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九月 7th, 2017

世大运后,运动与政治还要在一起吗?/刘昌德

世大运「台湾英雄」夺金摘银,总统府主导举办盛大游行、总统接见给予感谢。半世纪前,红叶与金龙少棒队等「中华健儿」打败日本或美国队,国民党政府也是透过盛大游行、由蒋总统接见给予「殊荣」,加强了威权统治的合法性。在台湾经历民主化与两次政党轮替之后,运动仍然必须「为国争光」;除了名称因为执政者而改变之外,运动与政治的千丝万缕,好像还是五十年不变。

在世大运成功闭幕、及台湾英雄庆祝游行的激情后,该如何看待运动与政治的关系?我想先分享这次赛会中,无关「国族英雄」的个人观赛经验。

新庄棒球场的第五名之战,台湾对上俄罗斯。当晚有微风,是台北八月中难得的舒服夏夜,但球场观众不多,开打时一垒座位区大概坐不到四成。在世大运后期门票热卖的状况中,真看不出这是场「国球」的比赛。不只是因为棒球队的战绩太差,乡民在网路上对球员的专注力与态度也有很多中肯批评;甚至在这场压力不大的比赛中,还是看到球员单局出现两次守备失误。对期待选手「为国争光」的球迷来说,很难不咒骂。

但是,当天仍有上千球迷在这场不受瞩目的球赛中呐喊助威,享受比赛;在球赛结束后,台湾代表队照例在投手丘列队向球迷致意,俄罗斯队随后也上内野合影,球迷更不吝啬地给了非常热烈的欢呼。

 

这像是呼应英国经典畅销运动书《足球热》(Fever pitch)的一段文字,生动描述运动文化中「铁杆球迷」与「一日球迷」的差别:
……(一日球迷)不是那种当你在甲联排名十一,而且进不了任何杯赛的时候,会在3月跑来看你(兵工厂队)在温布敦比赛的人。他们为什么要?他们有许多其他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兵工厂……不能再有十七年的连续败北……不会再有在降级、在边缘摆荡这种事了。……我们(铁杆球迷)不怕死的赌徒忍受这些,我们之中至少有二万人会出现,无论你们有多糟(有时候你们真的非常非常糟)……
——Nick Hornby,1992(猫学步译,p.111)

 

除了这场棒球赛之外,我还去看了和平篮球馆第五到第八名的女篮赛。在美国与加拿大的拉锯战中,当现场数百名观众为场上互相反超的奋战表现惊呼与大力鼓掌时,同样能够感受到篮球迷们如何享受比赛,也能体验到在台湾生根的篮球文化。

无论是国家代表队的铁杆棒球迷,或是纯粹欣赏球技与拼劲的女篮观众,都是世大运场边的惊喜——台湾运动迷不一定需要国族英雄,就能享受运动参与所带来的愉悦,并真心给予运动员掌声(与有时候必要的嘘声)。

我们的运动员在世大运期间拼尽全力,让观众享受到运动参与及观赏的力与美。无论是否夺牌,运动员与观众完全值得这场集体认同的飨宴。不过,对于政治人物利用运动国族认同,在世大运赛事与游行活动的各种「沾光」言论与作法,运动迷该怎么看待?

最简单的犬儒主义,就是承认「体育归体育、政治归政治」的理想,从过去到现在都只是一句口号;运动被政治利用举世皆然,不需要大惊小怪。可是,因为如此,运动员牺牲奉献「为国争光」或「相忍为国」,就不断被政治人物合理化;因为如此,球迷与观众就不免以国族认同当作运动的最高目标,而只把「赢球」当作「国球」。

由于自然的集体认同,为国家代表队的胜利而欢呼呐喊是天经地义。但总把国族英雄摆在运动认同的第一位,就让运动成为政治人物的禁脔。如何解放运动员与观众的单纯热情,不再被政治人物利用?如果我们目前还无法跟前述足球文化深厚的英国相提并论,那么棒球迷「好想赢」的韩国也许可以给些启示。

20170907_光州棒球场

(光州棒球场现场)

举办上届世大运的光州,除了是民主运动「圣地」之外,职棒起亚虎队(前身海陀虎)也有辉煌战绩,受到当地市民极大支持。不过南韩职棒的开端,却充满了独裁者的算计:武装政变上台的全斗焕,1980年血腥镇压光州民主运动后,为了转移人民注意力,邀集数家大财团于1982年创办了南韩职棒。所以包括光州的职棒球队,一开始就是政治工具。

但运动并不照着政治剧本走。军事镇压下的光州人民没有集会自由,只能在职棒比赛时一起宣泄呐喊;虽然政府想借此转移人们对人权的关切,可是自主的市民也借由球赛凝聚在地认同,一方面促成当地的运动文化发展、另一方面也一定程度维系了在地的政治反抗。1987年包括光州的韩国各地再度爆发民主示威,本想透过隔年汉城奥运进一步巩固统治的独裁政权,因为西方国家与国际奥会的要求,不敢再度血腥镇压,反倒开启了韩国的民主化。

20170907_光州事件纪录照01(光州事件历史照)

各个国家、不同世代的政治人物,都想借由运动赛事获取政治利益,是把运动「工具化」的某种「一日球迷」。对政治人物来说,若能记取上述韩国经验,就该体认到,与其操弄运动国族主义,不如单纯地办好赛事、与改善制度来培养运动文化——像是如何落实刚三读通过的国体法中将各体育协会「民主化」的相关规定,就是比游行来说更重要的事情。

而对运动迷来说,虽然为国家队的拼斗与优秀表现而感动,是自然的运动认同「之一」,但不该是我们的「唯一」认同。这次世大运的观众,正展现了「国族认同」与「台湾/中华英雄」之外的运动文化。期望从此台湾的运动能与政治分家,改由运动员与多元的铁杆球迷一起成为主导者。

原文同步刊登在《鸣人堂》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刘 昌德
喜欢看运动赛事,关注社会运动。喜欢各种媒体资讯与娱乐,很害怕脸书。有时间运动与发呆,没时间写论文。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九 × =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