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学者与媒体工作者致郑丽君部长公开信(代发)

CMR logo(JPEG)_小_仅CMR

敬爱的郑部长: 为台湾文化发展擘划方针与奠定财务础石的文化基本法草案刚出行政院,就得知您随赖内阁总辞后决定不再续任的消息,这对两年多来与您一起在台湾各个文化领域披荆斩棘、一点一点拓土开疆的朋友们,宛如晴天霹雳,无不忧心在您手中开始启动的各项文化立法与软硬体工程将会随着您的离开而人亡政息、无以为继。虽说在运作已上轨道的民主国家,不该仰赖人治,但坦白说,多年来,想为台湾这片土地有所贡献的文化相关领域的诸多热血志士们,好不容易等到一位真正关心台湾文化、有理想、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又有执行力的部长,大家额手称庆之余,更加埋头苦干,希望能在三、五年内做出一番成绩。前线官兵作战仰赖后方主帅不断提供军援与粮草,部长在此刻决定辞职,大家难免有仗打到一半,却顿失主帅的惶恐。 部长在任上的两年七个月来,密集完成国家语言发展法、文化基本法、公共媒体法等重要法案的研拟。其中,国家语言发展法维系多元语言文化的发展,保障各族群母语使用者的教育、传播与公共服务权利;文化基本法以公民审议方式,广泛征求专业意见、凝聚社会共识,强调人民平等参与文化之权利,并尊重文化多样性、自主性及创新性之实践过程;公共媒体法则对治台湾媒体乱象,仿效民主先进国家,以健全公共媒体来平衡商业媒体的失衡。如今,只有国家语言发展法三读通过完成立法;文化基本法刚出行政院,还有立法院关卡要过;公共媒体法则还在行政院审议中,可以说是“革命尚未成功”。我们知道部长一路走来必须与朝中、党中、野中诸多力量艰苦对抗,我们要说:“部长您辛苦了!”但还剩下最后的一小段路,我们恳请您留下来作为我们的后盾,继续奋斗。 在拼经济仍稳居主流价值的台湾社会,“文化又不能当饭吃”常被很多人挂在嘴边,此一现象似乎并无蓝绿政党之别。但台湾在脱离了没饭吃的阶段之后,下一个目标是要成为一个受尊敬的国家。但一个没有文化内涵底蕴的国家,即使有钱、有武器,也难获得世人尊敬,更何况当一个社会在脱离了没饭吃的阶段后,所有丰富多元的文化质素,都充满可开发的经济价值。因此我们非常需要目光深远,不仅能着眼当前,更能放眼未来的文化领航人,而在我们看来,您是少数具有这样条件与能力的政务官,也是我们此刻不得不挺身写这封公开信的重要原因。 新内阁伊始,我们寄予无限祝福,也希望您能打消辞意,继续在新阁中,以一贯优雅坚定的理想与节操、准确精到的眼光与视野,引领国家文化发展大政方针,作为我们这些正在前方冲锋陷阵的文化工作者最坚强的后盾。亟盼! 连署人: 邱家宜 媒体改造学社理事、公视董事 王维菁 台湾师范大学大传所副教授兼所长 张春炎 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 郭力昕 政治大学传播学院教授兼研发长 江雅绮 台北科技大学智财所副教授 罗世宏 中正大学传播系教授、媒体改造学社理事长、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 苏巧宁 纽西兰奥克兰大学新闻传播学系助理教授 蔡欣怡 交通大学传播与科技学系助理教授 林丽云 台湾大学新闻所教授 柯宗贤 仪和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媒体改造学社理事 简妙如 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兼系主任 孙嘉穗 东华大学民族语言与传播学系教授 罗慧雯 世新大学传播管理系助理教授、媒体改造学社理事、公视董事 戴瑜慧 交通大学传播与科技系助理教授 冯小非 公视董事 吴玛悧 公视董事 王俐容 中央大学客家学院教授 吴介祥 彰化师范大学美术系副教授 陈志贤 高雄科技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系教授   连署团体 文化研究学会  More...

by 媒改社秘书处 | Published 1 个月 ago
NCC副主委兼发言人翁柏宗。 图片来源:联合报
By 超。现代化律师 On 星期五, 一月 11th, 2019
0 Comments

菜市场“排频学”:境外频道退出台湾,天塌不惊的NCC/超。现代化律师

NCC副主委兼发言人翁柏宗。 图片来源:联合报 先谈一下菜市场的问题。 如果你家附近有三间不同的超市,要决定去哪间超市买晚餐的食材,可能是就看超市有供应什么食材、逛起来舒不舒服、或是价位如何;但如果这三间都是相同的超市,那你考虑的点会限缩在哪间卖的东西比较便宜,或是有特价的促销柜位。 原来应该是服务内容的竞争,就可能在同样的商品条件下,被简化成价格的竞争。一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影视市场上。  More...

受国族民粹主义席卷的部分中国网民的内心强大到了过分天真的程度。(图片来源/publicdomainpictures)
By 罗 世宏 On 星期四, 十一月 22nd, 2018
0 Comments

金马奖余波透视中国版国族民粹主义的危险心灵/罗世宏

受国族民粹主义席卷的部分中国网民的内心强大到了过分天真的程度。(图片来源/publicdomainpictures) 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落幕时刻,本来应该是华语电影人互道珍重,继续为来年辛苦播种耕耘的开始,不料却因几位两岸电影人的致词而气氛变调。台湾纪录片导演傅榆讲了想讲的话:“很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而中国大陆演员涂们也讲了或许是他被对岸部分人士期待该说的话:“中国台湾金马奖”、“两岸一家亲”。 两岸问题主权认知歧异存在已久,既然已经由两岸电影人“各自表述”,讲完就算了,本来没有什么好再继续逞口舌之争的,毕竟这种存在的歧异不可能马上消失,而影展颁奖典礼结束也就结束了,不料这段插曲在对岸却继续发酵,余波荡漾。  More...

FAVICON_CMR
By 媒改社秘书处 On 星期三, 十一月 21st, 2018
0 Comments

【联合声明】选举新闻严重失衡 媒体自律形同具文 媒体观察组织发表严厉谴责暨申诉行动声明

今年九合一选举已进入倒数计时阶段,各政党与候选人间的竞争更是短兵相接,烟硝味十足。令人遗憾与担忧的是,原应克尽报导真实,提供选民充分与多元资讯的媒体,却颇多跟着政治力量摇旗呐喊,不仅丧失公器功能,甚至沦为政治打手。我们严正谴责此种媒体乱象,并呼吁所有媒体应即贯彻自律功能,莫让台湾民主倒退、选举蒙尘。  More...

45357132_10217333437558845_1036543601875615744_n
By 魏 玓 On 星期一, 十一月 5th, 2018
0 Comments

梁启超一百多年前就预见了假新闻?/魏玓

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就预见了假新闻吗? 梁启超1896年在上海创刊《时务报》,创刊号上他写了一篇〈论报馆有益于国事〉,是中国近代新闻媒体发展史的重要文献。他当时观察西方(包括亚洲最西化的日本)报业,就已经发现了五项弊病: 记载琐故,采访异闻,非齐东之野言,即秘辛之杂事……(下略268字)  More...

37565555_992411837592388_8700358965684338688_o
By 王 维菁 On 星期一, 七月 23rd, 2018
1 Comment

传播教育怎么变?该怎么变?/王维菁

近年因传播科技与传播生产基本规则产生诸多变化,传统传播教育及传播理论,与社会需求及产业实际状况产生无可忽略之落差,传播相关科系所亦因此面临许多现实挑战。而面对此一挑战,近年台湾传播科系所对个别新传播科技技术课程趋之若鹜,并越来越强调学生未来工作技能需求,但对于新传播技能的想像过度偏重技术化,课程紧密追随个别科技与科技技术发展,却缺乏面对新传播科技生态时,整体传播教育想像和完整传播人才培育之思考,致使台湾传播系所课程与教育面貌越来越破碎零碎,对于传播学生的教育与能力培养,更为祸福难料。  More...

p7530641a276546810
By 戴 瑜慧 On 星期四, 七月 5th, 2018
0 Comments

半路都可以出家 游行却不能半路加入!/戴瑜慧

1997年香港主权自英国移转到中国之后,每年都会举办“七一大游行”。但台湾社会的关注却不高,一个原因是台湾媒体报导不多。甚至连母公司曾经是香港TVB的TVBS,今年七月一日的晚间新闻,报导的却是香港尖沙嘴银楼被抢,而不是“七一大游行”。  More...

20170731_植剧场
By 唐 士哲 On 星期一, 七月 31st, 2017
0 Comments

植剧场的一年后/唐士哲

《花甲少年转大人》以超过4的收视率光荣下档,从三分多钟一镜到底开始掀起的花甲收视热,持续到串流平台及youtube上冲高的点击数。在“植剧场”播毕的七部单元剧中,花甲除了收视情形最好,也是发酵、卷动讨论最成功的一部。连笔者几天前参加一场硕论口试,《花甲》算不算是乡土剧也成了讨论桌上的话题。  More...

20170418_劳动之王
By 刘 昌德 On 星期二, 四月 18th, 2017
0 Comments

酸徐重仁,或就地抗争?《劳动之王》教我们的事/刘昌德

一出以劳动议题为题材的偶像剧,能不能代表电视剧将对日常的压迫与抗争产生真爱? 图/《劳动之王》剧照 全联总裁徐重仁一席“年轻人很会花钱”、“不要计较薪水比别人低”的说法,引发乡民暴动。面对公关危机,老总放软道歉,乡民似乎大获全胜。但是低薪又被嫌弃的年轻上班族,实际的工作环境有改善吗? 正在客家电视台播出的《劳动之王》,就是反映被压迫的劳工,除了网路打脸惯老板之外,另一种对应方式:   就地抗争  More...

goldhorse53
By 邱 家宜 On 星期三, 十一月 30th, 2016
0 Comments

奖给中国电影 金马属于台湾

2016第53届金马奖主视觉,以重剪<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向杨德昌致敬。 ◎ 邱家宜 五十三届金马奖最佳剧情片、导演、男女主角等大奖,均由中国电影赢得,台湾舆论譁然,主流媒体更以“金马变金鸡”讽骂。竞赛的输赢,永远是几家欢乐,评审的口味偏好,原本也无绝对客观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