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一月 9th, 2018

我爱我的孩子,但我更爱钱/魏玓

这位爸爸你有没有搞错,这是什么荒唐的标题和观念!

欸,好像是有点荒唐,但我有我的道理。

让我从十多年前的往事说起。当时我在英国留学,对英国的电视印象深刻,看了不少精采节目。其中几乎每天早上都要看的是BBC播出的儿童节目Teletubbies,也就是台湾熟知的《天线宝宝》。

欸?这又是一件荒唐的事。你多大的人了还在看天线宝宝!这我没话说,是有点奇怪。

但我就是喜欢天线宝宝的简单。他们的世界只有好奇、天真、欢笑,和无止境的抱抱(big hug, big hug, big hug!),每天早上看了他们,我心里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暖暖的安定感,觉得世界真美好,然后就心情愉快地去图书馆工作。那时我就想,如果一个国家的电视可以提供这些让父母绝对安心的内容,那不仅仅是节省父母照护小孩的实际资源花费,对整个社会从成年人到学龄前小孩的心理健康都起到正面的作用。

回到台湾,结婚生子,我从我的小孩身上印证,天线宝宝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功能。

但是对台湾的父母和小孩来说,打开有线电视,既没那么容易看到好的内容,还得担心是不是看到不适当的内容,真是苦。那两个“老牌”的本土儿童频道,吸睛是吸睛,但用的永远都是穿着华丽衣裳的XX哥哥和YY姊姊唱唱跳跳那一招,更不用说无止境的广告和周边商品促销,真的有够烦!其他一堆来自美国的商业卡通频道,也同样让我不敢领教。

十多年过了,在台湾独占鳌头的有线电视平台已经开始走下坡,MOD平台兴起让市场开始出现竞争,近几年OTT平台的迅速窜升,整个影视接收环境剧烈变化。过程中,我兴奋地发现在台湾可以轻易看到BBC儿童频道CBeebies的节目。不只是天线宝宝,我和孩子们也喜爱上Sarah and Duck、The Numtums、Hey Duggee,这些节目各有特色、充满创意,不只有欢笑,还有很多教育意义;但不变的感受是:安心。给孩子们看这些内容,我很安心。

但要维持这个不变,还得有另一个不变:投资。从CBeebies(目标观众1-5岁,以及目标观众6-12岁的CBBC)2002年成立以来,所获预算虽然略有起伏,但都维持一定比例。以2013-14年度为例,在24亿英镑的电视预算中,两个儿少频道合计1亿4千1百万英镑,约占5.8%。

图片 1
2013/14年BBC电视预算分配图。资料来源:The Telegraph.

但即便BBC长期投资儿少节目制作并创造出举世知名的节目和品牌,晚近网路平台兴起所带来的短兵相接竞争,特别是Netflix和YouTube对年轻观众的吸引力,还是让英国人产生极高的忧患意识。就在不久前,英国文化部长Karen Bradley宣布从2019年起连续三年,英国政府将提拨6千万英镑补助国内的儿少节目制作和发行,强化英国儿少节目的品牌和品质竞争力。圈内评论者认为这是及时雨,因为在这个新兴的OTT接收时代,本土儿少节目的文化意义(跟社会认同密切相关)和经济意义(儿少节目也有极高的获利潜力),格外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补助措施的发动者,并非文化部,而是英国广电管制机关Ofcom(类如我国之NCC)。众所周知Ofcom以往较少直接针对媒体的内容制作做出指示,但在衡诸当前严峻的全球影视竞争态势之后,明确要求英国各个公共广电机构提高儿少节目制作预算;并针对CBBC和Cbeebies提出每年至少400小时和100小时新节目的低标。

何以英国广电部门如此强调持续的投资?正是因为他们体认到OTT的市场重要性愈来愈大,而OTT收视竞争关键无他:品牌和内容。持续投资并制作优质的内容,是建立品牌、创造稳定接收和影响力的唯一方法。影视内容产业的发展,光有投资是不够的,但没有投资却绝对无法成事,于今尤然。

当然,台湾的情况,光是把钱砸下去,也是不够的。资深儿少节目制作人李秀美在她的博士论文中曾经提到,台湾儿少节目的制作资源贫乏,而且许多资深主管完全没有投资的观念。她提到,在某次新闻局补助儿少节目制作的审查场合中,审查委员觉得申请者预算编列太高,要求应该提供节目“样带”,令她感到无力和悲观。要知道,一个好的儿童节目,道具、场景、服装都非常重要,这都需要先行投资,随着节目集数增加才能摊平成本,怎么可能在“样带”中完整呈现?她同时举出BBC的例子当做反证。BBC在1990年代跟《天线宝宝》制作团队签约,一签就是180集,才让他们有资金搭造大家所熟悉的绿色山坡场景。万一BBC也要求该制作公司先提供样带才要签约,那我们可能就从来也看不到天线宝宝了。

台湾应不应该好好投资我们的儿少节目制作?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情必然是困难的,但事在人为。况且,我们的儿少节目制作实力向来贫弱,从几乎是零的地方开始,任何成长都将是大跃进,而且OTT平台将提供一些成功机会。但这些机会不会存在太久,竞争形势山雨欲来。NCC、文化部、公共电视,乃至整个电视产业和观众,都必须动起来。

让我们好好投资台湾的儿少节目制作。这不仅是做为一个传播学者的呼吁,也是一位父亲的殷殷期盼。给台湾的孩子们,一个看到自己的《天线宝宝》的机会吧!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魏 玓
媒体改造学社、《共志》编辑委员会成员。最近研究关注的焦点是脸书的政治经济学、台湾新闻媒体的发展史,以及捷运和高铁的文化研究。写评论和做研究都有拖延的坏习惯,但前者通常字数过多,后者却是过少。目前任教于交通大学传播与科技学系,经常移动于台北新竹之间。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7 = 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