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九月 13th, 2019

史上最弱名单?沦为政治审查的公视董事与背后故事/邱家宜

Share This
Tags

600_71

第七届公视董事审查会9日结束第一轮审查,21位董事候选人仅7位、5位监事候选人仅1位通过四分之三的12票门槛,距离董监事会得以组成的17位董事3位监事不及半数。

衡诸历届董监事会总是难产,此结果并不意外。事实既非可逆,身为当事人实有必要就自己的了解,为本起风波做些来龙去脉的说明。

本届公视董事候选「史上最弱」?

依《公共电视法》13条,审查委员会由立院推举「社会公正人士」组成,依目前席次比例,民进党9位、国民党4位,亲民、时力各1共15位。四分之三门槛意味通过需12票。在这样的委员结构下,意即蓝营只要一致行动,便可否决绿营所提名单中任何一位(朝野易位时反之亦然)。

因此,虽然高门槛的立意希望产生超越党派的董事会,但审查委员吴育升却在审查会的同步直播中提出看法,要求「行政院应让各党派推荐董事人选」。此说完全悖离公视法去党派的精神,也让人忧虑目前在董事审查已难以避免的政治斗争,未来将长驱直入公视董事会。吴委员对自身「社会公正人士」角色的理解,令人不敢恭维。

审查会网路直播,发言须受公评,砍人得先合理化一番。吴委员因此提出本届候选是「史上最弱名单」。这份「最弱名单」,包括:政大传播学院院长郭力昕、台大新闻系教授林丽云、台大会计系教授暨管理学院副院长刘启群、国际通商法律事务所名律师陈玲玉、擅长为电影募资的名会计师高文宏、国内外知名影展策展人郭敏容、传播学者也是作家的柯裕棻、作品在国际上获奖无数的纪录片导演贺照缇、金曲客语歌手黄连煜、金曲台语歌手谢铭祐,均遭否决。即使初遇此议题,上网稍微为Google,否决者与被否决者谁较符社会公信,不难分辨。

此外,审查委员廖元豪则在会上说公视董事要有经营能力,以免看不懂报表。虽言之有理,但无法解释为何接下来动作划一的投票,否决了曾入选《富比士》杂志「五十位亚洲最有权势女性CEO」的上银科技总经理蔡惠卿,以及以经营网路公益平台而闻名的智邦科技执行长黄安捷?

以上为台面上情节,但若将整起事件解读为蓝营集体杯葛,是小看了制度不良所可以养成之恶。以下,我将提供台面下的故事。

台面下发生什么事?

审查委员杨泰顺在会中提到,被提名人中几位现任董事「是否介入之前华视董事会斗争」?而此「斗争」,指的是我与冯小非董事1,以及已经辞职,曾任公视总经理的冯贤贤前董事,在前述华视董事会中,与一位从第五届即担任公、华董事的广告系退休教授的冲突。

冲突的主因,是已辞职的前华视监察人、台大财金研究所教授林筠,提出华视广告退佣比例高于一般,董事会稽核报告也指出,前总经理王麟祥涉嫌关系人交易等问题。经《今周刊》披露,监察院要求公视董事会责成华视调查。华视虽有努力调查,但因无法追溯金流,因此调查不下去。

基于合理怀疑,公视董事会投票表决,要派公视在华视董事会之法人代表将王麟祥移送司法。该广告系退休教授不但在公、华董事会一路为王麟祥叫屈,在公视责成华视法人代表执行公视董事会意志后,竟在媒体为文指责此一决议是不让公视董事独立行使职权,这种将「公视董事」与「公视派驻华视法人代表」两种身分混为一谈的言论,不值一驳。

然而,本案却因我跟两位冯董事力主移送司法调查,与该董事产生「斗争」。至于因此受累的台湾网媒研究先驱、辅大新传系陈顺孝老师,以及京都大学经济学博士、日本媒体专家世新大学罗慧雯老师,当时都尚未进入华视董事会。

第六届伊始,该董事曾对外表达华视董事长不应由公视董事长兼任,剑指华视董座未果。其反对扩大公广,与公广派董事理念相左的新仇旧恨,在第七届审查前全部爆发。

该董事在审查会前便于网媒撰文,指2013年第五届第十四次董事会中,依组织规程于董事会下设立,由我与罗慧雯董事所召集的新闻咨询委员会,即便成功推动东南亚语新闻、服务五十几万新移民人口,以及催生网路原生新闻,衔接新世代不看电视的新闻服务缺口,但却遭指控为「国民党第四组」。

该董事虽动辄强调自己具新闻专业背景,但其专业其实是广告。新闻在求真,广告重说服,目标不同无须赘言。

甚至,该董事利用台湾社会对戒严时期言论管制的集体恐惧心理,将咨询委员会比喻为「国民党第四组」,将广告话术中人性心理投射与转移之技巧发挥到淋漓尽致,身为广告系教授当之无愧。然而,落在事实求是,讲求证据的新闻范畴,则所言差矣。

鱼目混珠的伎俩并未就此停止。经常自称「绿营传播学者」的该董事,联合不同颜色盟友,对第七届董监事名单陆续抛出「小鬼当家」、「文青当道」、「欠缺经营能力」等指控,在审查会上成为蓝营委员联手大砍的借口,里应外合、合作无间。

尽速修法降低董事通过门槛

我与几位董事一心追求改革,因此得罪既得利益,对改革必然付出代价早有体认,此番求仁得仁。

然而,对挟个人私利恩怨,搭体制不良便车,连结政党势力,拆毁治理团队布局,任意践踏无数爱护者二十几年来辛苦培育之公广基业的恶行,我实无法以平庸邪恶之姿继续噤声。

此番审查结果再度印证,台湾政治文化不足以支持四分之三高门槛的良善期待,反导致有心者恣意破坏。

为今之计,须尽速修法降低门槛,否则即使第七届董事会历经波折组成,公广前途依旧堪忧。

本文刊于UDN《鸣人堂》,经作者同意转载。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邱 家宜
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公共电视董事、华视董事、评论作者 从小立志要对社会有贡献,长大成为NGO执行长。 认为台湾社会还不够好,进步不够快,所以待努力事项清单永远一长串 虽然事情做不完,但还是喜欢教教书、与年轻学生互动 遇到感兴趣的题目便自己动手做做研究,写写评论文章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6 − = 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