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昌德

刘 昌德

喜欢看运动赛事,关注社会运动。喜欢各种媒体资讯与娱乐,很害怕脸书。有时间运动与发呆,没时间写论文。

20170418_劳动之王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二, 四月 18th, 2017
0 Comments

酸徐重仁,或就地抗争?《劳动之王》教我们的事/刘昌德

一出以劳动议题为题材的偶像剧,能不能代表电视剧将对日常的压迫与抗争产生真爱? 图/《劳动之王》剧照 全联总裁徐重仁一席「年轻人很会花钱」、「不要计较薪水比别人低」的说法,引发乡民暴动。面对公关危机,老总放软道歉,乡民似乎大获全胜。但是低薪又被嫌弃的年轻上班族,实际的工作环境有改善吗? 正在客家电视台播出的《劳动之王》,就是反映被压迫的劳工,除了网路打脸惯老板之外,另一种对应方式:   就地抗争  More...

20170407_假新闻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五, 四月 7th, 2017
1 Comment

后真相时代 谁来查核假新闻/刘昌德

从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到近期国内反渗透法草案的讨论等,社群媒体上流窜的「假新闻」成为社会关切议题。日前行政院与NCC寻求与脸书等社群媒体合作,想建立「事实查核机制」;不过因为规划透过网路业者的「关键字查核」、并结合政府机构的澄清,而引来过度依赖程式演算法、也参杂政治企图的批评。 脸书目前在美国的测试作法,则是由网友检举、或系统侦测「疑似假新闻」的内容,再交给脸书合作的「第三方独立的新闻验证机构」来审查;若被认定为假新闻,就比较难出现在动态时报当中。因为并非由脸书单方面审查、也不单纯透过演算程式「黑箱」判定,而是交给公正的专业机构来进行,因此看来较可行。  More...

柯文哲到底卖了什么给google?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一, 十一月 7th, 2016
0 Comments

免费的最贵,柯文哲「卖」了什么给Google?

柯文哲到底卖了什么给google? 监督网路使用自由的非营利机构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EFF),去年底向美国联邦交易委员会(FTC)申诉,指控Google的Google Apps for Education More...

20160822_小山智丽图片
By 刘 昌德 On 星期四, 九月 1st, 2016
0 Comments

谁的国家队?小山智丽,奥运,与国族认同

  奥运闭幕,台湾代表队夺1金2铜、远低于官方赛前预估;而对岸的中国代表队即使拿到26面金牌、总奖牌数高居第三,却也对结果不满。夺牌,仍然是运动员「感谢国家栽培」、政府与国人「举国欢腾」的重要大事。 不过, More...

画面撷取自民视新闻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一, 六月 20th, 2016
0 Comments

义大犀牛不玩了,职棒与电视共生或共灭?

  画面撷取自民视新闻   文/刘昌德     义大宣布退出职棒,球迷虽然心里难受但不说,因为不意外:这已经是牛队第三个退场的东家、也是国内第N个宣布不玩职棒的企业。 More...

画面撷取自公民新闻平台Peopo
By 刘 昌德 On 星期四, 六月 16th, 2016
0 Comments

洪素珠事件与公民新闻的「再进化」

  画面撷取自公民新闻平台Peopo   文/刘昌德 洪素珠在脸书发表辱骂荣民的影片,引发舆论譁然,更因为她具有公视公民新闻平台(PeoPo)会员身份、过去在PeoPo发表的数篇影片被检举分裂族群,使得公民新闻的开放制度遭到质疑;而公视在事发后指PeoPo仅提供平台、内容由公民记者负责的说法,也遭外界讥讽为「切割」。 More...

昌图1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二, 四月 19th, 2016
0 Comments

反媒体垄断的好球带:系统跟频道,就是要分开!

  文/刘昌德 王建民沈浮美国职棒(MLB)的小联盟多年后,再度站上大联盟投手丘,以「不死鸟传奇」振奋了台湾社会。而他老东家「邪恶帝国」今年开季的电视转播纷争,则带给我们关于「反媒体垄断法」的更大启示:为了维护观众权益与产业公平竞争,有线系统业者就不能拥有频道。 More...

托宾是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任教于耶鲁大学
By 刘 昌德 On 星期六, 十一月 7th, 2015
0 Comments

棒球托宾税与冬季联盟:
全球生产网络中的锋砲传奇

托宾是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72年提出托宾税 文/刘昌德 棒球「十月疯」随着MLB、日职、台湾职棒、及黑豹旗高中棒球总冠军陆续产生之后,热闹落幕。在各系列大战交织而成的「光辉十月」中,有许多令球迷难忘的画面,像是缠斗多局后的致胜一击、一夫当关的主宰强投、巨大压力下令人扼腕的 More...

英国2014 go-home-on-time-day是9月24日,还发出写下当天一定准时下班的承诺卡。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二, 五月 12th, 2015
0 Comments

三月媒体劳检,后来怎么了?

文/刘昌德 下周三,当五点半的下班时间一到,我会立马关笔电走人,揪同业们一起去pub喝一杯。我不会再跟他们说:「你们走先,我再花个几分钟写完这封email、或者写完这篇报导之后,就去会合。不会太久的…」 More...

记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稿。摄影/许纯凤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五, 十二月 19th, 2014
1 Comment

要记者上班打卡的劳检,这是要逼死谁?

记者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稿。摄影/许纯凤 文/刘昌德 柯P开放政府尝试以iVoting遴选劳动局长,过程峰回路转后由长期投入工运的赖香伶胜出。她当选后首次接受媒体访问公开表示,落实劳动检查以改善劳工处境;而台湾记者超时工作与过劳的情形很多、且许多在第一线持续付出,所以劳动检查的首波对象就是媒体业。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