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六月 29th, 2017

中国民主正在失去一位重要领路人/罗世宏

20170629_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2010年,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因身陷牢狱,无法亲临致词,而于颁奖典礼现场留下一张空椅子画面。(汤森路透)

日昨(6月26日),辽宁监狱管理局突然发出公告:已系狱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被确诊为肝癌末期病人,并已获准保外就医…。 同一时间,网上流传一段10秒钟长的视频,刘晓波妻子刘霞在视频中哭诉:“不能动手术了,不能放疗,不能化疗。”

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令人沈痛的事实:刘晓波的癌细胞已转移至身体其他部位,几乎是到了命在旦夕的地步。令人悲痛的是,2009年被中共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并囚禁在辽宁锦州监狱的刘晓波,虽然早已下定决心“把牢底坐穿”,这次竟然不是因为被提前释放而健康地走出监狱,而是预知死亡纪事的悲凉晚景。

现年62岁的刘晓波,著书立说、并以实际行动投入争取中国民主与言论自由运动,为期长达30年。曾经多次系狱的他,最后一次是因为2008年发起“零八宪章”运动而再次成为“国家的敌人”。2010年,他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大陆境内人士,成为继反纳粹的人权运动者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之后唯一被关在监狱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与刘晓波相比,被希特勒打入大牢的冯·奥西茨基还算相对幸运些,因为隔年因病被释放的他还有机会亲自领受诺贝尔奖委员会派人到住所颁奖的殊荣,而刘晓波则不仅无法亲往挪威奥斯陆领奖,他的妻子也同样被禁止出境,无法代替他领取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现场的那把空椅子,也凝结成一记有力的控诉:中共政权的人权侵害纪录毫无底线,竟然做着和纳粹希特勒政权一样的可耻行径!

被监禁的刘晓波失去自由,而他的妻子刘霞在过去几年之间同样也遭到长期软禁,并在大陆当局的重重打压下饱受身心磨难。刘霞的胞弟刘晖在2013年被以“经济诈骗罪”获刑11年,嗣后以“保外就医”名义免除牢狱之灾,但刘霞也因此被大陆当局“绑架”和“封口”,无法对外分享有关刘晓波的狱中情况,否则胞弟随时可能被抓回监狱服刑。

换句话说,不仅人在狱中的刘晓波被切断了与外界联系的管道,做为家属的刘霞姊弟也同样无法自由行动,自由言说。中共当局这么做的用意很明显,阻断刘晓波和大陆人民的任何联系,压缩他的社会影响力,最终希望达到“埋葬”刘晓波的目的,避免他成为中国的曼德拉。不得不说,中共当局这种作法有一定的效果,导致许多大陆年轻人对刘晓波的牺牲和贡献所知有限,或是就算略有所知也避而不谈。

这让我想到几年前的一场亲身经历:在中国大陆的一场小型学术研讨会上,我曾听到一位研究生在论文发表时公开提到刘晓波的名字。我当时察觉现场气氛发生了诡异的变化,空气似乎立时变得凝重起来。现场负责主持与评论的一位教授耐心等这位研究生结束论文提报,婉转且善意地提醒有些人的名字不适合在公开场合说,以免给个人和会议主办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看得出来,那位研究生似乎不太服气这样的规训,脱口而出地回应表示:“我觉得呢,…学术讨论不应有任何禁区存在”。坦白说,我当时心里颇受感动,但也不禁为这位有血性与良知的青年学子暗暗担心。

相较于几年前,当前中国大陆的学术与言论自由环境明显已更加恶化,敢言的大学教授被停课、被开除,敢言的网民被删贴、被封号,敢言的律师被抓补、被判刑,完全辜负了刘晓波为此所付出的重大牺牲。在此一人权侵害案件层出不穷的肃杀气氛下,2009年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值得再次温习。他说:

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坚持不认罪、一贯拒绝中共当局以认罪交换流放海外等利诱条件的刘晓波,早就有“把牢底坐穿”的决绝意志,奈何老天无眼,竟然又为他安排了肝癌恶疾的考验!这两天,得知此一噩耗的大陆民间人士莫不搥胸顿足,无语问天,已经荆棘满布的中国民主道路,似乎又正在失去它的一位重要领路人!

许多人感到愤懑,被大陆当局强迫消失在公众视野已久的刘晓波,为何直到此刻才以如此令人震惊的噩耗重新唤起公众记忆?何以狱方未能及早发现并公布刘晓波的病况?其中是否有错误诊断、延误医疗的问题,把小病拖成大病,把可医治的病症拖成不治的绝症,甚至还可能有人为的成分?为什么在消息传出后,中共当局又刻意全面封锁网路传播和讨论相关讯息?

中国大陆知识份子和公民行动者已在网路上发起《紧急呼吁:还刘晓波彻底自由》的连署行动,公开对中国大陆政府提出四项严正要求如下:
1.    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先生,恢复他及其妻子刘霞与外界的正常联系;
2.    保障刘晓波先生自由选择就医方式、就医地点的自由;
3.    保障刘晓波先生亲人、朋友的探视、交流权利和外界的人道协助权利;
4.    如实公布刘晓波先生狱中身体健康记录,彻查导致刘晓波先生健康状况恶化的病因,追究导致刘晓波先生错过医治最佳时机的相关人员责任。
同一时间,华人民主书院也发起〈全球连署:释放刘晓波,停止迫害民主人士!〉,呼吁还刘晓波夫妇真正自由,并且停止迫害民主维权人士。我希望,每一位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花一分钟时间参与这项意义重大的连署行动,彰显台湾人对人权的庄严态度。

令人唏嘘的是,如果不是身患重症,刘晓波本可在三年后刑满出狱。中国大陆诗人殷龙龙在2010年曾为当时刚入狱的刘晓波写下一首题为〈留下奥波〉的诗,现在读来更添哀愁:

11年后
你一定要从牢里出来
哪怕只剩一条腿
我们抱着腿回家
重新给它装上身躯和大脑
重新捏胳膊
和灵活的手指
血管里干干净净
有风有雨
骨骼是由一个磷分子、九个愤怒组成
还有肌肉
能使纤维的祖国不再萎缩
还有性
敌人听见炮声就魂飞魄散
11年后
你一定要从牢里出来
哪怕只剩一缕衣衫
我们穿着它
继续走大路进窄门
祈求上帝
给那些野兽赎罪的空间
我们还要两只袖子
上下舞动
心永远是空的
永远盛实物还有它的虚妄
11年后
你要从牢里出来啊
哪怕只剩刘氏自由的精神
看不见摸不著
却在我们中间荡漾
叫一名老练的游击队员
尸骨埋在山岗
11年后
我将告诉我的孙子
把外面的风雪轰得远远
我们要接一个人,一个灵魂回家

接刘晓波回家,为刘晓波请命,理应是全世界的道义责任,而台湾不必也不应缺席。令人欣慰的是,陆委会已在第一时间展现了台湾应有的态度,公开呼吁中国大陆当局应尽速释放刘晓波,并再次呼吁陆方应妥善处理李明哲事件,保障李明哲及家属应有权益。笔者希望台湾政府能再进一步,主动提出包括医疗、人道与法律方面的协助意愿,并以此作谋求两岸凝聚共识与良性互动的基础,至少医疗协助并不涉及两岸政治意识形态分歧。尽管刘晓波目前的病情似乎很难令人乐观,也尽管大陆当局可能继续“已读不回”,但穷尽两岸之力,或许尚存回天有术的一线生机(况且台湾医界的肝脏移植手术已臻于世界一流水准),台湾不必也不能吝于伸出援手。至少,台湾应该展现出这样的态度。

原文刊登在 《上报》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罗 世宏

罗 世宏

伦敦政经学院媒体传播博士,现任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大陆社会转型与两岸传媒文化议题。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三 +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