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四月 2nd, 2015

她独立过后,我们可有海阔天空?

何韵诗2015Reimagine 自定义HOCC台湾演唱会海报

何韵诗2015Reimagine 自定义HOCC台湾演唱会海报

文/唐士哲

几天前,歌手何韵诗发表独立宣言,公开宣布离开主流、转为独立歌手,这意谓她与香港的唱片公司约满后,将不再续约。她在声明中昭告:「追求理想中的生活,从来需要付出某种代价,而这代价,只要不影响他人,我愿意承担。因此,我看见,前面的道路,若希望继续带着赤诚走下去,务必转变。」

失去唱片公司的庇荫,意谓歌手将失去灌唱片的机会,也没有专业的经纪约打理演唱会、媒体宣传等事宜。何韵诗的独立宣言,直接让人联想到她在香港雨伞运动过程中的角色。就在年初,与何韵诗同样力挺占中的歌手黄耀明,遭到东家寰亚唱片不续约对待。再加上两人自占中后,在香港的媒体几乎噤声,黑名单、封杀之说于焉落实。

即便受打压是既成事实,何韵诗受访时表示,她宣告独立不是因为支持某些社会运动或议题,而是深感香港的娱乐产业已出现很多问题。香港只有一个娱乐圈,当这个娱乐圈「只依靠一个市场」,它早已缺乏新的方法、新的冲击。所以当她发现已无法改变整个娱乐圈的运作,唯一的办法只有改变自己的作法。

歌手要从主流中出走,在既有的文化工业体制外另谋出路,等于是冒着专业生涯自杀的风险,特别是在香港这个工业化程度极高、且过往始终是文化净输出的产业脉络。香港回归后的电影、电视或流行音乐表现,早已不复过往灵活生猛。特别是近年来由于CEPA,「一个市场」的磁吸效应除了使得资金、创作者与艺人纷纷北漂,留在香港的也必须学会未审先自宫。「词神」林夕慨叹,回归之前,他不需要担忧歌词中因为使用「烟火」而不是「烟花」而被诅咒下地狱。也是回归前,「皇后大道东」还可以用戏谑嘲讽的语气谈港人的身分认同,然而现在都不一样了!

所幸抗拒了「一个市场」,转身后并非全无转圜之境。一地的政治审查或票房毒药,却可能成就另一地的知音。就像唱片业有独立厂牌,主流与独立或另类之间本是分分合合,且前者总把后者当成创意枯竭、市场遭遇瓶颈时的救赎。即便没有主流的青睐,两岸三地的音乐圈总有包容独立音乐人自食其力的庇护所──Live house、音乐节,甚至完全绕过传统唱片工业的环节,直接在社群媒体中露出,都是独立音乐人的选项。

流行音乐的制作门槛低、流通性高,加上韵律曲调的移情能力易超越语言、文化隔阂等特性,使得音乐的国界意识向来就薄弱。当唱片销路越来越差,甚至在收益考量下逐渐变成为演唱会造势的宣传商品,那个自1980年代初期MTV出现以后的种种视觉化主导、重行销包装的音乐流通模式,终于开始松动、容许有被超越的想像。乐观以对,何韵诗的独立宣言,正是站在这个浪头之上。

报载宣布独立后,何韵诗马上展开在台湾的演场会宣传活动。这次没有豪华的记者会,而是发扬香港雨伞运动中「占领撑小店」精神,印海报、跑咖啡厅、独立书店张贴海报等杂活全部自己来。台湾的乐迷也热情以待,继谢金燕后,今年「大港开唱」音乐节的女神龙舞台留给了很政治的何韵诗。

然而问题是,当台湾有相对包容、多元的乐迷环境,可以张开双臂欢迎何韵诗,我们的产业环境在未来还能否让更多本土的何韵诗们,不需搞岛内独立宣言而能安然得其所?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唐 士哲
超过气流行乐迷,目前任教于中正大学传播系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二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