媒体与网路民意的操弄。

这在防疫与全球健康危机期间,尤其令人担忧。因为随着Covid-19疫情肆虐,与该病毒相关的反科学叙述和阴谋论充斥在网路。另一方面,民主政府本该接受媒体与民意的监督,在防疫期间的菲律宾可能更会沦为空话。因为,本该是最自由的网路空间,现在越来越难以对杜特蒂防疫作为有所批评,网路似乎成了「要就支持不然就被攻击」的肃杀之境。结果是,截至8月7日,菲律宾确诊人数来到12万2754人,死亡人数则高达2168人,防疫成绩是东南亚国家中的倒数第一。

在防疫期间进行网路言论的操弄,压抑了公共舆论监督,恐怕不利菲律宾进行有效的防疫工作。此外,也将使向来以自由言论自豪的菲律宾,持续面临民主体质的重伤害。

全文于 2020/08/07 刊载于《苹果日报》,经作者同意转载。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张 春炎

张 春炎

副教授 at 国立暨南国际大学 东南亚学系
学过文学、广告公关、新闻传播与社会学,目前最关心东南亚消费社群和传播问题,误打误撞进入东南亚研究的领域,任职国立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兼任东南亚研究中心组长。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9 + 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