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七月 30th, 2018

《超人特攻队2》超越《超人特攻队》/魏玓

【本文微雷】

 

皮克斯/迪士尼动画电影《超人特攻队2》今年暑假上映以来,已在美国与各地创造票房佳绩,大幅超越十四年前上映的《超人特攻队》第一集。根据统计,《超特1》全球累计票房6亿3千万美金,但《超特2》上映才一个月就已经冲破8亿6千万美金(数字统计至7月19日)。

我一直认为《超特1》是皮克斯所有动画电影中(含被迪士尼并购的前、后时期)最被低估的作品。英国《卫报》的当家影评人Peter Bradshaw在今年初曾经撰文排比皮克斯历年动画,就将《超特1》列为他心目中的第一(第二是《玩具总动员》2),实是深得我心也。

 

这么说,从票房表现,以及近日来媒体上各种赞誉看来,《超特2》应该是要比《超特1》更杰出才对囉?

 

嗯,我不赞成。

 


《超人特攻队2》中文版预告。
影片/取自迪士尼影业

真的有“女力爆发”?

首先来谈一下各界赞赏的“女力爆发”。《超特2》的剧情主轴让超人家庭分工改变,弹力女超人(巴荷莉)在外打击坏蛋,超能先生(巴鲍伯)则留在家里照顾三个孩子,情节就从此展开。没错,在近年好莱坞“Me Too”风潮席卷之下,让女性主导的安排再“正确”不过,但是老实说,这一点都不特别,也绝非创新。

 

应该说,主流商业电影以女性英雄为主角,同时成为剧情推动主轴的设计,已经流行一阵子了:从《恶灵古堡》系列(2002年起)、《决战异世界》系列(2003年起),到《露西》(2014)和《神力女超人》(2017),甚至连畅销电视影集《冰与火之歌》也是如此,可说不胜枚举(至于里面的性/别内涵和意义,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严格来说,尽管好莱坞向来以男性挂帅的英雄电影居多,但在1960年代女性主义兴起的逐步影响下,也绝非没有强调“女力”的卖座作品。把范围限缩到科幻/动作类型,早在1979年由Sigourney Weaver主演的《异形》,就已经开创先河了。

1979年由Sigourney Weaver主演的《异形》为“女力”卖座作品。
图片/取自IMDb

更何况,要是深究起来,表面上以巴荷莉为主的剧情设定,其实既没有多大程度上表达出一位母亲的内心挣扎与不满,或是身为一名女性超人有别于男性超人的独特性(她其实跟她老公差不多,出任务时也是有些鲁莽冲动,成为镁光灯瞩目焦点之后,也不免得意忘形);也没有开发或展现出(没有老公遮掩光芒之后应该可以展现的)更厉害的超能力。至于巴荷莉和片中另一个关键女性伊芙琳之间(在还没弄清真相之前)的“姊妹”对话,也让我觉得有些矫情,算是败笔之一。

 

另一方面,父代母职所可能发生的各种矛盾、灾难、感动和笑料,更可以说已经是好莱坞电影中的老哏了:没办法处理婴儿的生活起居、搞不懂小孩学校给的功课、对于青春期儿女烦恼的不知所措和愈帮愈忙等,不都是很常见的剧情吗?有什么新鲜可言?况且,超能先生不出门打坏蛋,留在家里努力当个好爸爸的安排,其实反而让他讨喜许多。

超能先生不出门打坏蛋,留在家里努力当个好爸爸的安排,其实反而让他讨喜许多。
图片/取自IMDb

老派的电视机催眠

遵循老哏不见得一定是坏事,这个我稍后会回来再说。我这边想要补充的是《超特2》的另一个老派坚持(或是导演Brad Bird的怀旧品味?)。《超特》的时代背景虽未被明言,但从角色造型和场景看来很像是1960、70年代(特别可以注意两部电影最后跑工作人员名单时的背景动画,就是当时的美国漫画风格),《超特2》在时间上完全没有跃进推移,直接接着第一集的结尾来开场。而这次有一个关键元素证明了时代背景,那就是电影前半段的坏蛋“萤幕魔人”(Screenslaver),是透过控制无线电视讯号来催眠看电视的人。

 

《超特2》里出现一干行人在路上围观电视机看新闻的桥段。
图片/取自IMDb

 

这个设定,真的非常老派。这个阴谋手段要能够发生,必须是在电视机技术和传播发展的高峰初期,“大众”都还相当依赖电视机的时代(《超特2》里还出现一干行人在路上围观电视机看新闻的桥段)。虽然说,要这样设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当今这个网路时代,尤其是相对于两部电影中的那些超厉害飞行器,和衣夫人设计的高科技超人服,“用电视机来作恶”,理解起来,还真有点不大对劲。

 

其实,电视机(和录影影像)的恶魔力量,一直是美国为首的西方新闻传播领域的核心恐惧。现实上,1960年代起,从政府到学界,研究电视机对观众造成不良心智影响的研究报告可谓汗牛充栋。电视电影创作中,也不乏利用电视讯号作怪的故事。《超特2》的情节立刻让我联想到类似主题的经典电影,加拿大导演David Cronenberg 1983年的《录影带杀人案》(Videodrome)。不过,相对于《录影带杀人案》,《超特2》对于电视和录影影像的社会作用这个议题,当然是谈不上什么探讨了。

David Cronenberg 1983年的《录影带杀人案》(Videodrome)画面截图,感觉很像《超特2》中的萤幕魔人形象。

第一集完胜?

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是,《超特2》真的不好看?不,相反的,其实我觉得很好看,只是觉得不需要给它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帽子,因为它真的没有那些行销名词说的那么厉害。

 

它的厉害之处不在有多创新,而在“守旧”──它很妥当地把观众们会喜欢的老哏都安排在一个简单通俗的故事架构里。它其实并没有抛出什么多另类的性别思维,反而是再次拥护了固有家庭价值。当然,作为一部以大众市场(尤其是包含儿童观众)为对象的动画电影,说要深入探讨母职/父职、性别、或是电视科技等等议题,未免也太沈重了。

 

看完,很开心,也满足,这样就好,别刻意说什么女力啦、翻转啦、进步啦。套用衣夫人在片中对超能先生说的话:“当父母亲不容易,只要做得妥当,就已经是超级英雄啦!”我们也可以说,“拍一部剧情讨喜的通俗电影不容易,只要做得妥当,就已经是完成任务啦!”


我们可以说,“拍一部剧情讨喜的通俗电影不容易,只要做得妥当,就已经是完成任务啦!”
图片/取自IMDb

当然,《超特2》作为一部动画,还有其他厉害之处。例如,角色设定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部份。主角中除了超能先生和酷冰侠比较无聊之外,巴家的其他超能者,以及衣夫人、瑞克等配角都非常有意思。只不过,巴小倩和巴小飞的超能力展现,以及从他们的超能力所能发展出来的精采事件,都已经在第一集出现过了(尤其巴小飞参加赛跑只能得第二的桥段实在是太天才了!)。

 

甚至要说女力,其实《超特1》的开头,弹力女超人就已经说过,她才不同意靠男人来拯救世界;而事实上,超能先生太过自负陷入危险,弹力女超人赶来拯救的故事,我觉得还比《超特2》更能够彰显女力。不仅如此,《超特2》最后揭露的阴谋真相,让性别角色的意义又更暧昧模糊(这个部分我就不雷了)。


《超特2》唯一超越《超特1》之处,就是巴小杰。
图片/取自IMDb

《超特2》唯一超越《超特1》之处,就是巴小杰。在第一集中对其超能力只有极少暗示,他才是第二集真正爆发的角色,也是最重要支柱(当然也是未来的《超特3》的最主要诱饵)。相信他的每一项超能力展现,都让观众看得开心不已。只不过,就像他的姐姐和哥哥,之后我们对他表现的惊喜程度,只会降低了。

 

最后,还得提一个数字。《超特1》的预算估计是9千2百万美金,《超特2》则高达2亿美金!用不到一半的预算就有那么多创新,还是《超特1》值得吧。


用不到《超特2》一半的预算就有那么多创新,还是《超特1》值得吧。
图片/取自IMDb

本文同步刊载于《共志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魏 玓
媒体改造学社、《共志》编辑委员会成员。最近研究关注的焦点是脸书的政治经济学、台湾新闻媒体的发展史,以及捷运和高铁的文化研究。写评论和做研究都有拖延的坏习惯,但前者通常字数过多,后者却是过少。目前任教于交通大学传播与科技学系,经常移动于台北新竹之间。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三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