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十月 22nd, 2018

从《2018年路透数位新闻报告》看台湾公视新闻的危机与转机/林丽云

牛津大学路透研究所(Reuters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Oxford)自2012年以来每年调查各国使用新闻的情形,并出版年度报告。由于近来假新闻议题备受关注,因此今(2018)年的调查还加入民众对新闻媒体的信任度,并已出版《2018年路透数位新闻报告》。从今年的报告中可知,各国公共广播电视(Public broadcasting,以下简称“公广”)在新闻的使用度与信任度上各有不同。有些国家的公广新闻两者均高,有的均低,有的则使用度高,信任度低;有的又相反。本文即就使用度与信任度两个面向,分析各国公广新闻的类型,并思考台湾公视的危机与转机。

《2018年路透数位新闻报告》网站呈现

《2018年路透数位新闻报告》网站呈现

《2018年路透数位新闻报告》主要包括两个面向。第一是新闻媒体使用情况,主要就各国主要传统(非线上)以及线上新闻媒体,询问该国民众每周使用情况;研究团队就使用程度将传统(非线上)新闻媒体以及线上新闻媒体分别排行。第二是新闻媒体信任情况,主要就各国主要新闻媒体,询问民众信任情况。研究团队就信任度对新闻媒体排行。因此,从报告中看出,各国主要新闻媒体(包括公广新闻)在使用度及信任度的排行。

本文就公广新闻在使用度及信任度的高低,将各国公广分成四种类型。

表一 各国公广新闻在使用度及信任度上的分类

 

信任度    使用度    高    低
类型一:使用度信任度均高

如:西欧、北欧各国、日本等

类型三:使用度低,信任度高

如:台湾、保加利亚

类型二:使用度高,信任度低

如:南韩、波兰等

类型四:使用度信任度均低

如:阿根廷

在这四类型中,类型一是公共广电新闻的使用度、信任度均高。这些国家通常在广电发展初期,即决定以公共广电为主;在数位革命中,公广也转型成为公共服务的媒体(Public Service Media, PSM),不只建立数位平台,将公共服务的内容放在各类数位平台中播出,还成立社群媒体频道与社群建立连结,以达到“无所不在”之目的(如BBC 主导成立数位影音平台Freeview和各种podcasts)。因此,公共广电在传统新闻媒体以及线上新闻媒体等两类的使用度均是最高。而且这些国家的政府大抵还能与公共广电维持“一臂之遥”的距离。因此,在假新闻泛滥时代,公共广电仍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例如,在本调查中,在传统媒体的使用上,英国分别有六成四及四成三的受访者每周会看BBC的新闻及看BBC新闻网。英国人对BBC新闻的信任度也最高,只有一成二的人信任社群媒体的资讯。

相对于第一类型国家,其他三种类型中,公共广电新闻的使用度或者信任度至少有一项偏低,且多属民主转型国家。类型二的国家在广电发展初期是以国有广电为主,也致力推动数位服务,因此使用度高。但是近几年这类国家的公广受到严重的政治干预,因此其信任度低于商业媒体。例如南韩及波兰的公广近年来均受到政治控制,民众认为它们是官方传声筒。类型三与四的国家则是以商业广电为主。这些国家的公广或发展较晚,或规模较小,因此在使用度上比不上商业媒体。若公广遭逢严重的政治干预,则信任度也会低于商业媒体(即类型四的国家,如阿根廷)。若公共广电还能保有新闻自主,则能得到民众的信任(即类型三的国家,如台湾及保加利亚)。

台湾公视新闻属于类型三,即使用度低,但信任度高。本调查中,在传统媒体的使用上,五成以上受访者每周看TVBS新闻,但只有一成五每周看公视新闻;在数位新闻的使用上,五成二的受访者从雅虎新闻网看新闻,只有一成从公视网站看新闻。台湾公视的使用者不多,这有其历史因素。台湾在政治转型过程中,先有广电自由化、众多的商业电视台,之后才成立公视,并且公视也一直被定位在“小而美,补充商业电视之不足”的角色,只有特定时段才播新闻(而不是24小时新闻台)。因此公视新闻的使用程度有限,这是部份因素。

即使看公视新闻的人不多,但受访者(包括公视新闻的使用者以及非使用者)多认为公视新闻最值得信任。二十年来,公视新闻部已建立一定的新闻专业,如制定“编辑室公约”、“节目制播公约”等,以保障专业自主,虽也曾有政治压力,但大致还能维持专业伦理。相对地,台湾的商业电视环境日益严峻,必须为了每分每秒的收视率,不经查证而炒作新闻(如2000年“脚尾饭造假录影带”, 2004年总统大选灌票,近两年来在中共犯台议题上直接采用中共军方的画面、呈现中共军机在玉山围绕)。而公视新闻则引用可靠的消息来源(如依据中选会开票结果报导等)。因此,台湾民众对媒体新闻的信任度偏低(在调查的37国是第32位,倒数第五名),而最受信任的是公视新闻。

在此调查结果的基础上,本文建议,公视新闻可善用累积下来的公众信任,运用数位科技,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首先,台湾民主政治的运作需要有公众可信任的资讯,作为沟通、讨论、判断的依据。但是,目前台湾的商业媒体以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的方式呈现新闻,未能得到大部份民众的信任。而民众也各自选择只看自己相信的媒体;长长久下来,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各自形成壁垒分明的同温层,彼此难以对话。公视新闻则较持平,得到是较多人信任。若公视新闻如果能呈现在更多观众的眼前或耳边,则社会各方将有可能在事实基础上进行沟通与对话

路透新闻社指出:信任为要

路透新闻社指出:信任为要

其次,对公视而言,虽然在传统媒体上公视新闻有一定的观众(约一成五的受访者每周看公视新闻),但目前由传统电视看新闻的民众已有逐渐减少的趋势,并且随着年龄层降低而递减,却已有八成六的民众上网看新闻。因此,公视新闻需顺应数位潮流,“向数位转”,让已经努力做好的新闻,能随着网路而无远弗届。

管见所及,具体的作法至少有二。第一,公视新闻可成立公共新闻网,把它当作一个全新的新闻平台来经营,将公视已有的新闻做分类、规划及策展。未来可进一步与其他公共及非营利新闻媒体合作,协助传输其内容,朝向公益新闻平台迈进。第二是建立分众的利基频道,以延伸市场并建立社群连结。在此可借镜天下集团的“市场延伸”策略。《天下杂志》是财经杂志,但在数位转型过程中另成立数位子频道(如《独立评论@天下》、《国际换日线》,分别以社会议题及国际新闻为主)以争取年轻读者,并且扩大市场。公视新闻在特定议题(如环境与儿少等)已累积许多作品,也有支持的社群,可以进一步发展成利基频道。

综上所述,从国际比较的角度来看,台湾公视新闻虽使用度不高,但享有很高的信任度,宜再接再厉,发挥影响力。有的国家公广(类型一)的基础较稳固,历经成功的数位转型,因此在传统与数位媒体上的使用度均高,也有高的信任度。有的国家(类型二与四)的公广受到政治控制,失去民众信任,十分可惜。然而,台湾公视新闻的使用度虽然低(特别是在数位新闻方面),但仍受到民众信任。在此品牌信任度的基础上,公视新闻宜因应趋势,进一步运用数位科技,深化与公众的互动与连结,成为公民社会的重要基石。


本文同步刊登于《开镜杂志》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林 丽云

林 丽云

台湾大学新闻研究所教授,并为weReport调查报导公众委制平台执行委员。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4 =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