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四, 一月 19th, 2017

監督強人特朗普 新聞媒體責無旁貸/羅世宏

特朗普當選至今,全世界還未從驚恐中理清頭緒,又已經為了弄清楚他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膏藥而忙得不可開交。

對內,他的執政團隊塞滿了退役將領、富豪和華爾街金融圈的政治素人,放話要法辦或剝奪焚燒國旗抗議人士的美國國籍;對外,他主動公開台灣總統蔡英文致電的訊息,質疑美國政府數十年奉行的“一個中國”政策,並且擺出一副不惜與中國展開貿易戰的姿態。

特朗普到底想幹什麼?他的任性和誑言,已讓美國和全世界處在一股高度不確定的氛圍當中。面對這位“非典型”總統,在共和黨主導的參眾兩院和反智民粹主義高漲的民眾情緒下,還有誰能夠監督他?


特朗普展現出對中國展開貿易戰的姿態(圖源:VCG)

先從特朗普為何能夠“意外”當選說起。哈佛大學甘乃迪學院一項名為《新聞業如何辜負了選民?》的最新研究報告發現,特朗普之所以能夠當選,和美國主流新聞媒體的表現息息相關:一是主流新聞媒體“鋪天蓋地的負面報導”,二是主流新聞媒體的報導鮮少著墨於政策議題。

這項研究檢視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華爾街日報》、《美國今日報》、三大電視網、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及福斯新聞台的選舉新聞發現,主流媒體不僅以相當負面的方式報導特朗普,而且對希拉蕊的負面報導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特朗普相關新聞的負面報導比例高達56%,而希拉蕊相關新聞的負面報導比例更高達62%。

除了特朗普得到較多相對正面的報導之外,該研究的另一驚人發現是:特朗普獲得的報導總量比希拉蕊多了15%,而且他的政策主張也更受到媒體關注;另一方面,媒體對希拉蕊醜聞的報導在數量上也超過對特朗普醜聞的報導,特別是有關希拉蕊“電郵門”醜聞及相關調查的新聞報導,在選前兩周達到最高峰。

這項研究也發現,美國新聞界在報導上使勁批評希拉蕊的同時,特朗普卻因大肆批評美國新聞界而獲得媒體大幅報導。

這種長期以負面報導為基調的選舉新聞,並無助於選民做出理性的選擇。針對醜聞和個人特質的渲染報導,加上極度缺乏對候選人實質政策內涵的報導和分析,造成民眾只能在“狂人”特朗普和“騙子”希拉蕊這兩種刻板印象之間做出選擇。經曆這種負面報導長達一年半的狂轟爛炸,在原本已對菁英政治失去信任的美國中西部的白種勞工群體中間,自然而然滋生了一種“與其選騙子、不如選狂人”的庶民心理,特別是個性張揚排外、大打“讓這個國家再度偉大”等愛國民粹主義訴求的特朗普,恰好對准了這些選民的胃口。

有上述這項鐵證如山的研究結果,誰還能說美國主流媒體對這次總統大選沒有影響?

同樣地,另一項針對三大電視網晚間新聞的研究指出,特朗普光是2015年即獲得全國電視晚間新聞合計達327分鐘的報導,而希拉蕊卻還達不到他的一半,只得到總計121分鐘的報導,但其中有關電郵門的報導就占了88分鐘!特朗普是最受青睞的媒體寵兒,也享受最多的造勢曝光機會。《紐約時報》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特朗普獲得的免費曝光和報導,若換算成美國三大電視網的廣告費用,相當於20億美元!

而從2015年特朗普宣佈參選開始,到20167月獲得共和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再到118號的投票日,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的誇張言論,以及聳人聽聞的政策主張,也總是吸引了美國三大電視網、福斯新聞台和CNN的目光。

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裡,有主持極端右翼新聞網站(Breitbart)的巴農(Steve Bannon)負責散佈對希拉蕊不利的假新聞,也有艾爾思(Roger Ailes)擔任競選宣傳的操盤手,他曾經成功將尼克森送上總統寶座,也曾長年擔任福斯新聞台的執行長。而特朗普雖是從未出任公職的政治素人,但他卻是深諳美國媒體商業邏輯的老手,懂得善用任何在電視媒體上的曝光機會,更懂得設置新聞媒體大選新聞的議程。

當然,特朗普本人主持《誰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的真人秀娛樂節目長達11年之久,早已讓美國民眾習慣他的口無遮攔。無怪乎,特朗普的各種“政治不正確”,包括種族偏見、厭女情結和各種乖張和反智的言行,不僅創造了某種娛樂效果,也吸引新聞媒體大幅報導和批評,但最關鍵的是很多選民根本就不計較他的這些“缺點”,因為他一直以來在電視上的形象即是如此。

媒體的負面報導對“非典型政治人物”的特朗普毫無殺傷力,反而是強化選民心中原本就棱角分明的特朗普印象,甚至在渴望改變美國菁英政治的選民中間刮起了一股特朗普旋風。

相較之下,新聞界對希拉蕊的負面報導不僅總體上多於特朗普,而且選前兩周達到高峰,對“典型政治人物”希拉蕊帶來致命的打擊,並導致最後才決定投票意向的隱性選民倒向了特朗普,讓他成為這場選戰的最後贏家。

無論在選前或選後,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特朗普絲毫不改他對新聞媒體的傲慢姿態。在選前,他經常跳過新聞媒體,選擇以社交媒體推特直接放話;選後他不改這種作風,依舊在推特上點名批判《紐約時報》和CNN等媒體。他不僅拒絕配合白宮記者協會媒體隨同采訪的慣例,更在提名國務卿、國防部長和國家安全顧問之後,突然宣佈取消當選以來排定在1215日舉行的首場記者會。

這不禁令人好奇,即將走馬上任的特朗普與美國新聞之間的關係會好嗎?

特朗普日前指責美國主流媒體製造假新聞(圖源:新華社)

選前,他多次揚言修改誹謗相關法律、劍指批評他的新聞媒體和記者,選後雖然降低了調子,表達希望未來和紐約時報等媒體“好好相處”的意願,但其實特朗普仍舊是依然故我,不改以攻擊代替防禦的媒體操控策略。除了繼續用推特遙控媒體的報導之外,他更將手直接伸進了美國政府的對外宣傳媒體。

日前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其中包括一項由美國國會外交委員會共和黨籍主席羅伊斯(Ed Royce)主導修改的條款。根據這項新修正的條款,行之有年由兩黨共同組成的聯邦獨立機關“廣播理事會”(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將告解散,未來改由總統直接任命執行長,負責統理包括“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在內的多個媒體。更重要的改變是,這些媒體未來將不限於對外宣傳,而是可以合法地對美國民眾傳播訊息。

換句話說,不同于此前歷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馬上直接可以掌控兼具對內與對外傳播功能、每年由政府資助高達8億美元經費的豐沛媒體資源,也難怪他在選後不改向美國新聞界媒體叫板的強勢作風!在這種情況底下,近年營運處於財務困窘狀況的美國新聞界,將如何監督這個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朗普總統?

美國民主與新聞自由的前景確實有太多讓人悲觀的理由。所幸,《紐約時報》等較受人尊敬的媒體已在選後表明將“對權力開展問責,公正持平,堅定無畏”,而且向讀者承諾它“會用一貫地公平、一貫地深入調查和一貫地獨立,去報導新總統與他的團隊。”選後至今,《紐約時報》的訂戶不減反增,增加了13萬以上的新訂戶,這證明已有越來越多美國人相信,面對這個難以預測的特朗普總統,比過去更不能沒有堅持追求真相與監督權力的優質媒體。

原文刊登在 多維TW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羅 世宏

羅 世宏

倫敦政經學院媒體傳播博士,現任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長期關注中國大陸社會轉型與兩岸傳媒文化議題。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4 × = 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