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十月 16th, 2017

嘻哈不是硬道理?!/陈志贤

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与好莱坞电影公司老板的性骚扰案有何共通点?

有一项媒体大多不愿意强调的相似处:都是白人男人犯的错。音乐会五十九位遇难者的血迹未干,检警才着手调查之际,USA Today的新闻报导就已经定调为凶手Stephen Paddock“孤狼”(lone wolf)式的个人偏差行为;明明是比佛利山日落大道由来已久的普遍潜规则,揭发性丑闻的纽约时报与跟进责骂的其他媒体与政商名流却似乎自缚手脚,只对Harvey Weinstein个人恶行落井下石。

相较于被视为破坏治安的少数族裔,其实美国社会历来发生过的大量枪杀事件绝大多数是出自白人男人之手,从科罗拉多州电影院十二人丧命的疯狂扫射到南卡罗莱纳州Charleston教堂九人血案,无不如此,但罪皆止于个人。挺身加入谴责性骚扰的女星们,如:Gwyneth Paltrow 与Angelina Jolie,回忆起年少电影事业刚起步时的遭遇,都坦承对公司高层滥用选角权力(casting couch abuse)以遂淫欲的企业文化敢怒不敢言,如今翻红的她们仍然避免直接挑战好莱坞的白种男人沙文霸权,想继续在影坛发展,她们深知个案处理是不得已的选择。

就事论事是好的,个人犯罪不随便衍生牵连相似身份团体是当代法学概论的常识,只是易地而处,倘若犯罪者不是白人男人时,媒体与舆论还会这般节制吗?美国总统川普对枪击惨案受害者家属慰问致哀,却未谴责白人,也未采取任何政策报复或预防拥枪自重的组织团体,完全不像之前因所谓的恐攻事件而大骂伊斯兰教,甚至禁止中东一些伊斯兰国家的人民入境美国。而希拉蕊与前总统欧巴马则小心地与辅选有功的Weinstein划清界限,仿佛对好莱坞性别歧视的传统毫不知情似地,仅表达有关个别劣行的震惊,不敢跨越雷池扩大批判范围,以免得罪向来是民主党金主与铁票的加州白老男人俱乐部。

美国线上新闻媒体Intercept直指白人男人享有不自觉的特权,主流社会与媒体可以批评个人,就是不会上纲至整个族群的检讨与反省。白人男人毋庸担心个别人物的行为会连累怪罪他们,非白人男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其中一篇报导访问几位少数族裔美国人对枪击案的看法,受访者不约而同表示,第一时间心理暗自祈祷凶手不要是少数族裔者,唯恐强化刻版印象,无端祸延同胞。这种惶恐心情,并非所有白人男人能体会。

20171016_白人黑人

 

相反地,白人男人群体不太会被怪罪,却很会自怜自艾,常妄想是被迫害的对象。极右派的Gavin McInnes在他的网路节目Get Off My Lawn中,大肆散布消息,宣称拉斯维加斯的枪击案是针对白人的种族屠杀,理由是:不憎恨白人,为何选择号称白人音乐的乡村歌曲演唱会发动攻击?即使警方很快便证实凶手是白人,行凶前曾打算找黑人饶舌歌手Chance the Rapper的场子开枪,都无碍于白人是受害者的讯息大量地于网路流窜转传。

不了白人男人特权的不限于美国南方与铁锈地带(the rust belt)的白人劳工,文化与传播产业的工作者可能也是为虎作伥的帮凶。最近多芬(Dove)沐浴乳于脸书推出一则三秒钟的广告GIF,一位黑人女性模特儿脱掉深色上衣,立即变身为穿着白上衣的白人女性,画面右下方一直出现的沐浴乳好像暗示可以将黑漂白,引发许多网友抗议与杯葛,多芬赶紧下架广告并公开道歉。一些网友不买单,一来多芬前科累累,已非初犯,二来多芬与广告公司内部把关审核机制对此浑然不觉,透露的不是技术失误,而是歧视性企业文化的根深柢固。

20171016_多芬广告

 

个人清洁卫生用品的广告一再重申,白是美与干净,而白人女人就是理想、值得被欲望的对象。百年前香皂广告文案直接质问黑人小孩:“你母亲怎不用这香皂帮你洗澡?”如此白目的广告于今犹存,妮维雅(Nivea)六年前因为换掉黑人头的“再文明你自己(Re-civilize yourself)”广告而遭骂翻,今年四月推出的体香剂广告又宣称“白即纯净(White is purity)”,赢得白人种族优越主义者欢欣认同,却挡不住一般消费者的反弹,最终开记者会道歉灭火。

时至今日的美国广告仍透露著族群纠葛的历史痕迹与当下的矛盾。事实上,美国最早的一则杂志广告即是开国国父之一的富兰克林为寻找逃跑的黑奴而刊登的。美国历史中有关白的争议一点也不美、不纯粹。1923年最高法院在“United States v. Bhagat Singh Thind”的判决中,否定了一位印度裔归化的美国人寻求被归类为高加索白人的申请,即使这位第一世界大战退役的军人拥有高加索血统,甚至司法认定属于“雅利安人(Aryan)”,仍然因不符合“一般人的理解(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mon man)”而败诉,可见种族上所谓的白人,掺杂许多政治判断与社会成见。

这些历史与论述建构出来的白人男人,在恐惧与挑拨的火焰冶炼下,他者化非我族类者,武断地塑造出一道道的认同边界。透过粗鲁偷懒的黑奴、好利邪恶的犹太人、工于心计的黄祸、不安于室的女人、与阴阳怪气的同性恋等等的对比,诞生了自认优秀却濒临消失的群体认同。在欧巴马首次当选总统的2008年,美国人口普查局预测白人将于2042年转为少数,而同样的趋势更可能提早在2023年十八岁以下的人口中出现。从他们眼中看来,多元文化的美国是渐趋下流、第三世界化的悲剧,政治正确的要求则是阻挠白人男人重振雄风的阴谋伎俩。

如果主张黑即是美的黑人民权运动与挥别第二性的妇女运动伤害了白人男人的尊严,嘻哈的兴起则是颠覆白人文化至上的转捩点。以往黑人音乐不管如何优异,大多必须迎合白人品味或假借如猫王之类的白人艺人翻唱改作,方能进入主流文化殿堂。但是嘻哈的内容与形式是非白人的,阿姆等白人嘻哈歌手不再以高姿态钦点改造异文化,反而以死心塌地的态度移植黑人的灵魂到他们白人的身体内。成为人口普查中少数族群的日子还没到来,不过白人已经逐渐让出流行文化的主导地位,越来越多白人学习或模仿黑人的酷,白人的腔调、姿势、外观已不是唯一的时髦指标,而是多元文化中混杂拼贴的重要素材之一。

所以在嘻哈的文化中见到多芬或妮维雅的广告显得异常讽刺,读到枪击案与性骚扰案的孤狼式报导也为其他群体株连九族式的新闻待遇感到不平。当阿姆唱着饶舌飙骂川普时,极右派的白人男人可能倾听,也可能转身沈浸于怀旧的乡村音乐。很显然的,单靠怒吼饶舌,麻醉风暴二的熊崽医师还是难以撼动白色巨塔,而一个国家有嘻哈,并不一定保证对多元文化的尊重与少数群体权利的保障。流行文化的霸权争夺固然是关键,枪杆子与董事会席次的掌握或许才是硬道理。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陈 志贤
钟情海泳,着迷于碧海蓝天下绝望的求生本能喜。爱阅读,流留在文字迷宫强做解人的自由想像。住过Bob Dylan刚出道吟唱的dinky town,Cohen brothers粉丝,Kevin Garnett永远的球迷。北部人喜欢南部的阳光,热带居民到处追寻北极熊的足迹。感谢新世代的刺激,目前正努力弥补年少夸下大志的落后进度。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7 = 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