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十一月 3rd, 2014

“从部落看原住民族电视台危机”座谈会:文字即时

Share This
Tags

PB030549_th

前言:
……对这群第一线的原住民营造者来说,传播媒体的角色和意义究竟是什么?而“自己的电视”原视又可以如何被期待?来自全台各地具有代表性的原住民部落工作者将提出他们更贴近部落的声音,以及对于原住民族媒体建制的观察与想法。这对于原视的下一步,将更具批判、前瞻和未来意义。

魏玓:13:16:00 / 00:00
过去谈原住民议题,许多是由学者学界的观点来看,这次特别邀请原住民朋友,从部落的观点来看这次原视的争议。非常谢谢各位与谈人。

张鸿邦:13:18:00 / 00:02:00
大家好,如魏玓老师所说,确实从部落的观点来理解非常有需要。请与谈人。

宋圣君:13:18:00 / 00:03:00
立报破报已经暂停,原住民议题在媒体中几乎消失。若原视不能真正报导原民的声音,则原住民权益不会有人关心。

我认为原民台会原视能扮演更多技术培训平台的角色,协助部落的人自己去寻找需要的议题与发声。若暂时经费不足,若能与各地部落的社造团体合作,会更容易把部落的声音带出去。我在社区的经验是,地方社造团体办的活动,已经愈来愈难被原视看到,毕竟他们有追新闻的压力,而且深入部落东奔西跑,短时间内也非常消耗。

因此我认为若由部落自己来做,原视在后端做编辑整理,或许比较好。

这几年我较少看原民台,因为原民台呈现的原民形象,要不很弱势,要不很欢乐。其实部落的人很关心政治新闻,很期待看到各地部落的工作,希望原视的新闻来源可以更多元、更在地。

张鸿邦: 13:25:00 / 00:10:20
原视成立以来,其实不尽如人意。部落很多,但原视资源、空间与人力都太少。圣君建议主要在:原视可作讯息交流的平台,给部落更多技术上的培育。

吴明季: 13:26:00 / 00:11:10
我在部落与媒体业界都有长期工作。我从这个位置来谈原视。部落的老人家看电视的习惯和一般不同。部落老人家看电视时不大在乎旁白字幕,比如看到别的部落的房屋,特别关心房屋的构造,和自己家的对照来看。

首先:原视非常重要,是因为它扮演的角色在,各部落间的交流。原住民其实不看文字,但是非常重视影像。影像的力量强大,非常重要。

原住民部落已经无法脱离大社会、脱离世界而独立存在,部落需要与外界对话。以奇美部落的营造经验,我们试图以群体战的方式翻转底层的地位,与世界沟通对话,让更多人理解原住民的处境。让更多人去支持对原住民友善的政策,认同原住民能有更多发展的管道。

以原民台享有的频道与资源,他真了解自己的角色吗?有学者认为,原住民无法真正为自己发言,而知识份子有责为原住民争取、发声。一般电视台不可能关注原民议题,只能靠原民台。原民台拥有强大的影像武器,一定要不断强化用影像说故事的能力,去帮原住民说话。

第二:我对马跃要批判,虽然他是我的好朋友。马跃太早弃守这个重要位置,这位置需要经过重重政治角力,得之不易。而他这么早离开,就不应该。

合适的台长,要有部落魂。也就是要能为部落说话,要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带领原民媒体工作者一起努力。马跃是有些成绩,比如他任内新开的节目“慢电视”。虽然一开始我很怀疑,但他剪辑的那些部落工作,确实部落老人很爱看。

但他的一些尝试,能有的时间太短。他太早走了。我今天公开对他的批评,是对原运的一个提醒,运动者要有能在体制内奋斗的能力,争取更宽的空间与经费,促使整体的提升。

第三:关于原民台节目制作政策,关于原民台工作者能力的提升。原民媒体人或知识份子要能使原民地位提升,他必要有议题分析与挖掘能力,有田野调查与采访能力。这不是说节目必然要硬邦邦的谈部落,而要用更有趣的方式来讲,不要像主流媒体用消费式的、观光式的方式来报导。

原民的制度并没有给足够的人力与预算。从一般综合性电视台的规模,以新闻台来讲,可以很明显看到原视是远远不足的。而如马跃质疑,政府会通过预算来介入原视运作。

我个人认为:原民如何能脱离政治与经济被宰制的命运,如何让原民议题持续有效的被对话沟通,这都要靠保障原民台的公共性来达成。所以必须在制度上保障。

张鸿邦:13:44:00 / 00:28:05
国外也开始在讨论原民影像的特殊性:原民的世界观里,人应该是不断活动、劳动,而不应坐着一直讲话。明季的提醒非常重要,原视有其政治功能,马跃的离开太早,确实可惜。而原视的预算已经不足,还受制于政治人物,都有损独立性。而原住民的参与,也非常重要。

林建治: 13:46:00 / 00:30:40
我从部落工作经验来谈谈看。我的草创时期,在摸索中工作。我们一开始学习摄影,通过影像留下工作的纪录,后来有个朋友帮我们剪接整理这些影像,让我们回顾发展经验,得到一些反省,帮助我们继续走得更好。

所以相对于文字,影像对我们的更重要。部落老人家很喜欢看原视,但也得承认部落的多数人看主流媒体更多的。所以我想,回到部落营造的角度去看,许多主流媒体说要来报导部落故事,我会拒绝,因为常常被扭曲。但我们会接受原民台,因为我们慢慢工作、生活中经营出来的东西,希望可以在原民台中被其他部落、被主流看到。被看到,就能被重视。

张鸿邦: 13:53:00 / 00:37:28
许多部落的经验需要长时间来累积,建治的提醒是很重要的,若这些东西能回归给部落。对部落的发展很有意义。

鲁迈: 13:55:00 / 00:39:16

兰屿青年行动联盟成员最近成立,是由返乡的年轻人,关注核废与地方问题。原视对我们的发展真的非常重要,原民立委应该要多争取经费,协助原视的经营。

我回部落六年,在某年飞鱼季的一个傍晚,我帮部落的老人推著船,觉得很感动也感慨,这样原始的生活方式在今天很难能可贵。兰屿的土地有98%叫做公有地,地方政府并没有真的为我们工作,但原民台不一样。像是核废的问题,通过原民台让外界关注,就很有意义。

或是像我们部落的小朋友,也能通过原民台学习认识母语和文化,这也很重要。

如果我们的语言文化不能守住,有一天就会被同化而消失。所以原民台能帮助我们关心这些问题。

张鸿邦:14:02:00 / 00:46:48

地方的问题很多,族人也很焦虑,但政治人物的表现常常不能让人满意。原视若能替原民的担当更多监督的功能,才能守护原民的权益。

李金龙:15:16:00/ 02:00:39

我们部落有原视的记者长期驻点,作为重建灾区,主流媒体来很少搜集在地人的意见,但原视记者的报导就会尽可能地采访多数人,观点比较深入也多样。

张鸿邦:14:02:00 / 00:46:48
谢谢各位与谈人,以及学者老师举办的论坛。我想论坛最大的意义在于让部落的声音被听见,而且希望能有实践。

-END-
*后续精彩讨论,包括社群网站与行动装置在部落的普及,广播媒体的必要性,林丽云老师、魏玓老师的分享,等等。请参考录音档。
**文字纪录仅供参考,原文请按时间轴参照录音,以录音为准。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媒改社
媒体改造学社(简称“媒改社”),于2003年5月4日,正式由学术圈、新闻界、社运团体等立志改善本地媒体环境的各界人士共同创立。改造台湾媒体结构、提升全民媒体素养、保障传播从业人员工作权,以及健全本土传播生态。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6 − 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