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九月 28th, 2020

川普的「干净网路」计画扫出了什么?/唐士哲

 

网路世界无远弗届,可是近期美、中冲突加剧,却为网路传播设下重重路障。美国一系列针对中国高科技业的净网行动,除了欲扫除不受信任的中国软体与设施,是否也扫掉了美国致力维护的核心价值?

美、中两国近期的对立由商业、科技到国防,颇有漫天烽火的态势。但网际网路在两国科技研发的角力战上,始终是串接经济与政治冲突那根失衡的杠杆。

中国政府的言论管制、透过网路窃取他国资讯、搞大外宣的消息时有所闻,也为人诟病。但真正激起由美国带头或鼓吹的国际间反制作为,近期尤甚。

干净网路计画,对抗「邪恶中国」的将军令?

美国国务院公布的「干净网路计画」(Clean Network Program)。图:美国国务院官网(Fair Use)

美国先是以行政命令,禁止电信商向「对国安构成威胁的中国企业」购买设备或服务,中国的 5G 设备供应商华为与中兴通讯随即中箭落马。这项「华为禁令」各国群起效尤,包括波兰、澳洲、纽西兰、英国、捷克、斯洛维尼亚、印度等国纷纷跟进,皆终止与华为的采购合约,理由同样是资安疑虑。而中国的社群通讯软体如 Tik TokWeChat,则在美国正面临被迫拆解、出售,或者遭到封杀的命运。

这场资讯热战最昭然若揭之举,莫过于川普政府于 8 月初公布的「干净网路计画」(Clean Network Program)。在「干净通路」(Clean Path)的宣示下,净化的对象是来自中国不受信任的网路业者或服务,范围包括网路服务供应商(Clean Carrier)、应用程式(Clean APPs)、手机里提供下载Apps的网路商店(Clean Store)、云端服务(Clean Cloud)以及海底电缆(Clean Cable)等。

根据这个计画,美国政府可以禁止中国有资安疑虑的电信商所提供的服务连结至美国的电信网络。美国的手机业者也应下架中国有问题的通讯程式,同时美国的通讯程式也应避免被预先下载至中国出产的手机上。另外,如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业者提供的云端服务,也将被禁止处理或储存在美国生产的资料,以防止美国的先进科学研发成果被偷渡到中国。这项计画也宣称将确保海底电缆不会遭受中国的情报蒐集活动破坏。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强调,计画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民众的隐私权,以及美国企业最敏感的资讯,防止像中国共产党这般恶意角色的挑衅式侵犯,他更公开呼吁美国的盟友不分政府或企业,皆应加入这个拯救资料不落入中国共产党控制的监控国家与其他恶势力之手的涌潮中。「为我们的国民的资料建构一个干净的碉堡,将能确保所有国家的安全。」

计画的公布,俨然成了川普政府号召全球盟友对抗「邪恶中国」的将军令,称这个专案是网路产业的「一清专案」似乎不为过!有论者言这是对中国高张的「科技国族主义」的反制——意图将网路的科技研发与市场竞争连结至美国自身的国防与社会安全上,藉以抑制中国的高科技业近年来对美国的盟主地位所造成的威胁。

有观察家看衰这个计画,认为它不过是川普挟执政优势的竞选话术,透过拉高美、中的科技对峙来拉抬濒危的选情。干净通路禁令牵连甚广,能否一举完全切断两个网路科技产业大国间纠缠的商业、科技炼结,不无疑虑。况且川普的制裁措施,马上将面对受制裁的业者诉诸法律途径,例如 Tik Tok 已宣布将对川普政府兴讼。但可以确定的是,「干净网路」计画作为一项政策宣示,似乎使得曾经标榜最无涉地理或地缘意识的网路也开始面临疆界的区分。

中立性曾是网路治理的核心价值

「网路中立性」是一个原则,要求所有网际网路流量均应被平等对待。图:Pinterest(Fair Use)

网路在研发时期,曾经被赋予沟通超越地理限制的乌托邦想像。然而伴随着网路骨干商业化后,为了规范商业行为不至牺牲网路的公共普及性,而有了「网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的刍议,要求网路服务的提供皆应确保资料移动于不同网路间的「最佳努力」基础上。白话一点说,就是网路服务供应者应尽最大的努力,确保所有资料在这条行遍全球的资讯高速公路上畅行无阻。

因此网路中立性的价值落实为「原则」,内涵包括保障网路使用者言论表达的自由、确保网路服务的市场竞争性、无差别的网路流量与收费,以及一体适用的服务模式。与这些原则的对立面,则是市场独占性的垄断、管制或区别用户流量、内容检查,或者透过虚假资讯的操纵造成社会观感的偏差等。中立性的原则使得网际网路成为一个「公用事业」(public utility),跟自来水、电或者交通运输工具一样,对所有的人开放,且使用者享有无差别的待遇。

近年来在美国,网路中立性的落实与否伴随着执政政府的立场而反反复复。欧巴马政府时期,联邦传播委员会(FCC)将网路中立性原则入法,使得网路服务也被定位为「共同载体」(common carrier),也受到《电信法》(Communication Act of 1934)的规范。但到了 2017 年,轮到共和党政府执政,这项原则遭到废除。然而不管政府的态度为何,强调网路,大体上在一个国家治理的架构下,扬举了网路的消费者权益与言论自由,它可以用来规范网路内容服务商的市场行为以及资讯处理原则。

「干净网路」计画显然与上述的资料移动于不同网路间的「最佳努力」原则背道而驰,因为它显然以资安与个人隐私的理由,排除了来自中国的通讯软体与网路服务,美国不仅排斥来自中国的业者、手机 APPs、资料库与通路,也复制了过往冷战时期地缘政治对抗的逻辑,号召盟友一同加入这场「自由」与「监视」的政权对抗。干净网路意图将网路世界一分为二、从此区分为「中国与其他」。

中国率先提倡「网路主权」破坏中立性

在过去,这种区分一向是中国网路治理最外显的「极权」表征,也被笃信言论自由的西方世界所唾弃。习近平上台后,强调网际网路不是法外之地,也同样要讲法治、国家主权,因此全面加强对于网路的监管。透过防火墙长城、网管与网军,以及各种山寨版社交平台建构的网路平行世界,种种隔绝外来资讯通路的作法将中国的网路媒体「巴尔干化」。

不仅如此,中国也在国际间大力推销「网路主权」(Internet sovereignty)的概念,强调网路空间也是国家主权的延伸,呼吁世界各国对于他国网路空间运作及公民网路活动的管辖应该予以尊重。中国的诉求获得一些国家如俄罗斯、阿尔及利亚、阿拉伯联合大公国等国的呼应。中国并试图透过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大会」等场合,将主权理念导入国际建制的规范中。中国提倡「网路主权」,显然与美国一向标榜的「网路自由」理念互别苗头。

另一方面,中国的高科技公司也充分利用这种对于网路管制的不对称性,积极在海外大张旗鼓。抖音、微信与华为等业者提供的各种软、硬体服务,成了全球数十亿使用者的选择。除了业者蒐集使用者的资料,并偷渡给中国政府的传闻不断,用户下载这些通讯软、硬体所扩张的社交连结、舆论流通与电商交易版图,已然成为中国文化、经济软实力输出最鲜明的例证。

大推「网路主权」是中国影响全球资讯系统的一大手段。图:国际媒体援助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Media Assistance,CIMA)(Fair Use)

以牙还牙、以暴制暴?

如果参照上述中国在网路世界发迹的历程,则川普政府的干净网路计画犹如「中国上身」,同样以国家的行政干预手段,试图排除网路世界的境外影响力。

有论者认为这是以牙还牙,迟来的正义。例如曾经创造出「网路中立性」一词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吴修铭(Tim Wu)便主张,川普政府对抖音、微信的禁令即便动机可议,但来得太迟。他质疑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在国内保持封闭和审查,而它的产品却能充分进入国外的开放市场是不公平的,也不应被一再容忍。如果中国率先违背了网路的开放性原则,为什么要继续允许它进入世界各地的网路市场?

然而防堵赔上的代价,终究是网路世界的一边一国。平心而论,美国此刻创造的赛局,是将网路治理重构在战略对峙的语境中,维护网路通讯的自由,被置于一个对抗政治的框架下彰显其合理性。

美国正透过与中国同样坚壁清野的防堵,要将其「盟友」招揽至一场自由与监控、隐私权的保护与侵犯的意识形态对峙局面,且这种网路科技与市场的对峙极有可能产生国际间的溢散效应,为已然存在的地缘政治或经济矛盾祭旗。例如中、印间剑拔弩张的边境冲突,促使印度政府禁止数十款中国的 Apps,理由也是国家安全收到威胁。印度政府更通过的投资规定,将限制与印度边界邻接的国家投标本国的 5G 建设,摆明著是针对中国而来。

网路中立自由折翼:地缘政治冲突的牺牲品!

讽刺的是,网际网路曾经是最无涉地理意识的媒体,一个在 IG 或 Tik Tok 上发表的短视频,可以瞬间打造全球性流行的网红。连线的网路世界,打破了过往以民族国家为单位的传播系统。搜寻引擎、手机、社交软体、线缆、资料库等网路软硬体,本应是形成这个无疆界世界的共同载体。然而曾几何时,载体也开始有选边站的两难。华为的新手机不能再使用像 Google Play、Gmail 等应用程式,而苹果不能再与腾讯交易,连带使得未来新版的 iPhone 手机上将没有 WeChat。

种种迹象显示,「中立」的网路已经成为地缘政治冲突的牺牲品。地缘政治观将地理的隔阂与开放视为对于政治生活或者文明型态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如果过往考量的是地貌、水文、气候条件等自然因素对政治权力关系的影响,现在则绝对不能漏掉网路连线的跨国基础设施:新的地缘政治冲突里,5G 电信设备、海底电缆,乃至手机零件的全球生产炼皆成了对抗的筹码。

网际网路虽然使得世界的通讯距离不断地缩小,但地理隔阂或地域的差异并没有因为技术的进展而降低,反倒因连线带动区域间更紧密的连结,而更被突显出其矛盾的一面。表面上,美国的干净网路计画是为了要扫除为监视国家政权意志服务的通讯软体或业者,但骨子里,「网际-网路」成了「网裂-网路」(splinter-net),恐怕也是干净网路计画扫出来的结果。曾经标榜为中立价值服务的网路,将从此更沦为国际政治与经济冲突下的权力竞技场。

 

作者为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媒体改造学社理事

本文由《卓越新闻电子报》与媒体改造学社合作刊登。

 

相关阅读: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媒改社秘书处

媒改社秘书处

媒体改造学社(简称「媒改社」),于2003年5月4日,正式由学术圈、新闻界、社运团体等立志改善本地媒体环境的各界人士共同创立。改造台湾媒体结构、提升全民媒体素养、保障传播从业人员工作权,以及健全本土传播生态。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七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