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四, 四月 2nd, 2015

她獨立過後,我們可有海闊天空?

何韻詩2015Reimagine 自定義HOCC台灣演唱會海報

何韻詩2015Reimagine 自定義HOCC台灣演唱會海報

文/唐士哲

幾天前,歌手何韻詩發表獨立宣言,公開宣佈離開主流、轉為獨立歌手,這意謂她與香港的唱片公司約滿後,將不再續約。她在聲明中昭告:「追求理想中的生活,從來需要付出某種代價,而這代價,只要不影響他人,我願意承擔。因此,我看見,前面的道路,若希望繼續帶着赤誠走下去,務必轉變。」

失去唱片公司的庇蔭,意謂歌手將失去灌唱片的機會,也沒有專業的經紀約打理演唱會、媒體宣傳等事宜。何韻詩的獨立宣言,直接讓人聯想到她在香港雨傘運動過程中的角色。就在年初,與何韻詩同樣力挺佔中的歌手黃耀明,遭到東家寰亞唱片不續約對待。再加上兩人自佔中後,在香港的媒體幾乎噤聲,黑名單、封殺之說於焉落實。

即便受打壓是既成事實,何韻詩受訪時表示,她宣告獨立不是因為支持某些社會運動或議題,而是深感香港的娛樂產業已出現很多問題。香港只有一個娛樂圈,當這個娛樂圈「只依靠一個市場」,它早已缺乏新的方法、新的衝擊。所以當她發現已無法改變整個娛樂圈的運作,唯一的辦法只有改變自己的作法。

歌手要從主流中出走,在既有的文化工業體制外另謀出路,等於是冒著專業生涯自殺的風險,特別是在香港這個工業化程度極高、且過往始終是文化淨輸出的產業脈絡。香港回歸後的電影、電視或流行音樂表現,早已不復過往靈活生猛。特別是近年來由於CEPA,「一個市場」的磁吸效應除了使得資金、創作者與藝人紛紛北漂,留在香港的也必須學會未審先自宮。「詞神」林夕慨嘆,回歸之前,他不需要擔憂歌詞中因為使用「煙火」而不是「煙花」而被詛咒下地獄。也是回歸前,「皇后大道東」還可以用戲謔嘲諷的語氣談港人的身分認同,然而現在都不一樣了!

所幸抗拒了「一個市場」,轉身後並非全無轉圜之境。一地的政治審查或票房毒藥,卻可能成就另一地的知音。就像唱片業有獨立廠牌,主流與獨立或另類之間本是分分合合,且前者總把後者當成創意枯竭、市場遭遇瓶頸時的救贖。即便沒有主流的青睞,兩岸三地的音樂圈總有包容獨立音樂人自食其力的庇護所──Live house、音樂節,甚至完全繞過傳統唱片工業的環節,直接在社群媒體中露出,都是獨立音樂人的選項。

流行音樂的製作門檻低、流通性高,加上韻律曲調的移情能力易超越語言、文化隔閡等特性,使得音樂的國界意識向來就薄弱。當唱片銷路越來越差,甚至在收益考量下逐漸變成為演唱會造勢的宣傳商品,那個自1980年代初期MTV出現以後的種種視覺化主導、重行銷包裝的音樂流通模式,終於開始鬆動、容許有被超越的想像。樂觀以對,何韻詩的獨立宣言,正是站在這個浪頭之上。

報載宣布獨立後,何韻詩馬上展開在台灣的演場會宣傳活動。這次沒有豪華的記者會,而是發揚香港雨傘運動中「佔領撐小店」精神,印海報、跑咖啡廳、獨立書店張貼海報等雜活全部自己來。台灣的樂迷也熱情以待,繼謝金燕後,今年「大港開唱」音樂節的女神龍舞台留給了很政治的何韻詩。

然而問題是,當台灣有相對包容、多元的樂迷環境,可以張開雙臂歡迎何韻詩,我們的產業環境在未來還能否讓更多本土的何韻詩們,不需搞島內獨立宣言而能安然得其所?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唐 士哲
超過氣流行樂迷,目前任教於中正大學傳播系
唐 士哲

Latest posts by 唐 士哲 (see all)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三 −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