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三月 20th, 2018

谁在付费出版?那些寄生在学术社群上的掠食性出版商与其投稿者们/刘忠博

近年来时常收到学术期刊的邀稿信件,中英文者皆有之,有的号称快速出版(一个月内即可审查完毕并出版),有的号称「限时促销」(如三月限时出版费5折),有的则是邀请加入编辑委员会。这些期刊标榜「开放获取」(open access,以下简称OA),也就是文章出版后,读者可以在网上免费阅读,前提是作者得先支付出版费用(或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 APCs)。由于这类期刊得先支付出版费用,再加上出版费的「行情」并不透明,常常让欲投稿的作者退避三舍;更糟的是,有些出版商除了同侪审查的机制薄弱之外,还涉嫌诈骗、威胁利诱作者支付所费不赀的APC。先前拜读林宫玄教授的文章〈学术界诈骗新手法:写了文章,还要付钱出版?〉,文中谈及「掠食性出版商」(predatory publisher)就属于这一类出版商。

Shark2                                            掠夺性出版商在掠食学者文章(图片来源

科罗拉多大学图书科学副教授Jeffrey Beall曾制作了一份「掠食性出版商/期刊」的黑名单,[1]提醒我们那些成立时间晚近、却发行大量OA期刊的出版商实属可疑。除此之外,掠食性期刊的同侪审查机制堪称薄弱;哈佛大学生物学者John Bohannon就特别撰写了一份存在明显错误的论文,投稿至304份期刊,其中包括位列于Beall黑名单所出版者;结果157家接受,接受率超过5成,而那些在黑名单中的期刊接受率更达82%,可见此种期刊品质令人堪忧。

 

除此之外,学术编辑的构成也没有章法。Katarzyna Pisanski 及其团队为了测试这些掠食性期刊与其他期刊的差别,特别杜撰了一名虚拟研究者:Anna O. Szust,同时为这名虚构人物制作一份求职信(包含假的简历与网站介绍),向学术期刊应征编辑的职位。求职信总共制作360份,分三批(一批共120封)分别投稿至:Thomson Reuters每年出版的《期刊引用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收录的期刊、瑞典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制作的OA期刊指南(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 DOAJ)收录的刊物、以及那些名列在Beall 黑名单之中的期刊。结果收到48份录取通知,其中40份来自Beall 黑名单之中的刊物,比例超过8成。如此看来,这类期刊的编辑构成,也是缺乏严谨、随意为之的。

 

尽管存在种种问题,但这些期刊的存在,不禁令人好奇,它们究竟能吸引什么人投稿? Xia等人(2015)做了一项研究,他们将OA期刊分为三群:第一群是Beall 黑名单之中期刊,第二群是办刊水准不错并收录在DOAJ之中的期刊,第三群是代表品质最好的PLOS(the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期刊;接着从这三群中再分别抽选324篇文章(941名作者)、165篇文章(734名作者)、以及5份期刊(300名作者),目的是检视这些作者来自何处。结果发现,第一群的作者,多来自印度(725)与奈及利亚(80)、以及巴基斯坦(44);第二群的作者,多来自韩国(438)、美国(76)与义大利(59);第三群作者,多来自美国(142)、英国(62)与澳大利亚(26)。若以区域来分,可见下表一:

 

表一:作者背景(以区域分)[2]

  第一群 第二群 第三群
非洲 189 61 13
澳大利亚 0 7 25
欧洲 14 76 98
东亚 29 438 10
南亚 784 57 1
美国 31 135 153
总计 1047* 774* 300

*第一群和第二群的作者人数会比前文所述还多,是因为在这个表中Xia等人(2015)并没有删除重复的作者;删除重复的作者后即为941与734人。。

 

 

无独有偶,Shen与Björk(2015)也是利用Beall 黑名单之中期刊进行调查,发现作者人数仍以印度与奈及利亚的作者为最。简言之,若以投稿作者的背景来看,非洲与南亚作者的稿件多流向那些品质参差不齐的期刊,而欧美作者则流向那些品质较为严谨者,而这种差别又是如何造成的?有学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印度和奈及利亚的大学要求学者必须要有「国际发表」,因此助长了这些掠食性出版商。然而,制度当然是关键因素,但解释力稍嫌不足,因为要求国际发表的国家不仅印度与非洲,近年来科研发表量大为激增的中国大陆也是一例,但其作者投稿至掠食性期刊的数量仍无法与印非相提并论。关键之因,很可能是与这些地区的经济条件、以及前述提及(作者所支付的)文章处理费有关。

 

Shen与Björk(2015)等人发现,掠食性出版商开价的文章处理费,从100至800美元不等,端视出版商的规模大小而定。不过,这与前述DOAJ与PLOS的平均文章处理费动辄900至1300美元相比,已有一定的差距。[3]此外,有学者指出,人均GNP在25000美元以上的国家,只有10%的文章处理费是由个人出钱,然而若是低于25000美元以下的发展中国家,则有39%要自掏腰包(Solomon & Björk,2015),从中或可窥见,愈富裕的国家,除了学者收入愈高之外,获得经费补助文章处理费的机会也比较多。

 

另一个类似的调查是,Kieńć(2017)以2015年世界银行公布的资料为准,将人均GDP在18000美元以下界定为「边陲」
国,18000美元以上为「核心」国,并分别调查了519名(边陲国)与364名(核心国)学者,结果发现来自边陲国的学者有61%表示,欲筹钱来支付文章处理费是「困难或非常困难」,而来自核心国的学者则有43.8%作此表示。更值得注意的是,核心国学者最近一次支付文章处理费的中位数是1100欧元,而边陲国的学者仅是300欧元;Kieńć虽然不是探讨掠食性期刊,但很显然核心国与边陲国的学者投稿的期刊类型是极为不同的,后者更倾向投稿至那些出版费较低的期刊。

 

换句话说,来自非洲与印度的作者,很可能是在被学校要求国际发表、却又得不到太多补助的情况下,选择自掏腰包,投稿给那些掠食性出版商所出版的低价期刊。尽管类如PLOS与BMC等严谨的OA出版机构有针对低收入国家提供出版费的优惠,[4]但这也是反映了低收入国的学者确实无法负担这种高额的费用。若是如此,掠食性出版商所反映的,恐怕不是只有学术品质低下或涉嫌诈骗的问题,而是全球学术社群依照所属机构补助的多寡与个人收入的高低所形成的阶级划分,并且阶级的属性还决定了能否投稿至较好的期刊,以及能否接受较好的审查品质。

 

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系教授David Roos曾形容,这类掠食性出版商所出版的期刊是「寄生在科学研究社群上(的寄生虫)」(parasitizing the scientific research community),借此比喻,我们不仅要防范这类虫子带来的危害,更要警惕究竟是什么样的环境滋养了它们。

 

 

参考书目

林宫玄(2018年2月)。〈学术界诈骗新手法:写了文章,还要付钱出版?〉,《科学月刊》,578。取自http://pansci.asia/archives/135211

Bohannon, J. (2013, October, 4). Who’s afraid of peer review? Science, 342, 60-65.

Kieńć, W.(2017). Authors from the periphery countries choose open access more often. Learned Publishing, 30(2), 125-131.

Pisanski, K. et al. (2017, March 23). Predatory journals recruit fake editor. Nature, 543, 481-483.

Shen, C., & Björk, B. C. (2015).‘Predatory’ open access: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article volumes and market characteristics. BMC Medicine, 13. From https://bmcmedicine.biomedcentral.com/track/pdf/10.1186/s12916-015-0469-2?site=bmcmedicine.biomedcentral.com

Solomon D, & Björk B-C.(2015). Publication fees in open access publishing: sources of funding and factors influencing choice of journal. JASIST, 63, 98-107.

Xia, J., Harmon, J.L. Connolly, K.G. Donnelly, R.M. Anderson, M.R., & Howard, H.A.(2015).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66(7), 1406-1417.

 

[1] 目前这份黑名单已于去年(2017)停止更新,但Beall将他如何判定掠食性期刊的标准公开在网路,参见http://ssau.ru:8080/files/science/crpd/CriteriaBillPublishers2015.pdf

[2] 引自Xia et al.(2015, table 11)

[3] 收录在DOAJ的期刊之中,也有很多是没有收取文章处理费的,例如台湾的《新闻学研究》。

[4] 参见PLOS的网站https://www.plos.org/fee-assistance;以及BMC的网站https://www.biomedcentral.com/getpublished/article-processing-charges/open-access-waiver-fund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刘 忠博
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关注知识商品化的若干问题。另外写作时还喜欢吃大量的甜食,但写完后往往发现文章一点也不甜…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一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