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週一, 七月 30th, 2018

《超人特攻隊2》超越《超人特攻隊》/魏玓

【本文微雷】

 

皮克斯/迪士尼動畫電影《超人特攻隊2》今年暑假上映以來,已在美國與各地創造票房佳績,大幅超越十四年前上映的《超人特攻隊》第一集。根據統計,《超特1》全球累計票房6億3千萬美金,但《超特2》上映才一個月就已經衝破8億6千萬美金(數字統計至7月19日)。

我一直認為《超特1》是皮克斯所有動畫電影中(含被迪士尼併購的前、後時期)最被低估的作品。英國《衛報》的當家影評人Peter Bradshaw在今年初曾經撰文排比皮克斯歷年動畫,就將《超特1》列為他心目中的第一(第二是《玩具總動員》2),實是深得我心也。

 

這麼說,從票房表現,以及近日來媒體上各種讚譽看來,《超特2》應該是要比《超特1》更傑出才對囉?

 

嗯,我不贊成。

 


《超人特攻隊2》中文版預告。
影片/取自迪士尼影業

真的有「女力爆發」?

首先來談一下各界讚賞的「女力爆發」。《超特2》的劇情主軸讓超人家庭分工改變,彈力女超人(巴荷莉)在外打擊壞蛋,超能先生(巴鮑伯)則留在家裡照顧三個孩子,情節就從此展開。沒錯,在近年好萊塢「Me Too」風潮席捲之下,讓女性主導的安排再「正確」不過,但是老實說,這一點都不特別,也絕非創新。

 

應該說,主流商業電影以女性英雄為主角,同時成為劇情推動主軸的設計,已經流行一陣子了:從《惡靈古堡》系列(2002年起)、《決戰異世界》系列(2003年起),到《露西》(2014)和《神力女超人》(2017),甚至連暢銷電視影集《冰與火之歌》也是如此,可說不勝枚舉(至於裡面的性/別內涵和意義,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嚴格來說,儘管好萊塢向來以男性掛帥的英雄電影居多,但在1960年代女性主義興起的逐步影響下,也絕非沒有強調「女力」的賣座作品。把範圍限縮到科幻/動作類型,早在1979年由Sigourney Weaver主演的《異形》,就已經開創先河了。

1979年由Sigourney Weaver主演的《異形》為「女力」賣座作品。
圖片/取自IMDb

更何況,要是深究起來,表面上以巴荷莉為主的劇情設定,其實既沒有多大程度上表達出一位母親的內心掙扎與不滿,或是身為一名女性超人有別於男性超人的獨特性(她其實跟她老公差不多,出任務時也是有些魯莽衝動,成為鎂光燈矚目焦點之後,也不免得意忘形);也沒有開發或展現出(沒有老公遮掩光芒之後應該可以展現的)更厲害的超能力。至於巴荷莉和片中另一個關鍵女性伊芙琳之間(在還沒弄清真相之前)的「姊妹」對話,也讓我覺得有些矯情,算是敗筆之一。

 

另一方面,父代母職所可能發生的各種矛盾、災難、感動和笑料,更可以說已經是好萊塢電影中的老哏了:沒辦法處理嬰兒的生活起居、搞不懂小孩學校給的功課、對於青春期兒女煩惱的不知所措和愈幫愈忙等,不都是很常見的劇情嗎?有什麼新鮮可言?況且,超能先生不出門打壞蛋,留在家裡努力當個好爸爸的安排,其實反而讓他討喜許多。

超能先生不出門打壞蛋,留在家裡努力當個好爸爸的安排,其實反而讓他討喜許多。
圖片/取自IMDb

老派的電視機催眠

遵循老哏不見得一定是壞事,這個我稍後會回來再說。我這邊想要補充的是《超特2》的另一個老派堅持(或是導演Brad Bird的懷舊品味?)。《超特》的時代背景雖未被明言,但從角色造型和場景看來很像是1960、70年代(特別可以注意兩部電影最後跑工作人員名單時的背景動畫,就是當時的美國漫畫風格),《超特2》在時間上完全沒有躍進推移,直接接著第一集的結尾來開場。而這次有一個關鍵元素證明了時代背景,那就是電影前半段的壞蛋「螢幕魔人」(Screenslaver),是透過控制無線電視訊號來催眠看電視的人。

 

《超特2》裡出現一干行人在路上圍觀電視機看新聞的橋段。
圖片/取自IMDb

 

這個設定,真的非常老派。這個陰謀手段要能夠發生,必須是在電視機技術和傳播發展的高峰初期,「大眾」都還相當依賴電視機的時代(《超特2》裡還出現一干行人在路上圍觀電視機看新聞的橋段)。雖然說,要這樣設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當今這個網路時代,尤其是相對於兩部電影中的那些超厲害飛行器,和衣夫人設計的高科技超人服,「用電視機來作惡」,理解起來,還真有點不大對勁。

 

其實,電視機(和錄影影像)的惡魔力量,一直是美國為首的西方新聞傳播領域的核心恐懼。現實上,1960年代起,從政府到學界,研究電視機對觀眾造成不良心智影響的研究報告可謂汗牛充棟。電視電影創作中,也不乏利用電視訊號作怪的故事。《超特2》的情節立刻讓我聯想到類似主題的經典電影,加拿大導演David Cronenberg 1983年的《錄影帶殺人案》(Videodrome)。不過,相對於《錄影帶殺人案》,《超特2》對於電視和錄影影像的社會作用這個議題,當然是談不上什麼探討了。

David Cronenberg 1983年的《錄影帶殺人案》(Videodrome)畫面截圖,感覺很像《超特2》中的螢幕魔人形象。

第一集完勝?

說了這麼多,我的意思是,《超特2》真的不好看?不,相反的,其實我覺得很好看,只是覺得不需要給它那麼多冠冕堂皇的帽子,因為它真的沒有那些行銷名詞說的那麼厲害。

 

它的厲害之處不在有多創新,而在「守舊」──它很妥當地把觀眾們會喜歡的老哏都安排在一個簡單通俗的故事架構裡。它其實並沒有拋出什麼多另類的性別思維,反而是再次擁護了固有家庭價值。當然,作為一部以大眾市場(尤其是包含兒童觀眾)為對象的動畫電影,說要深入探討母職/父職、性別、或是電視科技等等議題,未免也太沈重了。

 

看完,很開心,也滿足,這樣就好,別刻意說什麼女力啦、翻轉啦、進步啦。套用衣夫人在片中對超能先生說的話:「當父母親不容易,只要做得妥當,就已經是超級英雄啦!」我們也可以說,「拍一部劇情討喜的通俗電影不容易,只要做得妥當,就已經是完成任務啦!」


我們可以說,「拍一部劇情討喜的通俗電影不容易,只要做得妥當,就已經是完成任務啦!」
圖片/取自IMDb

當然,《超特2》作為一部動畫,還有其他厲害之處。例如,角色設定就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部份。主角中除了超能先生和酷冰俠比較無聊之外,巴家的其他超能者,以及衣夫人、瑞克等配角都非常有意思。只不過,巴小倩和巴小飛的超能力展現,以及從他們的超能力所能發展出來的精采事件,都已經在第一集出現過了(尤其巴小飛參加賽跑只能得第二的橋段實在是太天才了!)。

 

甚至要說女力,其實《超特1》的開頭,彈力女超人就已經說過,她才不同意靠男人來拯救世界;而事實上,超能先生太過自負陷入危險,彈力女超人趕來拯救的故事,我覺得還比《超特2》更能夠彰顯女力。不僅如此,《超特2》最後揭露的陰謀真相,讓性別角色的意義又更曖昧模糊(這個部分我就不雷了)。


《超特2》唯一超越《超特1》之處,就是巴小傑。
圖片/取自IMDb

《超特2》唯一超越《超特1》之處,就是巴小傑。在第一集中對其超能力只有極少暗示,他才是第二集真正爆發的角色,也是最重要支柱(當然也是未來的《超特3》的最主要誘餌)。相信他的每一項超能力展現,都讓觀眾看得開心不已。只不過,就像他的姐姐和哥哥,之後我們對他表現的驚喜程度,只會降低了。

 

最後,還得提一個數字。《超特1》的預算估計是9千2百萬美金,《超特2》則高達2億美金!用不到一半的預算就有那麼多創新,還是《超特1》值得吧。


用不到《超特2》一半的預算就有那麼多創新,還是《超特1》值得吧。
圖片/取自IMDb

本文同步刊載於《共誌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魏 玓
媒體改造學社、《共誌》編輯委員會成員。最近研究關注的焦點是臉書的政治經濟學、台灣新聞媒體的發展史,以及捷運和高鐵的文化研究。寫評論和做研究都有拖延的壞習慣,但前者通常字數過多,後者卻是過少。目前任教於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經常移動於臺北新竹之間。

留言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5 =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