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三, 十一月 30th, 2016

奖给中国电影 金马属于台湾

2016第53届金马奖主视觉,以重剪<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向杨德昌致敬。

2016第53届金马奖主视觉,以重剪<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向杨德昌致敬。

◎ 邱家宜

五十三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导演、男女主角等大奖,均由中国电影赢得,台湾舆论譁然,主流媒体更以「金马变金鸡」讽骂。竞赛的输赢,永远是几家欢乐,评审的口味偏好,原本也无绝对客观

,台湾影人一年来的努力成果,未能在竞赛中胜出,固然令人扼腕,也凸显台湾在电影产业上长期投资不足,导致电影业体质贫弱。但换个角度思考,如果台湾的金马奖可以成为华语电影的最高荣誉,让中国、香港的影人都以作品获奖为重大成就,其所彰显的意义,更在台湾电影是否得奖之上。

在世界知名电影奖中,除奥斯卡基本上是为好莱坞电影工业加持,坎城金棕榈、威尼斯金狮、柏林金熊等,都是全世界杰出电影工作者崭露头角的重要舞台,对于非英语、非西方国家的影人尤其重要。台湾导演侯孝贤就是在三大电影节中陆续获奖,而跃上国际电影名人之列。所以,做为电影奖,最重要的是透过观摩、竞赛,让好的作品、导演与演员出列,而不在于是否颁奖给本国电影。

金马奖做为华语电影共同奖项的另一层意义,在于电影是融合通俗文化与精致艺术的创作,文化艺术的创作与表达需要大量自由,给予这些创作公正的评价,也需要大量自由。在目前的华语电影盛行区中,台湾大概是拥有最多自由的地方,所以台湾主办的金马奖,专业背景的评审们可以不必考虑出钱的是台湾政府,而自主决定把奖颁给中国电影;也可以像制作人李方儒说的那样,把奖颁给非主流的《八月》、《我不是潘金莲》、《七月与安生》、《不是问题的问题》,而「对现今满是『铜臭味』的中国电影市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另一个重要的体认则是,没有台湾自由的土壤,就做不出如此「底气十足」的金马奖。一位参加典礼的中国网友惊讶发现,整场典礼等不到「领导」讲话;主持人还在台上大呛放映配额政策;观礼人数众多,却没有安检。结论是「金马奖能在台湾成长成今天这个样子,除了一干电影人的努力奋斗之外,也有它能茁壮成长的土壤。」(请Google「上个厕所,我就被金马关在门外了」)。

的确,奖项可以被别人拿走,但根植在自由土壤上的金马奖本身属于台湾,这是别人怎样也拿不走的。(作者为现任公视、华视董事)

原文刊登在《自由时报》: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057097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邱 家宜
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公共电视董事、华视董事、评论作者 从小立志要对社会有贡献,长大成为NGO执行长。 认为台湾社会还不够好,进步不够快,所以待努力事项清单永远一长串 虽然事情做不完,但还是喜欢教教书、与年轻学生互动 遇到感兴趣的题目便自己动手做做研究,写写评论文章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一 +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