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七月 19th, 2018

世界杯转播战:领了黄牌的有线电视何时要被踢下场?/超。现代化律师

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终于落幕,法国队在决赛以4:2力退克罗埃西亚,如愿在1998年世界杯称冠后,第二度在世界杯夺下大力神杯。纵使每四年都要重新了解一次什么叫越位,远在台湾的岛民也透过网路与MOD,欣赏及参与这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本届赛事由爱尔达电视取得台湾的独家转播权,除了甫开赛之初爱尔达OTT网站的线上直播塞爆,之后索性开放线上免费收看外,爱尔达电视可说是表现得可圈可点,同时也让中华电信MOD的装机数水涨船高。

值得注意的另一桩闹剧则是,有线电视业者透过有线宽频产业协会(CBIT)提出,因为爱尔达电视自营的OTT网站线上直播收视品质不佳,主张爱尔达电视应该扩大授权,让华视播出「所有」世足赛的赛程[1]。但这种无耻要求,在网民一面倒支持爱尔达电视的声浪中,算是被舆论赏了张黄牌。

无论有线电视业者在这起风波中所展现出的嘴脸有多贪得无餍,但我们也不以人废言,不妨就有线电视业者对OTT的质疑加以检视一番,看看是否真有道理。

OTT是内容业者的一记大脚空中长传

OTT(Over The Top)原来是足球术语,意思是不经过我方球员的盘带,而是直接向空中大脚传球给自己队友。这样的传球方式虽然速度快、有效率,同时还让观众大呼过瘾,但正如各位读者本月所见,因为传的距离实在太长,无法控制的因素太多,除了有赖起脚的球员精准的传球技术,以及接球的球员完美的走位及停球外,很多时候还需要点运气。如果一个失控,踢出线外需要重新组织进攻也就算了,更容易出现球权落到敌队脚下的窘况。

这个名词被拿来用在影视产业之后,讲的是经由开放式的网路将影音服务送到使用者端的一种服务模式。

从早期需要另外在家中装设STB机上盒(如壹电视上架不了有线电视时的作法)才能收看,到现在如各种行动装置的APP与电脑网页服务,都属于OTT服务的范畴。只要家中有宽频网路,收视者就可以享受网路上各式各样的影音服务,至于你要在厨房或床上、要躺着或趴着、甚至是不是要经由网路再投放到家中的电视或投影机来看,完全任由收视端的用户决定。

这样的服务确实方便,但可能受了OTT之名的诅咒,同样受到广大的不确定因素影响。

除了接收端的硬体问题外(简言之就是你手机或电脑够力与否),发送服务端是否有足够的频宽也会是一大问题(像这次爱尔达提供免费线上收看世界杯的服务,结果被挤爆的惨况)。

此外,因为开放网路[2]所能提供服务的条件不一,收视内容的画质及其即时性,也不一定能令人满意。以这次世界杯来说,笔者与好友的聊天群组往往呈现出明明是天涯共此时的比赛,安装MOD收看爱尔达电视播出的人大呼进球了,一分钟过后付费收看爱尔达网站的人才发现自己被雷了,更惨的是,免费收看爱尔达网站的收视户,还以为是电脑有问题,努力在破碎的比赛画面当中找球,全然不知道发生何事。

这样的战果当然不是爱尔达电视在开放付费或免费网路收视时所乐见的,也确实是OTT的一大致命伤。然而,OTT服务真的因此就被宣判死刑吗?

20180719_手机看世界杯

一名球迷以手机收看世界杯。 图/路透社

先别说这个了,你听过OO吗?

以直销业为例,直销的魅力在以自行建构的通路好减低成本,提高中介者的获利,同时还可以推销中介者的自制商品。对消费者来说付出的代价或许差不多或更高,但得到服务的便利度却大大提升。其实OTT的存在,就可以视为打破产销铁桶的直销事业。

以往的影视市场从内容产出者、经纪业者、代理商、频道商、频道代理商到系统商,最后才送到用户端,可说是有一个固若金汤的产销系统,除了投入成本建构硬体,提供稳定的收视品质外,关于利益的分润也形成了一套外人无法窥见的「潜规则」。

但OTT的出现,让内容产出者经由OTT经营者的中介,直接到收视端,同时也经OTT经营者向用户收费,这样的模式少了层层中介的成本,提高中介的利润(包括销售自制或买来的内容,最著名的案例就是NETFLIX及其自制内容),也让内容产出者的议价空间变大。

同时,因为内容数位化及传输技术的提升,像电影、戏剧、综艺这类预先制作完成的节目,可以让消费者在自己想要的时候观赏(行话叫公开传输[3]),这种便利的收视模式反而让消费者更能完整欣赏想看的内容。

举个例子来讲,在传统有线电视或MOD的线性播放模式[4](假设没有提供回看这个先进功能),节目是不等人的。除非你在周星驰演的唐伯虎(以下有雷注意)开始以祝枝山裸体作画时,就坐好好在电视机前收看;否则只要迟到个20分钟,身为观众的你就算看了一百遍啊一百遍,也不知道为什么唐伯虎有八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还要跑去华府当低等下人追秋香姐。

谁需要即时线性播放?

但OTT这种「观众自决」的优势在播出直播赛事,或需要即时更新的新闻节目时就不复存在。因为直播赛事的刺激之处,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而新闻更是以报导最新发生的事(行车纪录器新闻除外)为其卖点,稳定即时就是其上线播出时最重要的卖点。

事情一旦发生一段时间后,这则运动或新闻节目影像的价值就大为降低,在这种时候,一场0:1的足球赛会被拿掉无趣的盘带过程及失误镜头,只留下满地打滚的明星球员,或是场上的温馨(如乌龙球?)或具娱乐性(如德国主帅那只手到底在摸那边?)的画面,剪成「30分钟看世足」。而一旦新闻被转化为文字稿,如果没有更深入的报导,恐怕不会再有人提起。

这个问题你知道我知道,当然业者也知道。纵观整个有线电视吃到饱大全餐,100个频道里体育加新闻恐怕最多20个,其他没有即时线性播放需求——可以被OTT取代——的频道,不负责任算起来,恐怕还是占了百分之87以上。

因为内容为王,哪里内容易于接近消费者就会往哪里去;加上有线电视的获利长期被其产销系统吃光而无法到达内容业者,导致有线电视内容的贫乏,这种趋势可说无法逆转。所以只要靠近一点看,我们会发现,不止传统频道的内容开始经由开放网路向消费者提供内容,甚至新闻跟体育频道经营OTT者,也不在少数。

在世界杯网路影音直播过程中,OTT可能落后了关键的一分钟,但在影视市场的服务提供模式上,有线电视落后的却是长达二十年。这样的趋势,最终是否导致有线电视气力耗尽、被逐出会内赛,其发展堪比世界杯的战况更为精彩,也更令人期待。

20180719_足球明星2

图为巴西明星球员内马尔。 图/美联社
[1] 原先华视只向取得独家转播权的爱尔达电视购买16强以后的赛事转播权。换句话说,小组赛部分赛事有线电视收视户必需另觅管道收看。
[2] 相较于有线电视或MOD等IPTV所采取的封闭式网路或区域网路而言,OTT所使用的则是开放式网路承载其服务。
[3] 指以有线电、无线电之网路或其他通讯方法,藉声音或影像向公众提供或传达著作内容,包括使公众得于其各自选定之时间或地点,以上述方法接收著作内容。(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10款)
[4] 行话叫公开播送,指基于公众直接收听或收视为目的,以有线电、无线电或其他器材之广播系统传送讯息之方法,藉声音或影像,向公众传达著作内容(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第7款)。但市面上也已出现同时提供线性与非线性播放服务的业者。

原文刊登于:鸣人堂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超。现代化律师

超。现代化律师

执业律师。沙发马铃薯资历逾二十年,进而关心媒体及影视产业的沉疴痼疾,一脚踏入媒改的丛林。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九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