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十二月 8th, 2017

由戒严摆荡到商业:菲律宾广电媒体的荣景藏着民主机会/张春炎

走入位在马尼拉的戒严博物馆,仿佛进到时光之屋,撞见马可仕(Ferdinand Marcos)在戒严时期对于媒体大幅控制、对人民暴力压制的历史。回到现在,看着近年菲国广电产业的荣景,则不免有种从冷气房走到高温室外的头晕目眩。但只要沿着戒严后的媒体发展,就能更加了解,近年二十年来的各项经济数字所证明的,不只是菲律广电媒体产业的起飞。

20171208_菲律宾戒严博物馆
菲律宾戒严博物馆入口可以看见对独裁者马可仕的嘲讽,“不是英雄”的标志比其他勋章更加耀眼。(图:作者拍摄)

世界智慧财产权组织(WIPO)委托菲律宾研究团队,在2014年出版的一份报告指出,在各项文创产业中,以版权为主的核心产业(包括包括出版与文学、电影与录影、广播与电视、摄影、软体与资料库、视觉与绘画艺术、广告等),对于菲律宾GDP贡献,自1990年代以来,每年有高达12%的增长力道。若检视核心文创产业的劳动力附加价值,广播电视更是傲视其他产业,每年有10.74%的成长。

20171208_春炎表格
(作者制表)

在骚动的历史中起飞

事实上,1990年代的菲律宾广电产业就已经出现空前的成长。菲律宾传播学者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传播科技的革命性发展,市场自由化的媒体经营体制在菲律宾受到推动和保护,以及人民力量革命后恢复的民主空间,电讯传播开始去管制和全面自由化等因素。 在菲律宾,广播还是最大且兴盛的行业,高达85%的菲律宾人会听广播,收看电视的比例则有74%。在2006的统计之中,广播电台就有971个。

电视的部分,全菲律宾大概有100家电视台,其中有十二家位在大马尼拉,但整个广电产业却被两大媒体集团所垄断,分别是Lopez家族所拥有的ABS-CBN媒体集团,以及Gozon-Duavit-Jimenez家族所拥有的 GMA 媒体集团。

20171208_菲律宾两大媒体集团
菲律宾整个广电产业被两大媒体集团所垄断,分别是Lopez家族所拥有的ABS-CBN媒体集团,以及Gozon-Duavit-Jimenez家族所拥有的 GMA 媒体集团。(Rappler)

ABS-CBN是一家多角化经营的媒体集团,在电视和广播都有最高阅听市占率。借由卫星和有线频道,这家公司能够触及全国90%的阅听众。该公司也拥有录音带和制作公司、杂志出版、报业、电影制作和发行公司、唱片录制和发行,同时也是网路供应商;GMA 同样是经营各式媒体的大型媒体集团,阅听市占率排名第二,旗下各色公司经营有电影制作和发行,音乐录影带制作,FM 和 AM 广播电视台,以及各类媒体网站等。因此,菲律宾广播与电视产业起飞后的傲人经济贡献或收入,主要来自这两大家族企业集团。当然主要媒体商业利益,也由这两家所瓜分。

然而菲律宾广播与电视媒体会走向今日高度商业化,且是由两大家族企业所寡占,其实与马可仕有关。

任教于菲律宾大学(UP)的学者 Rene Guioguio 分析,菲律宾媒体发展可说是一种骚动历史的产物,反映出16世纪以来各个殖民政权轮番压制,和人民不同力度的反抗过程。但是有关广播与电视这个产业,则直接受独裁者马可仕的戒严统治影响。

菲律宾1924年开始发展广播业,1953年发展电视产业,1969年开始发展有线电视。在这段广电与有线电视的发展初期,媒体从来就不被视为是一种单纯经济产业;相反的,在民主社会来临之前,广电媒体始终是殖民者与独裁者的统治战场。

20171208_菲律宾戒严报导
马可仕宣布戒严,当时在菲律宾新闻受到大篇幅报导,随后新闻报导就受到高度控制。(图:作者拍摄)

尤其是在1972年到1986年这14年间的戒严时期,广播与电视产业全由马可仕亲信所掌控,影视产业的发展严重受政治压抑和阻碍。直到1986年,马可仕在人民力量革命之中遭到推翻。遭暗杀的反对党领袖艾奎诺的遗孀,柯拉蓉(Corazon Aquino)上台主政后,这才恢复了菲律宾的民主体制,而大众媒体自此才摆脱了政治力量的直接掌控。

从戒严控制到家族商业垄断:乐观仍在

解严后,原本由马可仕集团所拥有的媒体产业,立即被伺机而动的私人资本迅速抢进,自此菲律宾媒体开始全面走向商业化。现在菲律宾的媒体状况,等同是由 ABS-CBN与 GMA 媒体集团双头垄断(duopoly)。

有菲律宾传播学者估计,这两家大型广电媒体集团,在2000年就已经掌握了菲律宾90%的阅听率和商业媒体市场。 菲律宾没有公共广播制度,而国家电视的阅听市占率颇低。因此,跟其他国家所面临的商业化问题相仿,解严后一路偏向商业化的广播与电视市场,新闻呈现八卦和腥羶色等问题。此外,为了取得观众的收视率来赢得广告收益,能够吸引收视率的非新闻节目成为具优先性的节目类型。娱乐节目如地方制作的肥皂剧,以及从其他国家(尤其是南韩)进口的影集、游戏节目等等,都被视为是商业媒体经营的利器,如此也成功创造了大众市场,以及菲国商业媒体经济的荣景。但阅听众是否就无法透过大众媒体关注公共事务,是一个值得观察的点。

20171208_菲律宾影视产业受阻
1972年到1986年菲律宾14年间的戒严时期,广播与电视产业全由马可仕亲信所掌控,影视产业的发展严重受政治压抑和阻碍。(SunStar)

我在马尼拉访问时,仍看到了一些乐观的可能。面对解严后的菲律宾社会经济发展,人们普遍感到不满。面对商业化的媒体,人们也不会成愚民。因为他们可以随口跟你说:政府如何贪腐,所以才使得菲律宾有那么多街童和穷人。他们也可以清楚了解,票选出来的历任总统和他/她的政府如何贪污,才使得菲律宾的经济、社会福利和基础建设那么差劲。

菲律宾市井小民之所以能够随口谈起自己国家的不是和缺点,是因为在解严后的商业广播电视上,能够轻易看见有关政府的各种资讯揭露。媒体甚至采取更批判立场、监督政府。

根据菲律宾大学新闻系的Guioguio教授观察,人民力量革命推翻马可仕独裁戒严后,菲律宾商业媒体就存在一项特性,也就是为了维持阅听众的信任和收视,仍然要维持“跟人民站在一起”的立场。所以从解严走向家族商业垄断,人们虽然可以怀疑,政治力量可能与家族媒体企业合谋。或者如其他民主国家常出现的情况一样,政府能透过各种间接手法来对媒体施压,来阻碍人民知的权利(right to know)。

但菲律宾商业媒体的体质,高度仰赖人民的信赖,借此取得收视率、并赢得起飞的广告商业利益。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商业机制让人民力量平衡了政治力。这也为菲律宾人民取得了一些民主所需要的公共领域。

本文认为,这个宝贵的公共领域,或许体质不十分健全,却可以被视为是“人民力量革命后的续航力”。再更乐观点,相信起飞的商业媒体力量,能让菲律宾的民主不再轻易受到政治摆弄,不会再发生独裁、戒严。

因为,我以同样问题来问两种人:面对拥有八成民意支持度的杜特蒂总统,他多次公开宣扬戒严扩大,你觉得如何?不支持度特蒂、在戒严博物馆工作的导览员,挺出T-Shirt上头的字,笑说:“绝不再发生、绝不会忘记。”

这件T-Shirt正是抗议杜特蒂对棉兰老岛(mindanao)实施戒严,批判杜特蒂莫忘历史;另一位是深深支持杜特地的司机,他则笃定地说:“我相信杜特蒂不会,马尼拉人也不会轻易让他宣布戒严。”

20171208_戒严博物馆导览员
在戒严博物馆工作的导览员,身穿有“绝不再发生、绝不会忘记”彰显批判戒严、莫忘历史意涵的T-Shirt。(图: 作者拍摄)

参考资料
Brillon, Cherish Aileen (2015). From Local to Global: Philippine Broadcast Networks and the Filipino Diaspor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9: 2202–2220.

Francisco, Emma Cari˜no, Jose Rowell T. Corpuz, Christopher John P. Lao & Michael O. Timbang (2014). Updating the 2006 WIPO Study of the Economic Contribution of Copyright-Based Industries in the Philippines Using Methodologies Established by the 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

Guioguio, Rene (2015). An Overview of the Mass Media Situation in the Philippines.

原文同步刊登于《自由评论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张 春炎

张 春炎

助理教授 at 国立暨南国际大学 东南亚学系
学过文学、广告公关、新闻传播与社会学,目前最关心东南亚消费社群和传播问题,误打误撞进入东南亚研究的领域,任职国立暨南国际大学 东南亚学系,兼任东南亚研究中心组长。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四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