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四, 六月 29th, 2017

中國民主正在失去一位重要領路人/羅世宏

20170629_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
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因身陷牢獄,無法親臨致詞,而於頒獎典禮現場留下一張空椅子畫面。(湯森路透)

日昨(6月26日),遼寧監獄管理局突然發出公告:已繫獄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博士被確診為肝癌末期病人,並已獲准保外就醫…。 同一時間,網上流傳一段10秒鐘長的視頻,劉曉波妻子劉霞在視頻中哭訴:「不能動手術了,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到目前為止,幾乎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一個令人沈痛的事實:劉曉波的癌細胞已轉移至身體其他部位,幾乎是到了命在旦夕的地步。令人悲痛的是,2009年被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1年並囚禁在遼寧錦州監獄的劉曉波,雖然早已下定決心「把牢底坐穿」,這次竟然不是因為被提前釋放而健康地走出監獄,而是預知死亡紀事的悲涼晚景。

現年62歲的劉曉波,著書立說、並以實際行動投入爭取中國民主與言論自由運動,為期長達30年。曾經多次繫獄的他,最後一次是因為2008年發起「零八憲章」運動而再次成為「國家的敵人」。2010年,他成為第一位獲得諾貝爾獎的中國大陸境內人士,成為繼反納粹的人權運動者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之後唯一被關在監獄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與劉曉波相比,被希特勒打入大牢的馮·奧西茨基還算相對幸運些,因為隔年因病被釋放的他還有機會親自領受諾貝爾獎委員會派人到住所頒獎的殊榮,而劉曉波則不僅無法親往挪威奧斯陸領獎,他的妻子也同樣被禁止出境,無法代替他領取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現場的那把空椅子,也凝結成一記有力的控訴:中共政權的人權侵害紀錄毫無底線,竟然做著和納粹希特勒政權一樣的可恥行徑!

被監禁的劉曉波失去自由,而他的妻子劉霞在過去幾年之間同樣也遭到長期軟禁,並在大陸當局的重重打壓下飽受身心磨難。劉霞的胞弟劉暉在2013年被以「經濟詐騙罪」獲刑11年,嗣後以「保外就醫」名義免除牢獄之災,但劉霞也因此被大陸當局「綁架」和「封口」,無法對外分享有關劉曉波的獄中情況,否則胞弟隨時可能被抓回監獄服刑。

換句話說,不僅人在獄中的劉曉波被切斷了與外界聯繫的管道,做為家屬的劉霞姊弟也同樣無法自由行動,自由言說。中共當局這麼做的用意很明顯,阻斷劉曉波和大陸人民的任何聯繫,壓縮他的社會影響力,最終希望達到「埋葬」劉曉波的目的,避免他成為中國的曼德拉。不得不說,中共當局這種作法有一定的效果,導致許多大陸年輕人對劉曉波的犧牲和貢獻所知有限,或是就算略有所知也避而不談。

這讓我想到幾年前的一場親身經歷:在中國大陸的一場小型學術研討會上,我曾聽到一位研究生在論文發表時公開提到劉曉波的名字。我當時察覺現場氣氛發生了詭異的變化,空氣似乎立時變得凝重起來。現場負責主持與評論的一位教授耐心等這位研究生結束論文提報,婉轉且善意地提醒有些人的名字不適合在公開場合說,以免給個人和會議主辦方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看得出來,那位研究生似乎不太服氣這樣的規訓,脫口而出地回應表示:「我覺得呢,…學術討論不應有任何禁區存在」。坦白說,我當時心裡頗受感動,但也不禁為這位有血性與良知的青年學子暗暗擔心。

相較於幾年前,當前中國大陸的學術與言論自由環境明顯已更加惡化,敢言的大學教授被停課、被開除,敢言的網民被刪貼、被封號,敢言的律師被抓補、被判刑,完全辜負了劉曉波為此所付出的重大犧牲。在此一人權侵害案件層出不窮的肅殺氣氛下,2009年劉曉波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值得再次溫習。他說: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在這裡,每一位國民的發言都會得到同等的善待;在這裡,不同的價值、思想、信仰、政見…既相互競爭又和平共處…每個國民都能毫無恐懼地發表政見,決不會因發表不同政見而遭受政治迫害;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堅持不認罪、一貫拒絕中共當局以認罪交換流放海外等利誘條件的劉曉波,早就有「把牢底坐穿」的決絕意志,奈何老天無眼,竟然又為他安排了肝癌惡疾的考驗!這兩天,得知此一噩耗的大陸民間人士莫不搥胸頓足,無語問天,已經荊棘滿佈的中國民主道路,似乎又正在失去它的一位重要領路人!

許多人感到憤懣,被大陸當局強迫消失在公眾視野已久的劉曉波,為何直到此刻才以如此令人震驚的噩耗重新喚起公眾記憶?何以獄方未能及早發現並公布劉曉波的病況?其中是否有錯誤診斷、延誤醫療的問題,把小病拖成大病,把可醫治的病症拖成不治的絕症,甚至還可能有人為的成分?為什麼在消息傳出後,中共當局又刻意全面封鎖網路傳播和討論相關訊息?

中國大陸知識份子和公民行動者已在網路上發起《緊急呼籲:還劉曉波徹底自由》的連署行動,公開對中國大陸政府提出四項嚴正要求如下:
1.    無條件釋放劉曉波先生,恢復他及其妻子劉霞與外界的正常聯繫;
2.    保障劉曉波先生自由選擇就醫方式、就醫地點的自由;
3.    保障劉曉波先生親人、朋友的探視、交流權利和外界的人道協助權利;
4.    如實公佈劉曉波先生獄中身體健康記錄,徹查導致劉曉波先生健康狀況惡化的病因,追究導致劉曉波先生錯過醫治最佳時機的相關人員責任。
同一時間,華人民主書院也發起〈全球連署:釋放劉曉波,停止迫害民主人士!〉,呼籲還劉曉波夫婦真正自由,並且停止迫害民主維權人士。我希望,每一位讀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花一分鐘時間參與這項意義重大的連署行動,彰顯台灣人對人權的莊嚴態度。

令人唏噓的是,如果不是身患重症,劉曉波本可在三年後刑滿出獄。中國大陸詩人殷龍龍在2010年曾為當時剛入獄的劉曉波寫下一首題為〈留下奧波〉的詩,現在讀來更添哀愁:

11年後
你一定要從牢裡出來
哪怕只剩一條腿
我們抱著腿回家
重新給它裝上身軀和大腦
重新捏胳膊
和靈活的手指
血管裡乾乾淨淨
有風有雨
骨骼是由一個磷分子、九個憤怒組成
還有肌肉
能使纖維的祖國不再萎縮
還有性
敵人聽見炮聲就魂飛魄散
11年後
你一定要從牢裡出來
哪怕只剩一縷衣衫
我們穿著它
繼續走大路進窄門
祈求上帝
給那些野獸贖罪的空間
我們還要兩隻袖子
上下舞動
心永遠是空的
永遠盛實物還有它的虛妄
11年後
你要從牢裡出來啊
哪怕只剩劉氏自由的精神
看不見摸不著
卻在我們中間蕩漾
叫一名老練的遊擊隊員
屍骨埋在山崗
11年後
我將告訴我的孫子
把外面的風雪轟得遠遠
我們要接一個人,一個靈魂回家

接劉曉波回家,為劉曉波請命,理應是全世界的道義責任,而台灣不必也不應缺席。令人欣慰的是,陸委會已在第一時間展現了台灣應有的態度,公開呼籲中國大陸當局應儘速釋放劉曉波,並再次呼籲陸方應妥善處理李明哲事件,保障李明哲及家屬應有權益。筆者希望台灣政府能再進一步,主動提出包括醫療、人道與法律方面的協助意願,並以此作謀求兩岸凝聚共識與良性互動的基礎,至少醫療協助並不涉及兩岸政治意識形態分歧。儘管劉曉波目前的病情似乎很難令人樂觀,也儘管大陸當局可能繼續「已讀不回」,但窮盡兩岸之力,或許尚存回天有術的一線生機(況且台灣醫界的肝臟移植手術已臻於世界一流水準),台灣不必也不能吝於伸出援手。至少,台灣應該展現出這樣的態度。

原文刊登在 《上報》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羅 世宏

羅 世宏

倫敦政經學院媒體傳播博士,現任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長期關注中國大陸社會轉型與兩岸傳媒文化議題。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七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