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十一月 24th, 2015

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有国籍:
从恐怖攻击与移民问题观之

Louis Pasteur:「科学无国界,因为知识属于全人类…(但)科学是一国最高层次的人格化展现,因为该国势将保有最深远的思考与知能之优先性。」

Louis Pasteur:「科学无国界,因为知识属于全人类…(但)科学是一国最高层次的人格化展现,因为该国势将保有最深远的思考与知能之优先性。」

文/刘忠博

巴黎恐怖攻击事件,伤亡惨重,震惊全球,法国总统奥兰德认为,这是伊斯兰国对他们发动的战争,并誓言反击,讨回公义。稍早十月底,俄国一架客机不幸坠落,据报导称也是伊斯兰国所为,俄国总统普丁声言绝不轻饶恐怖份子。

普丁的宣示受美国与欧盟的肯定之际,不禁令人联想去年俄国入侵克里米亚,当时西方国家与欧盟还在共同谴责,俄国毅然不为所动。然而,俄国此举却苦了该国的科学家。据美联社报导,去年(2014)3月俄国并吞克里米亚之后,俄国科学家投稿西方学术期刊时,不是被拖延,就是被拒稿。更严重的是,这批俄国科学家还说,他们想买仪器设备,美日公司却拒以千里之外,理由是美国与欧盟对俄国施以的制裁,凡是与俄国国防领域相关者,禁止出口任何产品。虽然科学研究不见得与国防相关,但美日公司已心生寒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Vasilyeva, 2015, July 20)。

科学家受国际政治的影响,尚有一例。德国科学家Gangolf Jobb,曾开发名为Treefinder的程式,功能是帮助生物学者计算的「种系发生树」(Phylogenetic tree;一种可以显示物种演化的关系图);Jobb还为此撰文〈TREEFINDER: A powerful graphical analysis environment for molecular phylogenetics(以下简称〈TREEFINDER〉),并于2004年刊登在BMC Evolutionary Biology这份学术期刊之中。根据Google学术搜寻显示,这篇文章引用次数至今超过980次,也有人拿这项程式进行实际研究。不过,就在他目睹一些欧洲国家过于宽容的移民政策后,Jobb于今年(2015)10月在其网站昭告世人,他将变更授权:「自2015年10月1日起,我不再允许以下的欧盟国家使用我的Treefinder软体:德国、奥地利、法国、荷兰、比利时、大不列颠、瑞典与丹麦-这些国家收容大部分非欧洲的移民」。[1]

Jobb此举一出,不仅前述国家的研究者无法使用该软体,就连〈TREEFINDER〉的共同作者也跟着遭殃。Arndt von Haeseler、Korbinian Strimmer与Jobb都是该文的作者,Haeseler目前工作于「维也纳综合生物资讯学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grative Bioinformatics Vienna),位于奥国;Strimmer工作于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位于英国。按照Jobb的作法,由于软体所有权在他手上,而变更授权之后,连共同作者都无法使用Treefinder;昔日的同事,如今形同陌路。

不过,刊登〈TREEFINDER〉的期刊(即BMC Evolutionary Biology),对于Jobb的作法无法苟同。BMC Evolutionary Biology是一份具有同侪审查、并且开放近用的期刊,文章供人免费取阅。该刊的编辑政策,除了遵守创用CC 4.0的授权方式之外,对于刊登稿件之中所建构的软体,都必须要「自由地让任何想使用的研究者,得以基于非商业的目的而使用」[2] 。基于此,BMC Evolutionary Biology认为Jobb的作法已违反规定,在征得两位共同作者的支持后,作出撤稿的决定。

相对于Treefinder事件,俄国科学家碰到的问题还要复杂许多。可能的解方,似乎仍系于美、俄与欧盟之间的关系。目前已有评论指出,美国与欧盟对于俄国的制裁,可能会因为出现共同敌人──伊斯兰国,继而加以趋缓;然而,国际政治错综复杂,欧盟是否就此放过俄国?俄国科学家或许不必太过期待。更有甚者,俄国国内的政治氛围,亦影响着科研活动。俄国科学家(特别是青年学者)若欲向境内的非营利机构申请补助,恐怕很难得偿所望。过去三年以来,俄国政府认定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以及王朝基金会(Dynasty Foundation)为「外国代理人」;其中王朝基金会是2002年成立,目前已补助约3000万美金,但俄国政府质疑其赞助的动机并不单纯,特别是有境外资金的引入,担心西方势力渗透,于是今年七月已强制其暂停运作(Pokrovsky, 2015, November 16)。内外交迫下,俄国科学家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

一百多年前,法国微生物学家Louis Pasteur有句名言:「科学无国界,因为知识属于全人类…(但)科学是一国最高层次的人格化展现,因为该国势将保有最深远的思考与知能之优先性。」后人的诠释,简化为「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其国籍」,而这大概可以作为前述经验的注脚吧。

参考资料:

徽徽(2015年7月21日)。〈俄国科学家:西方制裁害到我〉,《地球图辑队》,
取自http://world.yam.com/post.php?id=4339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网站
http://www.biomedcentral.com/bmcevolbiol/authors/instructions/software

Gangolf Jobb个人网站http://www.treefinder.de/

Pokrovsky, (2015, November 16). Stung by ‘foreign agents’ law, Russian scientists regroup. Science Insider. Retrieved from
http://news.sciencemag.org/europe/2015/11/stung-foreign-agents-law-russian-
scientists-regroup

Vasilyeva, N. (2015, July 20). Russian scientists squeezed by sanctions, Kremlin policies. Associated Press. Retrieved from
http://bigstory.ap.org/article/1dee3f260239444bb7762e75d18bd77e/russian-
scientists-squeezed-sanctions-kremlin-policies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刘 忠博
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关注知识商品化的若干问题。另外写作时还喜欢吃大量的甜食,但写完后往往发现文章一点也不甜…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一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