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十二月 23rd, 2016

公广媒体南进现在完成式!政府新南进还在想未来式吗?

imag4773

  2016年中以后,新政府因为国际战略的改观,定义以对抗中国为基准(所谓否定过去共识),展开重新调整国际连结的网络,自此提出了「新南向」政策(有别于1997年李登辉总统时代的前政策)。总统与负责政策的政委,都强调这次新南向迥异于过去以经贸政策的体质,转而强化更多文化性的彼此了解,已达成更深入的合作实质。

 

  这样来说立意并不差,但是台湾都已经民主深化快16年了,难道都没有一些符合新的外交经贸文化作法,脱离列强核心,往区域整合的方向。其实不然,若论台湾公广媒体代表台湾影视文化南向一事,这个策略早就发生在第三度政党轮替之前了。而我们政经界如果普遍不知结合利用已有的台湾成就,这才是更大的问题。

 

  举例而言,201612月初奠基在新加坡的亚洲电视奖(The Asian Television Award),正式揭晓颁奖,其中公共电视的戏剧《一把青》连续获得五项大奖(演员、导演、编剧、配乐等),这番得奖基数也使台湾公视获得「亚洲年度最佳无线频道奖」。这是公共电视史无前例,在亚洲最受瞩目之一的电视盛会中获得如此佳绩,也呼应了台湾影视能力仍是有机会,带领台湾走入国际社会,同时得到国际产业标准的肯定。亚洲电视奖长年开放征案,括及国家51个国家,不仅囊括了东南亚的所有核心国家,同时也包含东北亚、中国蒙古、中亚诸国、南亚西亚、太平洋诸岛国,得奖与节庆的互相观摩了解,不但正中南向,同时扩散到四面八方的文化战略要地。这一个盛会让台湾遭逢同时创造出亮点火花,岂不是一个最活生的教材,述说什么是台湾影视界可以有的南向视野。

 

  但是今天缔造的成绩单,绝非一蹴可成,或是放烟火的速成知名度。亚洲社会的的肯定,也是台湾公视十五年参与亚洲电视奖与其节庆活动的互相了解所致。过去多年以来,公共电视的专业人员,灵活地出席亚洲电视节活动的各层次交流,不是只有电视节目参赛这种核心活动而已,举凡产业发展新视野论坛、技术测试、节目评审、提案选拔、行销版权等,都有公视人员的走过足迹。这说明了什么,其实东南亚社会是一个相当国际化的环境,他们早已经营造一个全观(holistic 的影视产业发展角度,一年一度的聚集盛会,其实就像一个五官齐备的社群,招聚来各有活力的产业炼结主力,借由展示、展演、论说、行销,激荡火花,共促有动力的未来展望。

 

  换句话说,台湾南进实在非一个新议题,政府想再经贸之外更促进文化上的互相了解,不就是一个全观的作法吗?这件事台湾公共传媒自2001年就开始思考,当局以电视产业为例,有一个全盘学习与输出的成功想法吗?台湾公广媒体不是一个很好得范例与政策工具,为此,政府有启动与现在公广对话吗?重新盘整我们应该有一个持续重返国际社会的策略与目标吗?

 

  至少,公广这个过去行动方案,能回答了近日来有些单位询问我们南进的经验。我认为南进就等于是一个重返国际社会的意义,没有例外。我们脱离国际社会已久,就要从断裂处开始。当年公共电视就锁定了亚太广播电视联盟(Asia-Pacific Broadcasting Union 作为重起的开始,从其中国际平台交流之规模,我们有效地理解到电视专业可以执行国际交流的各各层面。 1971年台湾退出了ABU,后来又自视甚高成立亚太电视会议,结果不了了知,这些都是错误的政策,今天政府不要再重蹈覆辙。

 

  过往虽然台湾在联合国会籍上的缺乏,阻挡了我们进入各种国际多边组织,但是1997年之后,拥有符合国际规管与全球公民社会规范的媒体建制,就是公共广电制度,随着在国内恒常生产节目,与执行电视业务促进社会发展的轴线,逐渐拉大我们的身量,触及到可执行国际交流的水平。公广前十年有三件事促进我们与东南亚国家的深化交流:

 

1. 以国际规范执行电视数位化:台湾2003年确认依据国际精神(DVB-T),指定公共电视执行数位化end-to-end的建制,同时搭配软体节目的设计,吸引马来西亚国家广播电视(Radio Television Malaysia 技术开发部门,来台观察与体验,从此形成两边互访的基础。

2. 以国有到公有的电视制度转型作民主深化:台湾在媒体民主化发展的平行线,意外呼应了联合国电子媒体发展行动计画的标的,让台湾公广集团形成转型案例的全球第一枪。2007年泰国也依据他们改革需求,派遣新公视 Thai PBS筹设人员来台观摩,并且对公民新闻(citizen journalism 作法积极观摩。

3. 加入媒体减灾人道措施研习全球化行动:台湾透过与ABU技术学习平台的交流,持续获得亚太区广电技术论坛上的参与认同。2011311日日本东北大地震之后,凝聚亚太区对于防灾广播体系的建构需求,日本与印尼联手聚合灾难经验提振防灾布建,台湾得此两方信任下,参加雅加达举办之第一届媒体防灾高峰会,与公共广电RRITVRI、与印尼国立大学媒体学者建立广泛交流。

 

  这三件非预期发生的大事,却能在年年延续与ABU发展正式与非正式关系网络中,产生共同意义。另一方面,台湾公视的雇员代表组织—企业工会,自2013年起积极加入国际工会网络组织(UNI 亚太分会的媒体娱乐艺术分部(Apro MEI),成为会员后,更与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等公共媒体产业工会结盟,借由教育训练方式,与东南亚专业人士建立友谊与想法经验上的交流。2015年底东南亚国协的经济共同体(ASEAN Community 成立后,UNI 亚太区更成功地营造对话,透过东南亚国协公务人员工会联合组织,将专业劳动(包含媒体人士) 规范与人权规章,纳入市场秩序上的考量(扩大正职的聘雇),这个进展对话,对于台湾公共广电从业人士对未来海外市场开拓与结盟,很有参考价值。

 

  综结来论,台湾影视文化输出到东南亚,仍然是一个硬市场,但是随着《一把青》这次夺得该区大奖之后,将是一个指标,揭示以其有国际标准产制内容的认证,是否取得新行销利基于此一领域,是很有意义的考察议题。但是更不能否认的是,公共广电媒体在多年来幕后的交流经营,已经打开我们对这一区域的专业文化、技术应用、社会服务需求、市场劳动规范、广电法制等论题上视野,而未来台湾对于广电制度与影视文化知识上,至少不再凡事称欧美为师,而可以务实地对照真实亚洲的写照,找出我们应有的定位。

 

  回溯公视当年的行动,正式被官方认定,记载于200652日一次新闻局召开的《推动台湾我国成为ABU组织会员的专案会议》。本文希望,无论评价为何,新南向政策既然开动,凝聚国家资源对外行动,就应当本于行政延续与一致立场,集结公部门各层次资源,以收聚合行动后的综效。这样,政府对于公共媒体已经打造的东南亚同业交流基础与创造的认识口碑,是否应该以一个更积极的立场,来支持与协助推广经验与推动下阶段行动,才是一个有公益、有效益的作法?诚挚建议,希望美好连结持续延伸,扎根开花缔果。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程 宗明

程 宗明

研究员 at 财团法人公共电视文化事业基金会
从高教毕业进入媒体工作,我一直在追寻返回现代化的传媒建构,相应国际趋势的变与不变;我常说自己的工作内涵:以国际知识网络助公传媒研发政策拟定、串连公共利益为核心之广电开发伙伴关系、提供教育训练资讯与建置资料库、促进公传媒之产学交流、协助公共电视董事会与企业之合作发展与监督、推动台湾以广电产业发展实绩走入国际社会;这些说起来振振有词,但是今世代是否还能被感动?这是别人对我的疑惑年代,也是我的不惑年代。台湾还有机会吗?我在找答案。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四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