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五, 六月 26th, 2015

闹剧的背后-也谈「洪秀柱现象」

洪秀柱文宣,取自洪秀柱脸书粉丝专页

洪秀柱文宣,取自洪秀柱脸书粉丝专页

文/郭力昕

洪秀柱由为国民党抛砖的「B咖」,在一阵民调支持与「洪来疯」之后,迅速变成国民党/泛蓝一柱擎天的「A咖」与救星,让台湾与中共都对这岛屿上的「测不准」现象再度拍案惊奇。于是,原本一场颇富趣味的即兴表演,转为一出由台湾荒谬政治与民粹媒体认真联合制作的闹剧。例如,在民调过关的隔天,6/15联合报「民意论坛」版上的一篇读者投书,即兴奋的称柱柱姐是护送唐僧(比喻为中华民国)赴西天取经的「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而当天同一版面的其他投书,有将洪比为刘邦者,有以《贞观政要》称其为「璞玉」者,有引苏东坡的词和关汉卿的曲相赠柱柱姐者,群情激昂亢奋,不一而足。

该如何看待洪秀柱旋风呢?当国民党里几个扭怩作态的所谓「A咖」,让泛蓝选民不奈与生厌时,洪秀柱一心救党的痛快个性,确实可爱。但是,当那几个继续摆谱的「A咖」,意外地将洪的参选弄假成真、让柱柱姐坐上总统参选大轿时,这个党和它的(深蓝)支持者的行径或心理,以及这些现象所折射出来的台湾长期积累的沉疴,也许仍需要探究。

先看洪秀柱。无论机会如何微小,假使洪秀柱于明年大选中胜出,她担任总统的资历在哪里、有怎样的政见与政治视野?她唯一让人印象清晰的主张,是反台独和推动签署两岸和平协定。而台湾的总统参选人,只需要表明统独立场就够了吗?统独立场明确,就能治国了?前国发会主委管中闵说,洪秀柱是他的唯一支持,因为洪有「爷儿们」的气势(《新新闻》第1476期,19页)。所以,是否只要有guts、有气势、有小辣椒的痛快呛辣性格,就可以胜任国家元首的工作?

只有立院与党部经历、缺乏行政首长经验的洪秀柱(尽管洪表示不该小觑她的国中训导主任经历),她的政策是什么,以怎样的理念形成这些政策?一位长期以来拥有言论免责权(因此可以不断培养’guts’)、充分享受放声训话中央政府官员的立委,有怎样的机会培养治国的行政能力与胸襟?有什么世界观?对台湾内部的历史创伤、阶级对立、土地正义、教育/文化、世代差异,有怎样的认识?我们一概不知。洪秀柱能够在半年内,把这些功课一夕之间都补起来?

以国会为主要舞台的洪秀柱副院长。摄影/林靖堂

以国会为主要舞台的洪秀柱副院长。摄影/林靖堂

那几个摆谱的国民党「A咖」,龟缩的一个主因,当然是因为不想主动当2016蔡英文几乎笃定胜选下的砲灰。自由作家黎建南引日本史学家的话说,「恶战需用拙将」,因为他们「不怕丢人不怕死,只知冲杀,反能险中求胜。」(6/21联合报「民意论坛」版)深蓝支持者从九合一选举结果至今,在国民党将败选的郁闷和焦虑中,忽然看到一位有气势有个性的正蓝旗女将,有如甘露般抚慰了久旱的心情,不问其他,兴奋的拥抱支持。

泛蓝/深蓝选民的心理可能是,他们知道明年大选要输,而洪秀柱愿意一马当先的担当砲灰角色,让国民党即使输也要输得漂亮、有风骨,而不是让那几位善于投机骑墙机关算尽的「A咖」,把党的面子与里子一起输掉。笔名龚济的资深政论作者张作锦,就曾在联合报投书疾呼:国民党可以失掉政权,但不能亡了党;而他认为若「蓝皮绿骨」的王金平参选总统,国民党就亡了。

可是,排除了本土投机派,拱出一个立场鲜明的「中华民国派」,就是不投机的政治态度了?国民党的亡党与否,在于有没有能力或意愿,痛切地反省党过去的不堪历史,与颟顸空洞、人心涣散的现实;不做此反省,真正痛下决心改革自己,只是拿一位性情痛快的英雌安抚集体焦虑,这难道不也是一种短线式的取巧与投机?相对于几个台面上的「A咖」,其实国民党不是完全没有其他治国人才的,不至于沦为只能期待洪秀柱,但是集体的亢奋,终究遮蔽了起码的理性与判断。

为中华民国确立一条正确的路,洪秀柱文宣,取自洪秀柱脸书粉丝专页

为中华民国确立一条正确的路,洪秀柱文宣,取自洪秀柱脸书粉丝专页

洪秀柱现象背后的根深因素,我认为仍是省籍情结,与「台北外省人」内心深处的省籍优越意识。我同意黎建南先生的分析,即塑造洪秀柱旋风,以及洪的率性言语,将使省籍矛盾重新浮上台面。黎先生身处台湾南部的高雄,比较能够清楚的体会南部本省籍民众,对长期以来受到省籍歧视的感受。然而,在语言、文化姿态上一直处于某种「封闭而自足」状态的台北深蓝外省族群,是感受不到这种问题的――当然,歧视者(即使是集体无意识的行为)从不需要、也没有机会体验,被歧视的感觉是什么。

这个根深的问题,我以为一直是蓝绿矛盾、甚至统独争议里,最幽微的心理根源,但是大多数(台北)外省族群,一直不愿意承认、也大抵不愿意反省这个心理,然后倒果为因的指责,是绿营/激进的本土意识者在搞族群矛盾。许多台北外省人根深的省籍/文化优越意识,以及基于这个意识下,格外恐惧「失掉政权」这件事,让他们之中的许多具有高等教育背景和理性训练的人,一旦碰到省籍问题/蓝绿情结,身上的那些知识、训练与理性能力就全然失效,只能被潜意识里的不理性、集体焦虑与恐惧感所召唤。

例如,我身边的一些这样的外省族群(家人、或家人的亲戚朋友等等),也曾在国民党的政府或党营事业里做过事,深知其中的许多结构性颟顸与腐败,平时也批评得很凶、恨铁不成钢,但是一碰到选举,还是不假思索、非选深蓝候选人不可;那种对国民党不能失掉政权的莫名恐惧,毫无逻辑或理性可言。这跟那些即使明知陈水扁犯了贪污罪,仍不辨是非的为他找理由、盲目挺扁的死忠支持者,有何差别?「洪来疯」是一面镜子,映照出来的其实是这些东西。

因此,我认为「洪秀柱现象」所反映的,不只是泛蓝选民的集体心理,更是台湾「岛民性格」的另一次体现。这种自我庆祝、盲目陶醉、目光如豆的岛民性格,不分蓝绿,成为主宰著台湾宿命的极为关键的因素。蓝营里的深蓝选民,固然在捧洪行为里自我催眠,把台北放大为台湾,醉眼浇愁,只为今朝;绿营里那许多只会操弄民粹修辞的名嘴政客意见领袖们,让没有机会练习理性思考的泛绿选民,终日只会浸泡在爱台湾、台湾好的自我欣赏状态里,迷迷茫茫不辨现实中的复杂困难,也不知有其他世界的存在。

国民党若果如预期,明年输了总统大选、且输得很惨的话,我忧虑志得意满的民进党,将可能如何的膨胀自己。如果民进党进而在立院席次过半,又结合取得一定席次、但尚未形成基底不同之政治理念的第三势力,而让国民党彻底边缘化为一个小党的话,泛绿阵营将拥有不必跛脚的执政权力。再度执政的民进党,固然有可能做出相对的好的政绩,但也有可能仿效国民党,滥用国家机器与政治权力,则台湾社会将伊于胡底。这样的恶性循环,继续在台湾社会发生、愈演愈烈的话,台湾的未来难以让人期待。

进行反服贸占领国会运动现场转播的各家新闻台SNG车与天线(摄影/李瑞光)

进行反服贸占领国会运动现场转播的各家新闻台SNG车与天线

台湾社会不是不可能脱离蓝绿政治、出现较大的政治结构的改变,但是我们需要先建立起理性讨论政治、进而促成理性问政与施政的公共媒体平台。没有理性的公共资讯与意见平台,就不太可能出现有品质的民主或政党政治。这是反服贸学运青年在2014年的行动中,也体会到的经验;但是运动一过,拿到了眼前的政治效果,主流媒体结构需要改造的问题,就又被搁在一旁,而台湾政治文化的宿命轮回依旧。一个日以继夜地制造琐碎垃圾新闻、鼓励理盲社会之时事脱口秀、没有其他世界存在的媒体生态,让台湾民众活在一种闭塞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幻觉之中;虚耗时间与注意于镇日琐碎资讯中的台湾民众,同时再被媒体制造的蓝绿假情绪绑架,我们如何能走得出井蛙的深穴?

台湾社会矛盾并存著这样一种无以名之的怪异特质:我们一方面有着平和、友善、教养、人情味的台湾人的美好品质,另一方面,又集体的自满、滥情、理盲、疯狂。我们台湾人的整体资质不差,不应该、不值得一直存在着后面这批素质,只能束手无策的看着那些东西毁掉我们自己。具有高教育、高学历,不必然等于有理性面对政治社会的能力。理性的公民需要锻炼。长期以来,台湾并没有充足的练习场域,让人民能够在公共平台,得到充分的、有价值的资讯,并且练习对话、提问、辩论,进而从中思考与行动。我们还要让这种荒谬与疯狂,糟蹋自己多久,才能觉悟、起而要求一个介入政治、超越蓝绿的公共媒体集团呢?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郭 力昕
很少准时交稿的评论工作者,兴趣纷杂,认为小酒馆是激荡思维或创作火花的更好的教室。
Displaying 6 Comments
Have Your Say
  1. spaciba 说道:

    台湾人之所以会鬼打墙,进而情绪化无法理性讨论,是因为中华文明欠缺逻辑训练,无法辨识真伪。郭老师可以参考郑立此文 中华文明欠缺「逻辑学」

  2. Joe 说道:

    外省族群「失掉政权」恐惧症源于二战后在中国丢掉政权的集体记忆,因为「失去政权-集体逃难」的连结在外省族群亲历其事的上一辈被强烈的内建到其DNA中,遗传下去,当「失去政权」被唤起时,就同时唤起「集体逃难」的连结,而产生集体极度歇斯底里,上次「集体逃难」尚有台湾这个落脚地,但这次在台湾「集体逃难」再被唤起,又有何处可去了?

  3. […] (本文转载自媒体改造学社,原文标题:闹剧的背后,也谈「洪秀柱现象」,图片来源:洪秀柱粉丝专页,非经允许,不得转载。) […]

  4. PHILO 说道:

    也许不只有台湾,还有HK(我的故土),美国.

    或许可以讲,
    认定自己理性同时滥情/理盲地行动,
    是我目前看到人类通则.
    (EU我不熟)

    我猜,
    这种情形恶化于,
    媒体帮忙催化,某种政冶信念的合理性,
    而不是提供自省/自责的资料.

    就是这样,黑白对错的大战便起来了.
    但事实上,
    政冶和社会根本不可能由单一原因所推动,
    也不是黑白对立的明快,
    往往都是双方,都有对的观点同时又,抱住妄想去想别人.
    之后双方只看到对方中不实的地方来狂打,而给打的一方又认定这是大小眼.

  5. weskep 说道:

    可惜理性主义从来都没真的赢过,被客体化为非理性的力量,反而是人类文明(自启蒙以来)背负污名着的更重要的动力

  6. […] (本文由媒体改造学社授权刊载,原文标题:闹剧的背后,也谈「洪秀柱现象」,图片来源:洪秀柱粉丝专页,非经允许,不得转载。) […]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二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