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一, 八月 10th, 2020

杜特蒂與他的菲式防疫傳播/張春炎

自今年1月份新冠病毒全球蔓延,各國如何防疫,吸引舉世目光。尤其是依靠民粹主義上台的總統,其防疫作為更是鎂光燈的焦點。運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語言,進行民粹主義式防疫傳播,不僅有美國總統川普,在亞洲則是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拔得頭籌。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圖片來源:菲律賓總統聯絡辦公室(Public Domain)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圖片來源:菲律賓總統聯絡辦公室(Public Domain)

操作社群打壓媒體自由

杜特蒂4月份才為了展現防疫鐵腕,公開向警方放話「違反宵禁令直接槍殺」,上周為宣傳強制戴口罩令,鼓勵民眾「如果沒有消毒劑,可以把口罩泡在汽油裡」。民粹主義者最怕沒有鎂光燈,而這些防疫狂語正促成杜特蒂的民粹地位,以及強人形象。

狂語除了吸引目光之外,更藏有嚴肅的問題值得關注。防疫與民主人權如何平衡,從疫情蔓延以來,一直是重要議題。這樣的議題來到菲律賓,則牽涉到杜特蒂是否會藉機大行獨裁?畢竟當選以來,他不僅屢次公開表達對獨裁者馬可仕的讚揚,對南部宣布戒嚴、發動反毒戰爭大舉侵犯人權等事端,每每都引來威權復辟的隱憂。

面對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杜特蒂同樣大展反民主作為,包括阻撓最大媒體集團ABS-CBN換照並下令停播,通過《網絡犯罪防製法》打壓反對者言論等,這些都是甘冒違憲之大不韙。不僅如此,在人人都有社群媒體、重度使用社群媒體的時代,杜特蒂也早早相中這個新領域,在競選總統時就利用大批水軍為其助拳,結果是使他被封為菲律賓首位社群媒體總統。

不僅如此,在當選後的這4年間,杜特蒂深知菲律賓民眾愛用Facebook、Tweet,持續運用操盤手、支持者和機械人,創造社群媒體滿滿的「就愛杜特蒂」言論。此外,杜特蒂也武器化社群媒體,針對批評他的言論、對手進行狙擊,大搞群體霸凌。目的就是創造一種由上而下(而不是由下而上)的網絡民意,引領水軍、網絡暴民和志願者侵害民主社會的多元意見。而在強調平等近用的網絡空間中,大舉擴張言論獨裁的實力與勢力,也坐實了杜特蒂是民粹、威權的複合體。

運用公帑操弄網絡民意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原該是檢驗杜特蒂政府的一大時機,然而杜特蒂依然大幅進行言論箝制、壓抑民意。 菲律賓的水軍和假新聞農場,繼續製造親杜特蒂政府的訊息,並攻擊反對派人士。曾擔任杜特蒂社群媒體的操盤手,Nic Gabunada受訪時辯護說:「沒有人可以控制人們在社群媒體上所說的話。」然而沒有被說的實話是,只要關係到杜特蒂,社群媒體就會卻充滿著高度的言論操弄,不僅是志願者的參與,杜特蒂還運用公帑進行社群媒體與網絡民意的操弄。

這在防疫與全球健康危機期間,尤其令人擔憂。因為隨着Covid-19疫情肆虐,與該病毒相關的反科學敘述和陰謀論充斥在網絡。另一方面,民主政府本該接受媒體與民意的監督,在防疫期間的菲律賓可能更會淪為空話。因為,本該是最自由的網絡空間,現在越來越難以對杜特蒂防疫作為有所批評,網絡似乎成了「要就支持不然就被攻擊」的肅殺之境。結果是,截至8月7日,菲律賓確診人數來到12萬2754人,死亡人數則高達2168人,防疫成績是東南亞國家中的倒數第一。

在防疫期間進行網絡言論的操弄,壓抑了公共輿論監督,恐怕不利菲律賓進行有效的防疫工作。此外,也將使向來以自由言論自豪的菲律賓,持續面臨民主體質的重傷害。

全文於 2020/08/07 刊載於《蘋果日報》,經作者同意轉載。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張 春炎

張 春炎

副教授 at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東南亞學系
學過文學、廣告公關、新聞傳播與社會學,目前最關心東南亞消費社群和傳播問題,誤打誤撞進入東南亞研究的領域,任職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兼任東南亞研究中心組長。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9 − 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