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六, 十一月 7th, 2015

棒球托宾税与冬季联盟:
全球生产网络中的锋砲传奇

托宾是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72年提出托宾税

托宾是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1972年提出托宾税

文/刘昌德

棒球“十月疯”随着MLB、日职、台湾职棒、及黑豹旗高中棒球总冠军陆续产生之后,热闹落幕。在各系列大战交织而成的“光辉十月”中,有许多令球迷难忘的画面,像是缠斗多局后的致胜一击、一夫当关的主宰强投、巨大压力下令人扼腕的离谱失误等等。不过对于我这个“年龄资深”的老球迷来说,今年最难忘的画面却是已然无关胜负的一个打席:台湾职棒总冠军系列最后一战,Lamigo带着九比零绝对优势进入八局下,陈金锋上来代打的那一幕。

看比赛转播的当时,一位资浅的少年球迷转头问我,他很厉害吗?这个问题会遭到许多球迷白眼。答案很容易从网路找:通算陈金锋到目前为止的中职十年生涯,累积119支全垒打与三成打击率,全垒打总产量在所有球员中居第七、现役球员则为第四,另外也有多项个人奖的亮眼成绩。

不过单从简单的帐面数据来看,陈金锋在总冠军第七战代打虽然足堪球迷说嘴,但还不足以如同英雄传奇让江东父老回味无穷。特别是陈金锋近年因伤大多二军出赛,上述辉煌纪录多在2009年以前所缔造,国家代表队的不动第四棒则已成前朝往事。所以也不能责怪少年球迷有眼不识泰山。

其实中职成绩还不算关键,陈金锋在球迷记忆中的无可替代性,除了一大部分来自国际赛对上宿敌日本与韩国的精彩表现之外,更重要的是建立在他踏出了台湾球员迈向MLB的旅美第一步。

像是多数人都记得第一个登陆月球的太空人,多数球迷都记得台湾首位迈向MLB体系的陈金锋。即使在他之前也曾有台湾球员尝试叩关MLB,但在运动生涯开始阶段就进入小联盟、且以MLB为职涯目标,更带起后续优秀年轻球员投入MLB体系的风潮,陈金锋是引领风骚的第一人。陈金锋正是台湾棒球被吸纳进入棒球世界体系的里程碑。

许多球迷应该会同意,假若陈金锋不是在闯荡美国多年后、直到29岁“高龄”才以“选秀状元”回到国内,而是提早在生涯开始阶段就投入中职,那么他的打击纪录该不仅如此,全垒打排行榜几乎也肯定“洗牌”。一些球迷或许感叹,年轻的陈金锋困在小联盟有志难伸、大联盟表现机会极其有限,不但是个人的损失,也让台湾职棒在那段惨淡经营的日子里,缺少了一个绝对耀眼的巨星与传奇。

但主张MLB全球化将伤害台湾棒球的论调,一定会招来更多球迷的反对。支持优秀年轻球员到美国取经的论者会反驳,要不是MLB体系的科学训练、及全球各地好手齐聚一堂的学习与激励,陈金锋的球技潜力恐怕难以充分激发;假使他待在台湾,更可能被相对恶劣的本地棒球环境埋没或糟蹋。因此许多人赞成让年轻球员到美国与日本发展,认为无论是对球员个人层面的球技与收入,乃至于对台湾棒球整体的技术提升,都有正面效应。

这反映了“全球人才流动”现象中针锋相对的两种论点:人才流失(brain drain)与人才收益(brain gain)。过去讨论全球体系中依赖关系的古典政治经济学观点认为,当第三世界国家的菁英人才像原料一样源源不绝地被吸入欧美之后,资金与人力资源都被淘空的全球南方(global South)难以发展,对富庶的全球北方社会的形成依赖关系。相对于一般产业的“脑力外流”,在棒球等运动产业中也有类似的发展,讽刺地称为“肌力外流”(muscle drain)。像是MLB长期设立棒球学校的多明尼加,年轻球员就如同当地蔗糖原料一般,不断流入跨国企业的生产炼当中,造成当地棒球的扭曲发展。

虽然全球价值生产炼深化的最大获益者是跨国企业,但是在微观层次上各个节点的行动者,却也在这当中寻找缝隙,透过一些在地制度的调节,而能够逆转让具有高技术的人才“回归祖国”,创造出人才收益。例如多明尼加棒球不只在国际赛中成为劲旅,更在政府介入、本地球探协作、旅外球星回馈、及加勒比海冬季联盟等制度操作下,为当地创造了许多工作机会、也成为该国重要的大众文化资产。同样地,在许多欧洲职业足球的人才祖国,包括南美洲与非洲各国的足球界,近年也有类似的可戏称为“肌力收益”(muscle gain)的迹象。

但要谨记的是,跨国企业不是吃素的,人才收益不会平白出现。运动领域相关研究指出,旅外足球员众多的“南方国家”,代表队表现普遍不错,不过前提是欧洲的职业球会愿意“放人”、让各国球星回国家队踢球;且球员回流不能只是偶一为之,而必须要系统性地回国“贡献所学”,像是冬季联盟能够让MLB球星持续回国打球、及退休之后回国执教等作法,才能达到提升母国运动实力的效果。

更有学者指出,从经济层面计算“肌力收益”,其实通常没办法弥补球员外流国家的成本,包括母国所投入的教育与训练成本、乃至于本地产业的机会成本等。因此,一个可行作法是课征运动的“托宾税”(Tobin tax),对职业运动的“跨国取材”课征一定税额,补偿球员流出的低度发展国家,让肌力收益可以更快地实现。这听起来很“基进”,但其实已经在日本棒球的入札制度等国家,以不同形式加以实践。

重新看待锋砲传奇所带起的台湾优秀球员旅美风潮,菁英运动员的全球流动回圈无从逆转,重点该摆在如何建立本地适宜的制度,包括如何争取“旅外大物”回国发展、冬季联盟的持续与扩大、或者建立旅外球员的托宾税制度等等,都是全球化下台湾棒球产业与文化发展可以思考的方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刘 昌德
喜欢看运动赛事,关注社会运动。喜欢各种媒体资讯与娱乐,很害怕脸书。有时间运动与发呆,没时间写论文。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8 × 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