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十月 2nd, 2017

政治保护松动 新媒体接招/冯建三

Share This
Tags

20171002_王小棣

王小棣导演在(52)届金钟奖典礼致词时,「语重心长」地说,奖项重要,更重要的是「台湾戏剧市场的改变。」杨起凤,民106年10月1日,《联合报》头版)

美国的经济力量,相对衰退。不过,山姆大叔的传播企业,还是强大。四十多岁的微软与苹果、二十多岁的亚玛逊、十多岁的谷歌与脸书与Airbnb,不到十岁的Uber、Snapchat…等等,都从美利坚发源。

这些新兴公司为什么成功?创办人天纵英明,有人说。幸运,加上网路具有系统效应,致使大者恒大,这是另一个常见说法。再来,史丹佛大学、加州大学伯克来分校人才鼎盛,旧金山自由解放风气名闻遐迩,加上美国的风险资金中心,近在湾区的门乐公园(Menlo Park)镇,人财两得的科技公司,于是大发。

20171002_0120171002_02

这些原因也许都对,但张德教授(Anupam Chander)提醒我们,政治保护也是重要、更重要,或关键的决定因素。

一九九四年十月,IBM,以及近日声请破产、美国大型百货零售连锁所司西尔斯(Sears)合资的公司「神童」(Prodigy)遭人控告,求偿两亿美元。理由是,有一用户在神童创设的线上讨论区,放置一文,声称甲投资公司不老实、有诈欺行为;甲公司认为这是诽谤。

次(1995)年五月,初审法官说,不仅只是平台,「神童」另有过滤内容的行为(比如,提供「用户撰文原则」;又如,装有软体过滤不当言语),因此神童也是「出版商」,必须为在其间出现的电子言论,负责到底,诽谤罚金不能不缴。到了十月,在神童致歉之后,甲撤销告诉,双方也随即联合发表声明,表示要为各方利益(包括表意自由)着想云云;但事情没完,日后再有类似案件,怎么办?做生意,就要尽量消除不确定因素的干扰。

这里,政治保护之手前来驰援。神童案初判的下一个月,参议员提出的修正案获得支持, 1996年2月全案通过,随后并由总统公布施行,这就是《传播端正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CDA)。其后,网路服务提供者(ISP)大体得到保障,「使用者创生内容」文责自负,与ISP无关;当时,重要的例外仅有一种,亦即根据CDA,有害儿童的色情内容若是出现,ISP仍然必须负责。两年后,出于内容业界的游说,美国制行《数位千禧年著作权法》(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 of 1998),依照其规定,ISP在知情之后,如果还放任获有著作权保障、却未得授权的内容流窜,就是犯法;儿童条款之外,这是另一个连带责任的重要例子。到了2000年,欧洲联盟的电子商务指令跟进,同样提供类似的避风港条款,免除ISP的连带责任。

二十年前的网路是新生婴儿,得到公权力的呵护,如今,二十一世纪就要过完五分之一,利用网路的商家不但长大成人,并且是跨国巨无霸,不仅影响本国(,因此,最慢在2007年,谷歌要购并「双击」{Doubleclick}广告服务公司时,美国政府已经予以调查),也会干扰他国。Airbnb与 Uber声称自己只是科技公司,居间通过网路媒合生意,汽车与住屋租赁的相关规范,与其无关,这是合理的主张吗?假使有人通过其服务,却在租车或租房的过程,发生冲突或危险等任何事情,这些公司不必肩负连带责任吗?愈来愈多的人对于Airbnb与Uber的说法,表示怀疑;另有人则认为,Airbnb致使大都会可租赁给一般居民的空间减少了,Uber则破坏了公共运输系统。因此,上个(9)月22日,伦敦交通运输主管机构宣布,在综合研判过往的纪录后,它认为Uber「并不合适,也不够格」继续取得营业执照,因此月底延长期届满之后,不再核发。

显然,现在要再声称ISP只是科技公司,不为在其间流通的内容负责,已经不再那么容易取得政治的支持。不但免责不再,另有不少国家对于网路企业的责任,还有一种或两种的扩充。

第一种扩充是,亦即无论电商是否跨境,都应如同所有实体企业,完整缴纳营业税,积欠的部分,必须回溯缴纳;英国政府在2016年 1 月与谷歌达成协议,谷歌必须另缴1.3亿英镑(1.85 亿美元),这是2005 到 2015 年的税款和利息。9月,印尼政府在查缉海内外个人与公司的逃税避税时,认定谷歌若不补回五年税款,单是2015年,罚款就是4亿美元。我国在今(2017)年5月跟进,「参考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建议及欧盟、韩国与日本等国作法」,开始对Apple Store、Google Play…等跨境电商在台的销售收入取税,估计第一年将可得款9亿新台币。到了6月,印尼政府经过数个月的协商,与谷歌达成协议,后者将缴纳2016年税金,但双方都不肯公布额度。苏俄从7月1日执行新法律,要对所有ISP课税,估计每年将取得大约1.41亿英镑的收入(100亿卢布)。

第二种扩充是,有些国家对于通过OTT而向本国贩售影音内容的平台,「似乎」已经在、或想要在营业税之外,课征影音特别捐(levy)。比如,去年11月起,德国已经对网飞、Youtube等网路影音的收入课税取财;今年4月25日起,俄国要求在该国贩售数位内容的境外电商(甚至包括英格兰足球俱乐部Chelsea,因有其足球赛向苏俄球迷播出)必须向税务单位注册,据此另行缴纳外界以「谷歌税」通称的税捐;俄国政府说,所有已经完成注册的跨境商家,大约一半从事软体及影音游戏买卖、30%从事传媒影音图文(书)内容的发行,另有15%从事线上各种订购服务…等等业务。

 

 

20171002_Fair Trade Commission20171002_KCC

 

5月底,南韩总统文在寅新近任命的公平交易委员会主委金相祚(Kim Sang-jo)说,谷歌与脸书利用韩国纳税人金钱所建设出来的网路宽频做生意,却没有相应支付税金,其收入…等等相关资讯也不透明,公平会将就此研究与调查。大约在相同时候,阿里郎的「通讯传播委员会」(KCC)也宣布,它将考虑引入新的谷歌税,借此取得及增加影音图文的基金,支持南韩人创作更多更好的戏剧及纪录片…;这个新税如果施行,不会仅适用在谷歌,对于苹果及脸书等等高科技厂商,将会一体适用。南韩人认为,这些大厂在朝鲜半岛赚了很多钱,必须善尽与本国厂商相同的责任。文在寅在竞选总统期间,就已承诺要对内外公司税制的差别待遇问题,有所行动;KCC与公平会的宣告,算是对总统竞选承诺的初步回应。

20171002_CNC

最近的一则报导是,在得到欧洲执委会的同意后,法国总统很快颁布法令,从今年九月底开始,即便没有在本国设置公司,但只要它们在本国有营业收入,就必须缴纳特别捐。因此,2015年开始就在法国设置公司的Amazon,以及今年元月也开始在法国有公司处理业务的亚马逊影视剧(Amazon Prime Video),固然要对法国影音的制播有些贡献;往后,即便没有在法国设置公司,而是从境外进来的网飞(Netflix)或Youtube的影音收入,也都必须要有贡献;额度是网飞订户收入的2%订费,Youtube取自法国影音广告收入的2%,都要纳进法国闻名遐迩的「国家影音中心」(CNC)所管理的基金,由CNC统筹运用。估计CNC一年可以分别从前者与后者,取得240万与300万美元收入;原本一年就有约合两、三百亿新台币可以分配的CNC,如今又有一笔新的收入来源,不无小补,也是多多益善。

本(52)届金钟奖颁奖典礼已在上周六举行。《联合报》记者杨起凤肯定评审的公正。同时,王小棣导演登台致词时,「语重心长」的一句话,幸有记者的纪录而在报端头版得到凸显:没有人不为得奖者高兴,惟所有电视人若是作为一个整体而发言,那么,同等或更为重要的「不是奖项而是台湾戏剧市场的改变。」

台湾的戏剧市场一定要变,否则,中华民国在台湾如同任何国家,就有太多值得知道、传承与改正的故事及经验,不能以最为容易接触,从而有更好的传播与沟通效果之方式,出面与国人及世人见面。

怎么改变?千言万语,先说一句:事在人为。跨境电商,OTT或TTO,在经济上都都能纳管。

科技能管,台湾的戏剧市场规模不很大,但也不太小。北欧四国及香港,五个市场的平均人口,不及我国的三分之一,但其自产电影,占有票房两成以上;台湾近年有些改善,平均竟仅一成,两相对照,当可知道,如果我们端正认知、努力也够,那么,假以时日,电影与电视剧、也就是戏剧市场占有率,假使没有倍增,多个百分之五十,不应该是问题。

日后,假使再有人将台湾戏剧市场的病因,归咎于科技难以管理,或是推诿于本国市场太小时,敬请关注文化与影音的人,务必予以纠正,若能齐心协力,进而敦促我们的政治系统,积极部署有效的战略与战术,那就更好。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冯 建三

冯 建三

http://www3.nccu.edu.tw/~jsfeng/
登顶猴山五百次,台湾268座三千公尺高山五十次;预定隐于市之前,完成一千次与一百次,并将发表旷世巨作,书名定于古巴革命六十周年时宣布。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九 × =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