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三, 九月 27th, 2017

《辐射围城》的启示/郭力昕

辐射围城_剧照

由“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绿盟)策划的反核影展“核电影”,今年举办了第三届。这个台湾和亚洲唯一以核能、能源与环境议题为核心的主题影展,这次提供了更丰富的影片,并且从核电议题的作品,扩展到对能源正义的关切,包括核电争议、核灾效应、气候变迁与空污、能源开发、环境权与人权,以及核武问题。“绿盟”的反核运动,也通过“核影展”的题材,宣示了一种对生存、环境、能源与人类文明的整体思考和探讨,领导著台湾在相关议题上认识与行动的方向,殊为可敬。

此次影展里的子题之一是关于核武题材的“与核共武”单元,我选择介绍由美国影像工作者Samira Goetschel在2016年制作与导演的纪录片《辐射围城》(City 40)。这是一部令人不寒而栗的影片,它通过影像档案与隐藏摄影的方式,呈现了前苏联在二战结束后随即建造的第一座生产核武所需之钸元素的秘密工厂Mayak,与连结着它的封闭城市Ozersk,并揭露从前苏联到目前的俄罗斯,如何一种另类“一九八四”的概念,控制这个封闭城市里的居民。

不会在地图上出现的封闭城市

city40_10

所谓“封闭城市”(closed cities),是指不会在地图上出现、外人也无法进入的地方。根据此作片尾的资讯,在1990年代解体之前的苏联,曾有28个这样的城市;美国过去也有4个,而今日美国内华达州仍有一个水银市(Mercury, Nevada)为此类城市。在二战后期美苏竞相开始发展核武时,史达林下令在距莫斯科1800公里的南乌拉尔地区,秘密建造第一座核电厂,以及储存钸和铀的Mayak;而Ozersk即是以它为中心、当时即有十万人口的“看不见的城市”。在Ozersk处于高度监管、不能曝光的年代,这个城市被人称之为City 40。

在City 40里的居民基本上都是与Mayak相关的工作者,无论核子物理/化工专家,或者处理核废料的工人。他们早年被强拉到这个地方为国家工作,后代在这里出生长大,永不离开。城里的物资充足衣食无虞生活安逸,拥有各种舒适安全的休闲娱乐设施与文教、医疗服务,使俄罗斯其他地区的人远不能及,或根本无法想像。但交换条件是,这里的居民终其一生不能说出自己住在哪里、做什么工作,只能说自己来自附近的Chelyabinsk城,并且需要申请特别许可才能出城。其他地方的人则不能进入,没有铁路或长途巴士可抵达此地,它与外界是一个单向的关系。

在早期的Mayak,不想为核能工厂工作的人就会被抓进监狱处决,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国家秘密,必须灭口。每一个在Mayak工作的人,都有一个跟监者,监控着他们的言行与思想,确保他们忠于国家机密,最后内化这一套信念。在Ozersk的居民不准与亲人通信联系,城里各处和住宅区布满监视器与窃听设备,居民早已被规训而对陌生人保持警觉与距离。他们已习惯于被豢养在这种物资条件优渥的舒适生活里,不想也离不开这个状态了。

city40_12

 

揭露被官方长期掩盖的事实

影片中的主要人物是一位替城里受辐射污染而生病、死亡的居民跟政府打官司的人权律师库洁波娃。这位有四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对记录者说,“沉默是他们[此地居民]为了换取更好生活而付给政府的佣金。他们创造了自己的意识型态:‘我们是世界的救世主,是核能安全盾牌的创造者’,这种意识型态至今仍绑着他们。”这位勇敢的律师当然被政府视为眼中钉,后来被控告从事工业间谍活动以及密谋反对俄罗斯核能工业,幸而能在2015年底和她的四个孩子逃离俄国,在法国得到政治庇护。

这组记录团队很有办法,能够找到Ozersk城里愿意挺身发言的几位见证者(无论露脸或否),协助制作小组分别潜进此城拍摄画面并进行访谈。受访者包括俄罗斯国有原子能公司的成员、地方记者、过去在Mayak工作的核子科学家,以及库洁波娃,等等。他们共同揭露了令人惊骇的事实,例如:今日居住在Ozersk地区的50万人民,长期生活在比车诺堡核子外泄高出5倍的辐射剂量之下;今日Mayak储存了大约50吨的武器级钸和38吨的高浓缩铀;或者,城市边上长久以来作为乳牛饮用水和休闲钓鱼游泳的鄂特亚甚湖(Lake Irtyash),早年被倾倒大量混著核废料的废土于此座“钸湖”内,继而流入捷恰河,并一路污染到北极海,是地球上受核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但是,要等到1990苏联解体之后,Ozersk地区的居民才逐渐意识到这些严重的污染,他们健康问题的来源,以及官方长期的谎言和遮盖的事实。纪录片《辐射围城》揭露了这些可布的历史与现今情况,但是还有多少这种巨大的、无可弥补的国家罪行,继续隐藏于过去和今日,没有被揭露?

 

可能“被核武”的台湾

这部影片,让我想到上个月的“八一五大停电”,以及近日美国与北韩核试的相互挑衅,和川普在联合国大会演说中扬言要“完全摧毁”北韩的狂妄。

“八一五大停电”的原因,在于中油更换设备时的操作错误,使传输到大潭电厂的天然气开关瞬间自动被关掉两分钟,而瞬间的大量电力丧失,造成了瞬间电网频率降低,无可避免的必须全台停电。但是一些拥核利益集团与主流媒体和政客,赶紧抓住机会扭曲事实,声称台湾的发电总量不够,必须重启核电厂。

台湾已是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舆论应该可以有效监督政府施政,并且无保留的讨论公共政策;然而,我们的许多主流媒体,仍然数十年如一日的不做深入、系统性的能源政策报导和讨论;台湾社会也继续放任商业电视媒体充斥假新闻、垃圾资讯与业配新闻,继续维持大众对国家重要政策的集体无知或误解状态。而台电则仍然能够以一个资讯与态度不透明之巨大黑盒的倨傲姿态,存在于今日的台湾。

至于北韩核武危机里两个相互激化对方的疯狂领导人金正恩与川普,以及涉及东北亚国际权力与武力竞争的中国、日本、南韩与俄国,让忧心的国际政情分析家频频警告,毁灭性世界大战持续升高的可能性。《新新闻》的“顾尔德专栏”在〈台湾也受到核威胁〉一文提醒,在国际核武竞争的语言冲突和威胁叫嚣中,对峙双方(例如美国与北韩,或者美国与中国)在局势不断变化中的判断失准,可能让一场传统方式的军事冲突提升到核子战争。这种因失控而升级为核战的战局里,将没有人是赢家,而台湾也可能在大国冲突中遭池鱼之殃。美国的一些好战者甚至建议,让日、韩甚至台湾都拥有核武。

台湾可能有人听到这样的提议而窃喜,而我们无法知道政府对于可能的“被核武”,会抱持怎样的迎拒态度,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对“国家”的监督掉以轻心。看看“核影展”里这些纪录片揭露的惊人事实,我们只能坚定的反对、抗拒丧心病狂的野心家或统治者,在疯狂发展核武时所表现的、让人类集体奔赴死亡的变态欲望,让至少在台湾范围内的理性公民社会能够继续茁壮,并进而影响其他社会。

此文与《独立评论》同步刊登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郭 力昕
很少准时交稿的评论工作者,兴趣纷杂,认为小酒馆是激荡思维或创作火花的更好的教室。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五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