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二, 十一月 24th, 2015

科學無國界,科學家有國籍:
從恐怖攻擊與移民問題觀之

Louis Pasteur:「科學無國界,因為知識屬於全人類…(但)科學是一國最高層次的人格化展現,因為該國勢將保有最深遠的思考與知能之優先性。」

Louis Pasteur:「科學無國界,因為知識屬於全人類…(但)科學是一國最高層次的人格化展現,因為該國勢將保有最深遠的思考與知能之優先性。」

文/劉忠博

巴黎恐怖攻擊事件,傷亡慘重,震驚全球,法國總統奧蘭德認為,這是伊斯蘭國對他們發動的戰爭,並誓言反擊,討回公義。稍早十月底,俄國一架客機不幸墜落,據報導稱也是伊斯蘭國所為,俄國總統普丁聲言絕不輕饒恐怖份子。

普丁的宣示受美國與歐盟的肯定之際,不禁令人聯想去年俄國入侵克里米亞,當時西方國家與歐盟還在共同譴責,俄國毅然不為所動。然而,俄國此舉卻苦了該國的科學家。據美聯社報導,去年(2014)3月俄國併吞克里米亞之後,俄國科學家投稿西方學術期刊時,不是被拖延,就是被拒稿。更嚴重的是,這批俄國科學家還說,他們想買儀器設備,美日公司卻拒以千里之外,理由是美國與歐盟對俄國施以的制裁,凡是與俄國國防領域相關者,禁止出口任何產品。雖然科學研究不見得與國防相關,但美日公司已心生寒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Vasilyeva, 2015, July 20)。

科學家受國際政治的影響,尚有一例。德國科學家Gangolf Jobb,曾開發名為Treefinder的程式,功能是幫助生物學者計算的「種系發生樹」(Phylogenetic tree;一種可以顯示物種演化的關係圖);Jobb還為此撰文〈TREEFINDER: A powerful graphical analysis environment for molecular phylogenetics(以下簡稱〈TREEFINDER〉),並於2004年刊登在BMC Evolutionary Biology這份學術期刊之中。根據Google學術搜尋顯示,這篇文章引用次數至今超過980次,也有人拿這項程式進行實際研究。不過,就在他目睹一些歐洲國家過於寬容的移民政策後,Jobb於今年(2015)10月在其網站昭告世人,他將變更授權:「自2015年10月1日起,我不再允許以下的歐盟國家使用我的Treefinder軟體:德國、奧地利、法國、荷蘭、比利時、大不列顛、瑞典與丹麥-這些國家收容大部分非歐洲的移民」。[1]

Jobb此舉一出,不僅前述國家的研究者無法使用該軟體,就連〈TREEFINDER〉的共同作者也跟著遭殃。Arndt von Haeseler、Korbinian Strimmer與Jobb都是該文的作者,Haeseler目前工作於「維也納綜合生物資訊學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grative Bioinformatics Vienna),位於奧國;Strimmer工作於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位於英國。按照Jobb的作法,由於軟體所有權在他手上,而變更授權之後,連共同作者都無法使用Treefinder;昔日的同事,如今形同陌路。

不過,刊登〈TREEFINDER〉的期刊(即BMC Evolutionary Biology),對於Jobb的作法無法苟同。BMC Evolutionary Biology是一份具有同儕審查、並且開放近用的期刊,文章供人免費取閱。該刊的編輯政策,除了遵守創用CC 4.0的授權方式之外,對於刊登稿件之中所建構的軟體,都必須要「自由地讓任何想使用的研究者,得以基於非商業的目的而使用」[2] 。基於此,BMC Evolutionary Biology認為Jobb的作法已違反規定,在徵得兩位共同作者的支持後,作出撤稿的決定。

相對於Treefinder事件,俄國科學家碰到的問題還要複雜許多。可能的解方,似乎仍繫於美、俄與歐盟之間的關係。目前已有評論指出,美國與歐盟對於俄國的制裁,可能會因為出現共同敵人──伊斯蘭國,繼而加以趨緩;然而,國際政治錯綜複雜,歐盟是否就此放過俄國?俄國科學家或許不必太過期待。更有甚者,俄國國內的政治氛圍,亦影響著科研活動。俄國科學家(特別是青年學者)若欲向境內的非營利機構申請補助,恐怕很難得償所望。過去三年以來,俄國政府認定麥克阿瑟基金會(MacArthur Foundation)、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以及王朝基金會(Dynasty Foundation)為「外國代理人」;其中王朝基金會是2002年成立,目前已補助約3000萬美金,但俄國政府質疑其贊助的動機並不單純,特別是有境外資金的引入,擔心西方勢力滲透,於是今年七月已強制其暫停運作(Pokrovsky, 2015, November 16)。內外交迫下,俄國科學家的處境,更加雪上加霜。

一百多年前,法國微生物學家Louis Pasteur有句名言:「科學無國界,因為知識屬於全人類…(但)科學是一國最高層次的人格化展現,因為該國勢將保有最深遠的思考與知能之優先性。」後人的詮釋,簡化為「科學無國界,但科學家有其國籍」,而這大概可以作為前述經驗的註腳吧。

參考資料:

徽徽(2015年7月21日)。〈俄國科學家:西方制裁害到我〉,《地球圖輯隊》,
取自http://world.yam.com/post.php?id=4339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網站
http://www.biomedcentral.com/bmcevolbiol/authors/instructions/software

Gangolf Jobb個人網站http://www.treefinder.de/

Pokrovsky, (2015, November 16). Stung by ‘foreign agents’ law, Russian scientists regroup. Science Insider. Retrieved from
http://news.sciencemag.org/europe/2015/11/stung-foreign-agents-law-russian-
scientists-regroup

Vasilyeva, N. (2015, July 20). Russian scientists squeezed by sanctions, Kremlin policies. Associated Press. Retrieved from
http://bigstory.ap.org/article/1dee3f260239444bb7762e75d18bd77e/russian-
scientists-squeezed-sanctions-kremlin-policies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劉 忠博
華南理工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師,關注知識商品化的若干問題。另外寫作時還喜歡吃大量的甜食,但寫完後往往發現文章一點也不甜…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7 − 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