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一月 19th, 2017

监督强人特朗普 新闻媒体责无旁贷/罗世宏

特朗普当选至今,全世界还未从惊恐中理清头绪,又已经为了弄清楚他葫芦里究竟卖什么膏药而忙得不可开交。

对内,他的执政团队塞满了退役将领、富豪和华尔街金融圈的政治素人,放话要法办或剥夺焚烧国旗抗议人士的美国国籍;对外,他主动公开台湾总统蔡英文致电的讯息,质疑美国政府数十年奉行的“一个中国”政策,并且摆出一副不惜与中国展开贸易战的姿态。

特朗普到底想干什么?他的任性和诳言,已让美国和全世界处在一股高度不确定的氛围当中。面对这位“非典型”总统,在共和党主导的参众两院和反智民粹主义高涨的民众情绪下,还有谁能够监督他?


特朗普展现出对中国展开贸易战的姿态(图源:VCG)

先从特朗普为何能够“意外”当选说起。哈佛大学甘乃迪学院一项名为《新闻业如何辜负了选民?》的最新研究报告发现,特朗普之所以能够当选,和美国主流新闻媒体的表现息息相关:一是主流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导”,二是主流新闻媒体的报导鲜少着墨于政策议题。

这项研究检视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日报》、《美国今日报》、三大电视网、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及福斯新闻台的选举新闻发现,主流媒体不仅以相当负面的方式报导特朗普,而且对希拉蕊的负面报导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特朗普相关新闻的负面报导比例高达56%,而希拉蕊相关新闻的负面报导比例更高达62%。

除了特朗普得到较多相对正面的报导之外,该研究的另一惊人发现是:特朗普获得的报导总量比希拉蕊多了15%,而且他的政策主张也更受到媒体关注;另一方面,媒体对希拉蕊丑闻的报导在数量上也超过对特朗普丑闻的报导,特别是有关希拉蕊“电邮门”丑闻及相关调查的新闻报导,在选前两周达到最高峰。

这项研究也发现,美国新闻界在报导上使劲批评希拉蕊的同时,特朗普却因大肆批评美国新闻界而获得媒体大幅报导。

这种长期以负面报导为基调的选举新闻,并无助于选民做出理性的选择。针对丑闻和个人特质的渲染报导,加上极度缺乏对候选人实质政策内涵的报导和分析,造成民众只能在“狂人”特朗普和“骗子”希拉蕊这两种刻板印象之间做出选择。经历这种负面报导长达一年半的狂轰烂炸,在原本已对菁英政治失去信任的美国中西部的白种劳工群体中间,自然而然滋生了一种“与其选骗子、不如选狂人”的庶民心理,特别是个性张扬排外、大打“让这个国家再度伟大”等爱国民粹主义诉求的特朗普,恰好对准了这些选民的胃口。

有上述这项铁证如山的研究结果,谁还能说美国主流媒体对这次总统大选没有影响?

同样地,另一项针对三大电视网晚间新闻的研究指出,特朗普光是2015年即获得全国电视晚间新闻合计达327分钟的报导,而希拉蕊却还达不到他的一半,只得到总计121分钟的报导,但其中有关电邮门的报导就占了88分钟!特朗普是最受青睐的媒体宠儿,也享受最多的造势曝光机会。《纽约时报》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特朗普获得的免费曝光和报导,若换算成美国三大电视网的广告费用,相当于20亿美元!

而从2015年特朗普宣布参选开始,到20167月获得共和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再到118号的投票日,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的夸张言论,以及耸人听闻的政策主张,也总是吸引了美国三大电视网、福斯新闻台和CNN的目光。

特朗普的竞选团队里,有主持极端右翼新闻网站(Breitbart)的巴农(Steve Bannon)负责散布对希拉蕊不利的假新闻,也有艾尔思(Roger Ailes)担任竞选宣传的操盘手,他曾经成功将尼克森送上总统宝座,也曾长年担任福斯新闻台的执行长。而特朗普虽是从未出任公职的政治素人,但他却是深谙美国媒体商业逻辑的老手,懂得善用任何在电视媒体上的曝光机会,更懂得设置新闻媒体大选新闻的议程。

当然,特朗普本人主持《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的真人秀娱乐节目长达11年之久,早已让美国民众习惯他的口无遮拦。无怪乎,特朗普的各种“政治不正确”,包括种族偏见、厌女情结和各种乖张和反智的言行,不仅创造了某种娱乐效果,也吸引新闻媒体大幅报导和批评,但最关键的是很多选民根本就不计较他的这些“缺点”,因为他一直以来在电视上的形象即是如此。

媒体的负面报导对“非典型政治人物”的特朗普毫无杀伤力,反而是强化选民心中原本就棱角分明的特朗普印象,甚至在渴望改变美国菁英政治的选民中间刮起了一股特朗普旋风。

相较之下,新闻界对希拉蕊的负面报导不仅总体上多于特朗普,而且选前两周达到高峰,对“典型政治人物”希拉蕊带来致命的打击,并导致最后才决定投票意向的隐性选民倒向了特朗普,让他成为这场选战的最后赢家。

无论在选前或选后,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特朗普丝毫不改他对新闻媒体的傲慢姿态。在选前,他经常跳过新闻媒体,选择以社交媒体推特直接放话;选后他不改这种作风,依旧在推特上点名批判《纽约时报》和CNN等媒体。他不仅拒绝配合白宫记者协会媒体随同采访的惯例,更在提名国务卿、国防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之后,突然宣布取消当选以来排定在1215日举行的首场记者会。

这不禁令人好奇,即将走马上任的特朗普与美国新闻之间的关系会好吗?

特朗普日前指责美国主流媒体制造假新闻(图源:新华社)

选前,他多次扬言修改诽谤相关法律、剑指批评他的新闻媒体和记者,选后虽然降低了调子,表达希望未来和纽约时报等媒体“好好相处”的意愿,但其实特朗普仍旧是依然故我,不改以攻击代替防御的媒体操控策略。除了继续用推特遥控媒体的报导之外,他更将手直接伸进了美国政府的对外宣传媒体。

日前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一项由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共和党籍主席罗伊斯(Ed Royce)主导修改的条款。根据这项新修正的条款,行之有年由两党共同组成的联邦独立机关“广播理事会”(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将告解散,未来改由总统直接任命执行长,负责统理包括“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在内的多个媒体。更重要的改变是,这些媒体未来将不限于对外宣传,而是可以合法地对美国民众传播讯息。

换句话说,不同于此前历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马上直接可以掌控兼具对内与对外传播功能、每年由政府资助高达8亿美元经费的丰沛媒体资源,也难怪他在选后不改向美国新闻界媒体叫板的强势作风!在这种情况底下,近年营运处于财务困窘状况的美国新闻界,将如何监督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朗普总统?

美国民主与新闻自由的前景确实有太多让人悲观的理由。所幸,《纽约时报》等较受人尊敬的媒体已在选后表明将“对权力开展问责,公正持平,坚定无畏”,而且向读者承诺它“会用一贯地公平、一贯地深入调查和一贯地独立,去报导新总统与他的团队。”选后至今,《纽约时报》的订户不减反增,增加了13万以上的新订户,这证明已有越来越多美国人相信,面对这个难以预测的特朗普总统,比过去更不能没有坚持追求真相与监督权力的优质媒体。

原文刊登在 多维TW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罗 世宏

罗 世宏

伦敦政经学院媒体传播博士,现任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大陆社会转型与两岸传媒文化议题。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8 × = 六十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