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七月 19th, 2018

华视、中华电信与世界杯足球赛/冯建三

通过华视的规画,上周日的凯达格兰大道,一片绿色的足球模拟场地很有欢乐气象,先是歌舞活动,克罗埃西亚与法国的冠亚军赛随后登场,现场装置的四百五十吋巨大萤幕将人流带回时光隧道,重温露天电影院的古老体验。
20180718_MOD转播世足今年世足由中华电信MOD转播64场全赛事。(图片来源:YAHOO奇摩

华视暌违三届十二年,这次转播十六场世界杯足球赛,算是重返江湖。世足赛在台湾的转播有人说起步于一九八二年,但另一个举证比较详细的说法是一九九○年。时程虽然不确定,华视是最早从事转播的电视机构,倒是没有争议。当时解严才三年多,由于「政府宣导节目无法暂停」,致使为了转播球赛,华视只好挤下儿童节目。对此,报纸不见责怪,只是体谅地表示「华视……相当为难」。该次五十二场的转播权利金及他项费用是三千万台币,招来二十五家厂商购买广告,报纸肯定这是「电视经营的创举」。

四年后,为了配合凌晨的冠亚军转播,华视安排了先发节目,舆论称赞这是「煞费苦心」。到了一九九八年,虽说插播广告引发「观众不满」,记者没有责难,标题的中性描述反而夹带一丝快意:华视收入一亿多,扣除权利金等支出后,「三千余万元落袋」。二○○二年,刚好也是华视开始亏损的第一年,「年代」以一亿五千万元抢得六十四场转播权,华视取其二十八场,年代得款两亿多,扣除成本有净利「数千万元」。奇特的是,记者照引业者之言,指赚钱不是「本意」,年代是要「刺激(同业)尔后争取国际性比赛转播积极度」;这个说法相当蹊跷,同业若竞相转播,权益金、也就是年代的转播成本必须水涨船高,做生意不想垄断反而鼓励竞争?

二○○六年仍然由年代MUCH台取得转播权,支出三千万美元,据说收视率高于期待,但「世足广告量不如预期」。到了二○一○年,出现两个似有矛盾的现象。一是前届的广告收入偏低或许让年代以此为由,争取到了较低的转播权成本(二百五十万美元,年代另补税八百多万台币),既然减少,按理是本地足球观众的数量不足。不过,二○一○年的世足赛宛若鲤鱼跃龙门,它摇身一变成为影音图文输送平台的竞争利器。这个迹象显现于「中华电信推出 MOD+HD电视优惠方案」,正是要用四年一次的足球盛事,招来订户;不但平台借此争夺地盘,硬体制造厂也想趁机宣传,表现在与中华电信协作、由台达电董事长郑崇华转投资的爱尔达电视,该年以3D大萤幕转播五场世足赛,打算投石问路,「抢攻」两岸3D投影机的教育与家用市场。

影音平台业者以世足赛作为竞争利器的尝试,在二○一四年更见明显。到了这个阶段,独揽转播权的爱尔达与其他业者已生法律诉讼,并且,据说「中华电信转播创一千八百万人次」,而其MOD依靠转播世足赛,申装率激增「五倍,威胁有线电视」。今年更见夸张,眼见爱尔达出了两亿元取得独家转播权,无论是无心之作、不满有线电视之故,或轻信业者的宣传,新闻已有这些标题:「爱尔达踢飞台湾僵化收视结构」;「世足效应+有线电视不再王道!中华电MOD订户今年破两百万」。但也另有记者示警,虽然短期内冲高订户而得到面子,赛后可能因停订及交叉补助成本太高,致使中华电信「还缺里子」。确实,四年前MOD因世足赛,装机率刹时之间暴增五倍,但二○一六年的MOD亏损仍达十六亿元,四年后的今天,中华电的命运会有不同吗?


原文刊登于:人间福报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冯 建三

冯 建三

http://www3.nccu.edu.tw/~jsfeng/
登顶猴山五百次,台湾268座三千公尺高山五十次;预定隐于市之前,完成一千次与一百次,并将发表旷世巨作,书名定于古巴革命六十周年时宣布。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3 + = 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