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五, 九月 26th, 2014

西方沒有衰退!中國並未崛起?

1970年的德布雷

德布雷,1970年11月攝於阿根廷首府布宜諾斯艾利斯

文/馮建三

法國人德布雷(Regis Debray)是個傳奇。半世紀前大約這個時候,他應卡斯楚(Fidel Castro)邀請,重返古巴。其後,隨格瓦拉(Che Guevara)進入玻利維亞打游擊被捕,得到法國總統戴高樂、哲學家報人沙特…等等發動營救,入獄三年後,方始「在智利被秘密釋放」。

一九七三年,德布雷在聖地牙哥目睹美國所支持的智利將領,調派飛機轟炸總統府、發動政變推翻民選政府的九一一事件。一九七九年,他出版的《教師、作家、名人》允稱先聲。其後,德布雷有關政治、社會與知識的創作中,有關科技形式與文化及歷史的探討漸深、著作日豐,並有「媒介學」(陳衛星教授譯詞)這個概念的鑄造,英譯之外,漢語版今年兩本在對岸推出。上周,德布雷在華訪問,前一次是二○一○年。

去年,〈西方衰退了嗎?〉這篇長文在巴黎與倫敦同步發表。文中,德布雷認為,美國為首的西方(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憑藉五張王牌,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世局主導力量。首先是該陣營「團結一致史無前例」,以前有東西、南北…各種對立,現在,北約擴及東歐與前蘇聯,日韓台紐澳「站在民主陣營」投懷送抱;甚至,南美哥倫比亞在美國支持下,傳聞想要作為北約觀察員。中、印、蘇是大國,周邊有事,是有能力自行調理,但若要派遣軍隊天涯海角,唯有北約。

其次是拳頭,儘管美國恣意作為,並不全部依靠軍事,即便一年國防預算七千億美元,確實高於世界各國的加總。美國還有軟實力,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溫柔」地讓人「心悅誠服」。再者,縱使中國設孔子學院、德國有哥德學院,美國卻不費吹灰之力,「十部好萊塢電影就在中土大發利市,中國奇蹟要讓自己讚嘆都有困難」。高教學府而特別是企管、經濟學科唯美國(西方)是瞻、未來權貴在此交好,不說如虎添翼的金融機構從來就是美國禁臠;慈善基金不需狼子野心,自主運作大致就能符合帝國利益。第四,西方壟斷了普遍價值的聲稱,世人心智的敏銳遲鈍受其約制,一九八○年至今,美國每年鉅額貿易赤字、入不敷出,美元地位更見強勢;「伊斯蘭國」(IS)刻意驚聳,殘忍鋸割記者首級,果然遂其所願引來轟炸,以色列空襲致死兩千平民的畫面「稀疏平常」,美國參眾兩院還要加碼軍援!社會異端無法在《紐約時報》發言,卻有眾多另類媒體與網路可作出路,資本擁有海量胃納能力,足以回收紅色細胞反覆使用。最後是科學創新所向披靡,加上英語作為溝通語言、成為思考工具,「資訊科技革命是新教資本主義的售後服務」。

但是,五大王牌不是無往不利。德布雷認為,美國(西方)模式同時必須面對五大要害。比如,傲慢目中無人、不知民生疾苦,民主種類繁多,美國模式偏偏短視近利,縱容商業傳媒濫用自由,政治選舉重複金錢遊戲,購買電視時段耗費鉅資,反觀歐人選舉,電視仍是「用錢免談」。

五張王牌與五個要害,兩兩平衡嗎?人類還有前程嗎?德布雷無解。但我們不妨引申:作者有個歇後語,他否定了「中國崛起」或「中國威脅」的說法。西方沒有沒落,還是獨尊,證據之一可能是中國的主流表面對抗美國,實質卻想複製美國但尚未如願以償。就此理解,假使路線沒有改變,中國東施效顰的崛起反而凸顯西方並未衰退,是壯大!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媒改社
媒體改造學社(簡稱「媒改社」),於2003年5月4日,正式由學術圈、新聞界、社運團體等立志改善本地媒體環境的各界人士共同創立。改造台灣媒體結構、提升全民媒體素養、保障傳播從業人員工作權,以及健全本土傳播生態。
媒改社

Latest posts by 媒改社 (see all)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八 −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