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三, 十一月 14th, 2018

客房服务来了!后工作时代的集体“行动”/简妙如

Share This
Tags
Room Service参展创作者之一pam pam liu的最新作品。 图/取自Room Service 2018

Room Service参展创作者之一pam pam liu的最新作品。 图/取自Room Service 2018

这周末(10/6、10/7),有一群年轻人将在台北某处聚在一起摆摊,起名叫“Room Service”(客房服务)。原来,这是台北一家独立唱片行Waiting Room(等待室)的主理人Trix所办的创作人艺术市集。

不同于一般其实已没啥创意的创意市集,也不是近年颇为风行也规格化的艺术书刊、小志(zine)市集,这个名为Room Service的活动,集结了由台湾独立音乐次文化圈所幅射而出的独立艺术、次文化创作者,联合发表她/他们各具特色的出版、作品,甚至是食品。

人是随时可被取代的物品?

“你还没发现吗?我们早就不是人,是物品了。”

这是小志《不良品》上册的封面文字,搭著两幅封面插画。一幅画了个拉着飞在半空的小玩具、自己却累趴在凌乱房间床上的年青人。另一幅则是树林里的三只猩猩,愁容满面地围着一只倒地不醒的小猩猩。

啥?这到底在说什么?

细看这两格不相干的漫画插画,却又隐约有些连结——有点废的年轻人,被大人环绕却扶不起的小猩猩——这是持续独立出版小志多年的插画家、漫画家,江湖名号“过去x未来 多提无用”,又名pam pam liu的最新作品,也是这次Room Service中的参展创作者之一。《不良品》(咳,不是无x 良品)则是她这期小志的主题。

大家都是这样被社会对待、被公司对待、感觉自己不像一个人,比较像是随时可以被取代的物品,每天都要被劝诫要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价你老师!

有没有被说中什么?有没很畅快?她举出清明上河图里一个孤独行走的路人,并指出我们正身处这个无时无刻都把大家都当成“物品”来检视、考核、评比的当下社会。(连在学校当教授的人都有被敲到啊!那些论文最后只被换算为篇数、点数什么的,拍桌!好,冷静。)

是的,这里的摊位、作品,可能都有点这种魔力:有让人忍不住多想一些的况味、也有让人惊叹不俗的趣味。

次文化圈幅射出的独立艺术

这里有玩团、办活动的独立音乐厂牌,录了超酷的卡带、CD与黑胶,结合实验的录像艺术或装置,举办多场非制式的音乐现场、引进能扩展听众耳朶的音乐作品;有做设计、接摄影、做DJ的个人工作室;也有开设影音频道、独立唱片行及线上广播节目的相关行动。

还有来自北中南的另类次文化空间,及他们所贩售的另类独立书刊。比如专精于创作特色小志的怪才及插画家们,出版了许多无法被归类的漫画、插画或综合小志。这些作品奇形怪状但又深入浅出,三两下还能玩出拼贴港片、台综以及好莱坞B级片、邪典片趣味的T恤。还有玩滑板、涂鸦创作的街头艺术单位,玩改装车也拍片的摩托车俱乐部,甚至是音乐人创立的冰棒品牌。

这群人的共同特色是:个个都有钻研、偏好的次文化、艺术领域,乐于连结来自各地的同好,也共同埋首于这些让他们着迷的喜好,并在创作中尽情释放想像力与创意。

对他们来说,有的是创业,有的则是心力全然挹注的副业。然而无论是主业、副业,绝对都是自己最喜欢、一直做也不会感到无聊的志业。

他们相互支援,办了一场又一场充满爱却没有钞票味的分享活动、线上广播。参与者可能只有20人50人,有时也有200或600人,但都留下令人难忘的回忆、交流、交谈,与充斥酒水、汗水的气味。套句乐团伤心欲绝的歌词,就像身边“那群很有才华的朋友们”,各自在下班之后工作之外的大集结、大爆发。

Room Service参展单位之一“解放之声”。 图/取自Room Service 2018

Room Service参展单位之一“解放之声”。 图/取自Room Service 2018

最潮的斜杠青年

“但,这样能赚钱吗?”你忍不住像许多人一样嘀咕,啊,就是这种反射性的思维,把人人逼到那无法喘息的角落。“那,他们就是时下最潮的斜杠青年吧?”

嗯,这说法会不会还是同样的诡计?当斜杠青年被置换为拥有多种生财能力的人时,还会回过头来对你指指点点:你/妳是不是不够勇敢、不够聪明,不够有条件辞去工作?怎么不去一边练体能一边考执照,再投资几档让你不用去工作、劳动就有钱拿的股票?(喔,够了!如果你感到生活愈来愈像一张张把你困住的蜘蛛网,这马上又织出了一大片。)

汉娜・鄂兰《人的条件》一书有个著名分析,说明现代社会如何变成劳动社会,缺乏想像力、不知如何过更高意义的生活;人又如何变成劳动动物,只剩维生与消费的空虚循环。

她将人的动态生活(vita activa)分为三种:劳动、工作与行动。劳动是为了维持身体机能存活的活动,比如吃喝睡;工作则是人以分工技艺进一步创造物件、协助人类生存安居;行动,则是不同于前面两种,是不为生计、只为可自由与他人互动、呈现自我的人群活动。

你可以说,上面介绍的这些形形色色的创作者,在城市的边缘、生活的空档里追求的,似乎就是这样一种在劳动、工作之外的行动。他们进行跨领域、跨地域的串连,在另一个世界努力创作,藉以摆脱劳动社会、劳动动物命运。

重拾可以自我创造、自我表达与自我实现的自由,这些创作,可以说是一种“后工作”或“工作之后”的行动。可能是一直在动动手、动动滑鼠、剪剪贴贴、画东画西、做东做西。可能会很累,会有黑眼圈,但就是为了某些喜好、乐趣、思想、发言欲望、交朋友或一起去运动,这些“过生活、会生活”的真实理由。什么都好。

内行人、明眼人、幸运的人,开始知道要这么点、这么做。关上电脑,去走走,认识一下,为自己送上这类“客房服务”吧!

图/取自Room Service 2018

图/取自Room Service 2018

原刊载于UDN鸣人堂,经作者同意转载

原连结请点此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简 妙如
闲来没事要听音乐,忙碌不得闲时,也要听听音乐。目前烦恼,个人旷世钜著或solo album,到底哪个要先出呢?....(100%幻想文无误)。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四 +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