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三, 一月 3rd, 2018

从中信金 谈到媒金不分离的典范: Edward S. Herman/程宗明

年末看到一则报导,就是教育部公告大学退场机制的警讯,但是其中有一家起死回生的案例,就是过去台南的兴国管理学院,被中信金控子公司捐资转型的中信金融管理学院,透过许多建教合作与奖学优惠,达成招生率100%的佳绩,文末特别提到绩优学生送美国宾州大学深造。

很多人都知,辜家的金融管理第二代,十分荣幸地留学美国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 (Wharton School),因此延续这层关系签署合作交流,嘉予下一代年轻学生,见贤思齐特地再赴同一学籍之地,光大这个领导人故地学成之所,也是金控扩大影响力的另类手法。

20180103_中信学院

我一直十分好奇,当年辜仲莹在华顿学院受教回国,带来辜家企业整体发展与该学院的上层架构连结(知识、文化、国际关系),不知道辜先生当年是否有修业该院金融经济的教授 Edward S. Herman 之课程?当然这并非本文要考证的,本文真正目的要纪念 Herman教授一生的传奇生涯。当然如果辜先生有熟习教授的思维,对于辜家而言,也许在媒体与财团的关系,会更加谨慎,也许媒金分离的讨论会更进入状况。

2017年已关帐,有许多上世代风范大师离世中,在我看来年末过世的 Edward S. Herman教授,是绝对需要更加纪念的风云人物,详见纽约时报的悼念挽文。本文希望更从传播学术与思潮角度,侧写一身论述给人展望期许。

几乎前无古人纪录,传播学家Edward S. Herman出身自宾州大学华顿商学院作一位金融学的教授,而后悠游于批判的传播分析与研究,而更加出名于1990年后的国际性媒海与政海论坛之上。

目前没有具体的纪年录分析,让我们知道Herman教授跨入传播领域的机缘。但是从交往与才智双全的网络中,我们可以发现他与北美传播政治经济学派(下层基础的经济分析批判为主)开山始祖如 Herbert I. Schiller, Dallas W. Smythe, Richard B. DuBoff等人皆相当熟络,如此成就了他从金融跨向媒体结构研究的开山大道。

1981年,Herman教授完成了在金融商业圈的典范著作,以企业集团运作为主题,出版《企业控制与权力》一书(Corporate Control, Corporate Power),这是一本很务实与资料丰厚的研究论著,有局势驱动的背景,有集团实例运作的解析,以及政府相应发展的监里规范,还有商业同业公会的角色扮演,最后则引申有关军事工业复合体的影响下之结盟,这是美国企业海外扩张的发动机之一。在此,Herman研究中一个特色,是关心到如何构成企业合并、合资、结盟、以及互锁(interlocking) 利益的董事会构成,让集团治理策略达成利润,这其中有一些关键性的人际沟通值得详解,也就是企业的沟通(Corporate Communication)。

从1980年代起,Herman同时开始在著名的同校安娜堡传播学院 (The Annenberg School of Communications) 兼课,这所美国声誉不错但学费昂贵的学府,有许多先进思潮的传播研究与教学,相当不凡地,他就是开起「大众传媒的政治经济学」(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the mass media)课程,专门锁定对媒体事业的经济分析,强调控制的主题。

也是在同一时期,他的传播分析文章,第一次刊载在先锋性大西洋彼岸的传播批判学刊:媒体、文化与社会 (Media, Culture and Society)。这篇划时代思维的论文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bias in economics, 1982, No.4),检视经济学术中的伪装无意识形态立场的建构,如何透过各种思想与符号的传播达成,以及经济刊物后面的企业财务资助,如 American Telephone and Telegraph Company (ATT),形塑其垄断性产业经济的特有论证与有利其发展的管制措施。这种崭新又深入的分析,与其说是他的初露头角,应该也是支持批判传播学术多元精彩面貌的强力论证。

自此看出,Herman很锐利地使用文字沟通作为研究样本,指出在经济政策上的论证,其实背后带有强力的财务价值与掌握社会发展的宰制力量,他透过这些符码操控看到金钱权力运作,而非仅哲学上的意理无穷解构与反叛,他走出一条特有道路,同时划出了与当代批判理论的不同水平。借此,他已经展示非仅友朋关系的批判理论家,而是丰富化了当代传播政治经济学研究的重要学者。

1983年他的同侪 Larry Gross教授,主编国际传播百科全书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munications),特为邀请他写有关「disinformation」一词的释义,自此也认证,他在日常文字策略背后的国际政治经济利益之解析上的专门,无懈可击。Herman 以美国联邦政府,连同军事工业复合体为例,动态与系统化解明,在国际态势新闻资讯报导背后,如何刻划出美国冷战到反恐的有利位置,这不是事实的陈明,反而是一种辩术,形塑有立场的、对国际恐怖主义分布处的着色游戏,最终在于坚固世界的认知,有利于美国体系的全球操作。

自此他有一系列的分析著作,以一种恐怖主义产业与其体系(The Terrorism Industry-The experts and institutions that shape our view of terro)的主题概念,检视了美国以国际新闻宣传策略介入多明尼加、萨尔瓦多、越南的选战、以及型构保加利亚连线的邪恶、华盛顿连线构筑第三世界法西斯政权,及描绘中南半岛的赤化外观等。

1990年他的名声到达顶端,也就是与Noam Chomsky合著《共识制造:大众媒体的政治经济学分析》,许多传播媒体操作的解析,都能看出他的旨趣发挥到极致,精彩地见到美国主流社会价值传播火网(flake)的操作策略。

最后,我想提一下两篇他的论著,镶嵌在众星拱之的批判论集中,对国内情势比较有启发。第一者为1995年Schiller and Nordenstreng编辑的文集:「传播国家主权回顾,论1990年代的国际传播现势 (Beyond National Sovereignty: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in the 1990s)」。Herman以公共广播电视产业为例,提出经济的外部性理论的检视与展望(The externalities effects of commercial and public broadcasting)入列,这其实是一篇将美国 PBS系统放在国际架构中的最佳检证,台湾许多留美学者,仅有观赏美国公视经验作世界观者,当有的警惕之作。他很明确以金融经济眼光,提出经济的外部性在广播电视产业应用的直接启示。从国际架构来看,广播电是的产业特性,驱使外部性活跃,这样传散不利私人资本的扩张,因此私人资本可能被迫只以轻薄娱乐支应,以极大化利润。这样经济功能侷限在美国的广电体系既有架构中,如限制国家资本、放任私人资本,只会趋使智慧汇聚但功能低落开发(如三大电视网),及徒有公共利益理念PBS却无力放大(缺乏足够国家资本挹注)。他也以公共广电的儿童教育娱乐节目为例,指出亚洲与欧洲的进步作法:

1. 日本NHK电视,结合教室内集体收视达成更佳服务效果。
2. 德国ZDF成立儿童与青年节目部,集中资源与鼓励开发成为频道之品牌。

相应美国,只能由民间战力组织 Action for Children’s Television,不断在外围推促政府管制单位与商业电视网,良知发现与小碎步反动。美国,是一个错误的架构(始自1943年立法),又遭逢广播电视本质的经济外部性,是系统化失败,不能救起,非良心不彰,而是经济性的轻忽。他的终局就在将好的品质导向更多付费的会员俱乐部享用,而非建构一个正面外部性 (positive externality) 传散的社会价值体系。这项警告,持续有预测效用。

20180103_01

第二者是1992年为运动杂志《Z Magazine》撰写的展望性论述:「迈向民主媒体的规划(Toward a democratic media)」收录于他自己的文集 《Triumph of The Market》,从他经济学的角度,对美国系统化失败的媒体制度,点出一条应行的改革之路。从今日科技变迁如此剧烈角度下,他的改革视野是否有侷限?其实我要指出的是,从目前台面上的议论对照他的说法可知,一些不变的道理,更值得持续努力。

他认为,改革目标不是扩大媒体商品选择幅度与自由,而是给公民装备能自主决定需要的传媒体系。在此意旨下,文章揭橥一些重要认识:

1. 西方媒体的公共领域,是归属有政府资助色彩的活动,这一点美国尤其忽视。就是从全民征税、政府依法专案资助、还有一定限度的广告收入提供公共媒体运作的体系(或者用taxes on commercial media revenues),仍正确无误。
2. 民间媒体运作(civic media sector),在美国尤其需要,为补足PBS系统中不足的公共利益模式。缺乏国家补助,以及非商业化本质,全为公民个人与草根团体的捐献资助,但以史上绩优的替代性媒体 Deep Dish (卫星电视为例),虽然能立于人民论坛,转化自发行动产生影响,但是运作上仍是常退回原点,找寻零星的资金才能再出发。他认为,从商业电视特许状上征税或大众税捐的一定基数提拨资助,才是良方。终究,民间媒体无法达到公共广电制度在影视上的影响力水平。
3. 进一步来论,随着未来科技展望,应向行动通讯使用电波征税,或智慧装置 (当时Herman只能以other telephone transmission或receiving sets来形容)都当思考,而且可参照第三世界的基础建设概念来推动与畅行另类传播。
4. 媒体上演出的政论节目,是一种民粹膺品、一种民主膺品,只有外观没有实质,威玛共和国的灿烂前景与结局,永远值得警戒。

2017年封关,藉逝去伟人,追念一个特殊时代,从不凡的智慧与价值出发,传播民主媒体的观点与分析,此在教育上有相当不可取代价值。台湾的中信金控,肯定华顿商学院的价值,本文勉励其取经民主深化的企业传播看法,师法 Edward S. Herman教授的「媒金不分离」的知识视野,而重新思考在国内曾被检视「媒金不分离」的企图,是否是一种时代意外契合下的启示。岁末年终,一些从历史展望的遐想,添增一点台湾与国际社会非主流同步碰撞的火花,应是一种善意祝福与期许吧。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程 宗明

程 宗明

研究员 at 财团法人公共电视文化事业基金会
从高教毕业进入媒体工作,我一直在追寻返回现代化的传媒建构,相应国际趋势的变与不变;我常说自己的工作内涵:以国际知识网络助公传媒研发政策拟定、串连公共利益为核心之广电开发伙伴关系、提供教育训练资讯与建置资料库、促进公传媒之产学交流、协助公共电视董事会与企业之合作发展与监督、推动台湾以广电产业发展实绩走入国际社会;这些说起来振振有词,但是今世代是否还能被感动?这是别人对我的疑惑年代,也是我的不惑年代。台湾还有机会吗?我在找答案。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9 − 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