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四月 2nd, 2019

真民主与假新闻──台湾该如何守护民主与对抗红色统战?/罗世宏

2018年7月,英国牛津大学网路研究中心的研究报告发现,2018 年至少有48个国家的政党或政府机构于选举期间利用社群媒体散播虚假讯息,比前一年发现的28个国家几乎多了一倍。这意味着,为影响舆论而刻意操作与扩散的假新闻,就发生率和地理范围而言,都在同步扩大当中。

2018 年至少有48个国家的政党或政府机构于选举期间利用社群媒体散播虚假讯息,比前一年发现的28个国家几乎多了一倍。

2018 年至少有48个国家的政党或政府机构于选举期间利用社群媒体散播虚假讯息,比前一年发现的28个国家几乎多了一倍。

假新闻:作为现代化混合战争的一环

除了境内政治势力想要操纵虚假讯息赢得选举优势,作为现代化混合战争(hybrid warfare)的一环,包含制造和扩散虚假讯息(fake news/disinformation)的「黑宣传」(black propaganda),以及「白宣传」(white propaganda),或是涉及所谓「心理战」(psychological warfare)诸般手段的运用,早在20世纪的两次大战期间就已经出神入化,纳粹德国与美国中情局(及其前身)尤其是个中好手。

二战之后,作为传播研究与国际舆情研究的重镇,美国政府更是投入大量资源,或明或暗地持续完备这套在战争期间萌芽与茁壮的「胁迫之术」(science of coercion)。

其后,后续几波在世界各地发生的「民主化浪潮」中,这套由美国和西方世界主导的各种黑白宣传和秘而不宣的心理战手段,确实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并且间接或直接促成不少(立场反美或至少是非亲美的)非民主国家次第发生「和平演变」或「颜色革命」。

风水轮流转,在社群媒体和各类即时通讯工具发达的当下,非民主的极权和威权政体凭借更加不透明的手段调动资源,并且利用民主社会保障的开放网路和言论自由环境,从而得以对外发动一波又一波更为隐晦、也更难预防的虚假讯息宣传与心理战,用以削弱并打击民主国家。

社交网站谈的都是些甚么?

在社群媒体和各类即时通讯工具发达的当下,非民主的极权和威权政体利用民主社会保障的开放网路和言论自由环境,削弱并打击民主国家。

在全球化冲击与网路无国界的双重脉络下,民主社会本身所拥有的开放与自由,恰好成为它最容易受到恶意攻击的要害所在:内生矛盾与外部敌人交互作用,加上唯利是图的社群媒体推波助澜,导致民主价值及其实践在各地一再遭遇挫败,甚至面临崩坏的严重危机。波罗的海国家、瑞典、德国、法国和美国,都遭受过源自俄国的虚假新闻攻击,而川普胜选与英国脱欧公投更证明,虚假讯息的操作,的确有足以从民主国家内部颠覆民主的庞大破坏力。

川普胜选与英国脱欧公投

以老牌民主国家英国为例,2016年6月以些微差距的公投结果通过「脱欧」以来,内部始终争议不休,如今已确定无法在原订今年3月29日的期限成功脱欧。近3年来,面对留欧和脱欧争议,全民公投未能一锤定音,让所有争议尘埃落定,反而造成英国内部对立益趋激烈,与欧盟关系日趋恶化,整个英国也陷入一种仿佛是预知灾难即将发生、却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的状态。

许多人(包括《经济学人》)呼吁「二次公投」,因为3年前那场公投受到了人为操纵、特别是假新闻或虚假资讯的误导。现在已有充分证据显示,针对「脱欧」这么复杂且攸关英国前途的议题,脱欧派刻意散播虚假资讯,并且利用社群媒体掌握的用户数据,瞄准对贫富悬殊与社会现状不满的中下阶层白人,撩拨他们的恐惧不信任心理,煽动他们的民粹和排外情绪,并且利用简单的宣传口号,像是「拿回控制权」(take back control)与「继续留在欧盟的成本太高」,最终让整个公投结果跌破所有人的眼镜,也让英国至今仍陷入无法收拾这个烂摊子的困境。

同样的,美国2016大选期间通过社群媒体疯传的虚假讯息,也已被证明确实有助于川普胜选。一项由美国俄亥俄大学研究团队所做的调查研究证实,此前投票支持欧巴马的选民当中,这次票投希拉蕊的只有77%,另有23%的人「变节」(改投川普的有10%,另有大约13%未投票或改投其他小党候选人)。

进一步分析他们对三则虚假讯息的认知发现,此前支持欧巴马的选民对这些假新闻信以为真的比例分别是:希拉蕊罹患重病(12%)、希拉蕊曾批准对伊斯兰圣战组织(包括ISIS)的军售(20%),以及教宗方济各表态支持川普(8%)。

该研究团队的分析发现,相信这些不利希拉蕊的假新闻与不投希拉蕊的选民行为之间,存在着强烈的关联性:完全不相信这些假新闻的欧巴马支持者当中,有89%票投希拉蕊;至少相信其中一则假新闻的欧巴马支持者当中,票投希拉蕊的只有61%,而相信2则以上假新闻但仍票投希拉蕊的人则遽减为17%。

这项研究明确指出,误信假新闻是导致欧巴马支持者变节弃选希拉蕊的最大因素:即使考虑其他可能因素(性别、种族、教育程度与政党倾向),相对于不相信假新闻的欧巴马支持者,相信假新闻的人不选希拉蕊的可能性仍然高达3.3倍。因此,假新闻导致选民的变节投票行为,至少可以解释川普为何能在几个关键的摇摆州以些微差距胜选。

红色宣传战对台湾的挑战

这个与俄中极权进化威胁几乎同步发生的英美民主退化危机,已经逐渐蔓延成为全球现象,台湾同样无法免疫,甚至面临的潜在威胁与危机还更加险峻得多,毕竟中国对台湾发动新型虚假讯息与红色宣传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亲中资本收购台湾媒体,至今已经超过10年;中共动用各种以经围政、以民逼官、反独促统与分化台湾内部团结的软硬兼施手段,也几乎是无日无之,而且持续在进行和深化当中。

现今真正的挑战是,台湾如何避免来自境内外虚假新闻宣传操作的威胁?如何防卫台湾得来不易与体质比英美更加孱弱的民主?

蔡英文总统在脸书上针对麻豆文旦假新闻做澄清。图片来源:蔡英文脸书

蔡英文总统在脸书上针对麻豆文旦假新闻做澄清。图片来源:蔡英文脸书

虽然不可能完全根绝虚假讯息的存在,但台湾应该进行损害控制,降低其对台湾民主的破坏程度。药方有很多,但必须做到标本并治:针对社群媒体平台传播虚假讯息及滥用用户个人数据,台湾有必要参照先进民主国家如德国和法国的相关作法予以纳管,提升其透明度与问责性,并且强化政府资讯公开、新闻媒体自律、媒体公民素养教育、第三方事实查核、打假技术改良,特别是扶植台湾优质新闻业及公共媒体的健全发展等途径。

此外,透过制定《媒体多元维护与垄断防制法》与修正广电三法和选罢法,限制明显拥有「红色基因」的资本直接拥有台湾广电媒体的经营权,并且透过强化媒体自律与他律手段,确保选举与政治新闻报导与评论具有合理程度的正确性与公平性,也是台湾应该尽快启动的民主防卫机制;另外,针对境外刻意发动的网路攻击,以及不正常的网路公关操作、社群媒体平台政治广告投放背后的金流,资安与国安部门也应该予以动态掌握,并启动必要的反制措施。

当然,在启动这些机制的过程中,同时确保言论自由与司法救济的人权保障,确保行政权的行使受到国会与公众监督,也是台湾社会必须坚守的底线。面对这场涉及虚假讯息、甚至是红色宣传威胁的攻防战,其性质并非只是等同于执政党的政权保卫战,而是一场攸关台湾社会民主现状与前景的保卫战。虽然这场战争的客观形势处于敌强我弱,甚至敌暗我明的状态,但台湾并没有弃守或怯战的本钱。

面对这场涉及虚假讯息、甚至是红色宣传威胁的攻防战,其性质并非只是等同于执政党的政权保卫战,而是一场攸关台湾社会民主现状与前景的保卫战。

面对这场涉及虚假讯息、甚至是红色宣传威胁的攻防战,其性质并非只是等同于执政党的政权保卫战,而是一场攸关台湾社会民主现状与前景的保卫战。

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绝对有必要强化职能、积极作为,但吾人也不能将全部责任推给NCC,其他部会与立法部门同样也应该负起责任、通力合作,并且共同凝聚一个基本的社会共识:台湾社会的任何人或团体,都不应该成为虚假讯息和红色宣传战的获利者,当然更不应该成为受害者。

刊载于《思想坦克》,经作者同意转载。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罗 世宏

罗 世宏

伦敦政经学院媒体传播博士,现任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大陆社会转型与两岸传媒文化议题。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9 − 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