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六月 23rd, 2015

疯狂麦斯启示录:让台湾电视产业绿洲重生

吴丰山在媒体公民会议中主张仿效南韩随电费征收公共电视收视费,壮大并确保本国制作节目之经费基础。摄影/林丽云

吴丰山在媒体公民会议中主张仿效南韩随电费征收公共电视收视费,壮大并确保本国制作节目之经费基础。摄影/林丽云

文/简妙如

近日老片重拍的《疯狂麦斯:愤怒道》颇受好评,充满邪典电影(cult film)的奇异美学及反乌托邦的末世象征。寓意大约是:地球因贪婪无度的开发及战争而成为荒芜沙漠,世界失序、人类再度沦落为只求卑微生存的被奴役者,失去水、能源及种子,也失去过往孕育一切生活形态及希望的绿洲。关键就是:绿洲。对,再也没有绿洲了。5月22日媒改社主办《媒改十年,改了没?》媒体公民会议,在新闻之外,会议的另一个议题,就是台湾影视娱乐产业的诊断与改革讨论。与会者包括传统电视娱乐产业、新媒体工作者、学界、社运界以及无数关心台湾媒体问题的前辈与年轻公民们。大家都在一片感叹中开始:台湾的电视娱乐产业的绿洲,早就没了。

台湾的电视绿洲是怎么消失的呢?现场不分业内外人士及年轻阅听人,大家提出这些年的共同观察结果。从内容来看:我们很久没有叫好又叫座的电视剧,让人激赏或蔚为风潮;也很久没有让全台湾民众一同津津乐道、创造认同、骄傲与连系情感的电视节目。一部又一部的韩剧、韩综,一部又一部播了再播的陆剧(其实,陆综也来了),一部又一部一年拖过一年的乡土剧。新闻及谈话节目的廉价化、浅薄化;偶像剧题材的狭隘、不够多元、有创意及有深度。打开电视,只让人觉得是自虐或是想不开。除了公视偶有亮眼之作(如近期的《麻醉风暴》、《一字千金》…),还能开发新节目、带出一点新人才,但多为小品,也是长期预算有限下的卑微成果。

产业来看:众多有线电视频道让收视率细碎化,瓜分投资节目的广告资金,二十多年下来,台湾的电视节目愈作愈小,缺乏创新及自制数量,也缺乏需要升级的品质及创作能量。影视人才苦无战场只好出走对岸打工,整个影视产业反复由几家制作公司把持,近来又垄断了众多国家补助资源,新人出线不易,也造成产业的空洞化。就环境趋势来看:现今年轻人根本不看画质差、创意老套、节奏慢的本土电视,也早就不透过电视台看节目了。虽然大家依然爱看,但已经是看来自全世界的节目。传统电视台因应数位化及新媒体平台的竞争,改革脚步却依然牛步化与不断误判、自我催眠。以上种种,终于造就台湾影视生产内容的干涸,以及产业本身近年来最严重的沙漠化。

解铃还需系铃人,与会者普遍认为,政府的错误政策及政治人物要负最大责任!前政务委员、监察委员吴丰山直指“各政党只想操控媒体!”他认为,政府相关部会的官员、公务员、立法委员,几乎都得再教育:必须深刻认识媒体文化的重要性,必须对媒体的社会责任有使命。而王小棣导演则感叹,影视文化在台湾长期被政治力及新闻界矮化、弱化为娱乐商品,完全缺乏像法国以“文化例外/文化免议”对抗WTO的视野,以保护本土及原创文化为己任。与会者们描绘出一个更清晰的轮廓,矛头指向政府,而不是那些进入半衰期、只在乎自己存亡、只饥渴于找钱(比如节目冠名、要政府补助)的个别业者。政府需要关照的不仅是影视产业界本身的未来活水,更是整体国家及社会所需要的认同、公共利益,以及优质、多元创意文化的电视绿洲。

那么,如何灌溉影视荒漠、让绿洲重生?简言之,公共广电、影视基金,双管齐下,才能突破现今个别业者的侷限与恶性竞争的泥淖。笔者在此整理及延伸几个具体建议,这包括三个补救措施,一个积极擘画。

一、NCC应修法,补救对本国电视节目及文化的保护政策不足。

近年来台湾的电视台只想以便宜进口剧赚取利润,2012年上半年,韩剧占台湾整体戏节目的26.5%,陆剧占26.29%,两者相加就已超过五成;2013年整体外戏剧比例更已超过六成。再加上重播剧、一年只制作一档的长寿剧泛滥,早已严重压缩本国自制节目的产能及产量。然而多年来,政府对于境外节目的限制过低,亦没有黄金时段的管制。我们仅有《广电法》第19条规定无线电视台自制节目比例不得低于70%;《有线电视法》第43条,更只规定自制节目不得低于20%。NCC面对众多批评声浪,却仍然只像个开罚单的交通监理单位,表示各台并不违法便不处理,却不愿起身有更积极的修法规划,完全没有尽到许多国家对本国节目、本国文化产业的保护精神,可说是台湾影视产业空洞化的首要帮凶。因此,NCC需要积极修法,建构合理的本国影视文化生产环境,才是补救之道。

二、提高征收5%有线电视系统台营收,补救过去错误的有线电视开放政策。

其次,与会者也将矛头对准我国的有线电视政策。1993年,台湾有线电视开放以来,全台共59家系统业者、却由五大集团(凯擘、中嘉、台固、台湾宽频、台湾数位光讯)垄断把持七成用户。这些业者长期把持内容频道的上架大权,拥有全台电视产业营收最大的现金流(每月订户费用),更垂直整合成掌控有线电视上、中、下游产业的垄断集团,每年分配高达300亿元收入,近期终于引来监委们的关注调查。这些业者坐拥平均25%的产业暴利(有学者估算甚至是44%的毛利),却不需投入内容生产,播放进口节目的比例超过五成,重播率高达七成、新播比例最高只两成;最新一期的天下杂志专题报导,也以此为题,一一指出台湾有线电视通路遭寡占、排挤竞争平台、阻却创新的严重问题。可以说,二十多年来长期垄断、赚取暴利的有线电视系统集团,是台湾电视产业空洞化、沙漠化的另一重大主因。

媒体公民会议场次之与谈者,一起为台湾影视产业找药方。摄影/林丽云

媒体公民会议<影视产业怎么救>场次之与谈者,一起为台湾影视产业找药方。摄影/林丽云

与会人士指出,政府应展现魄力,突破立委及地方政治派系的压力。包括目前的有线电视法,仅征收有线电视系统业者营业额1%,捐赠给公共电视,2008年约只捐赠1亿元,早被质疑比例过低。媒改社过去便建议应修法、提升回1993年原议的3%,甚至是5%或更高的征收比例。以南韩为例,1981年起,所有无线及有线电视频道业者,都需要以利润或广告收入的一定比例(6%),提拨作为南韩的广电基金。相较于南韩政府政策一直是抑制有线电视的发展速度及经济规模(多为中小型企业、竞争力有限),以免威胁无线台及公有电视台。而台湾的政策却刚好相反,20多年来下来,有线电视瓜分原有的电视广告量,系统台集团又吸走大量影视投资者的资本,造就数个稳赚不赔的垄断通路商,但台湾各类节目的制作成本却已无可挽回地愈压愈低。面对台湾影视产业的困境,20多年来有线电视系统台的错误开放政策、未加控管绝对要予以补救。

三、征收“收视率捐”,补救收视率调查机制对影视内容产制的长期扭曲及误导。

80年以来,收视率调查公司(Nielsen)、广告代理商协会(4A)以及电视台,这三方利益共同体,在台湾打造了以收视率数字为最高依归的准则。然而以收视点成本(CPRP)、甚至每分钟收视率的方式来决定节目的生死,却造成劣币逐良币的扭曲现象,已严重压缩了各种需要长期培养的新创、多元的优质娱乐/新闻/文化/社会公益等节目的发展空间,也是众多影视工作者的心头之痛。如此偏颇、简化的内容生产模式,强大的社会后果却由全民承担,收视率迷思可说也是台湾影视环境看不见的严重公害。如果抽菸者、菸商都需要被课征“健康捐”,那么对于收视率机制的调节,或可比照办理。若政府向广告代理商、收视率调查公司及电视台,由其广告费用及贩卖收视率调查的收入,征收一定比例的“收视率捐”,作为影视基金的财源之一,投入新创节目的开发与人才培育,将是另一项平衡电视生态的重要补救之道。

四、扩大公视规模、成立公共的影视发展基金。

除了上述三个补救,我们也需积极打造绿洲、重新引入活水。过去冯建三教授便已指出,世界各国若要平衡竞争型商业传媒体系的缺陷,必得提高非商业电视的市场占有率约至四到六成,才有作用。各国作法有二:一种是如英国、德国等以公共广电制度为主的国家,其“大公广”制度,预算规模都约有2500亿台币左右。另一种是则是如加拿大、法国及南韩,在公广之外增设具规模的“影音基金”,以协助本国影视产业的发展,是补充性的影音基金路线。相较之下我们的公视一年预算仅约23亿元,相较于韩国KBS的400亿台币、日本NHK的1800亿台币,在全世界各国民众所享的公广服务成本中,早已敬陪末座。

各国公共传媒支出

各国公共传媒支出,台湾是主要国家中最低,约为韩国与香港的十分之一。

扩大公视之途,吴丰山在现场便提议,若能随电表征收民众缴纳部分公视基金,一举将公视预算规模提升到60亿元,不失为一项可行作法。而影视基金路线,以南韩为例,他们创设了文化体育观光部辖下的独立机构,“韩国文化振兴院”(KOCCA),负责推动强化南韩电视产业的竞争力:包括建构数位广电设施、培育新世代内容及人才,还有积极扩大海外输出…等项目。每年南韩这样的广电基金就达60-70 亿台币,基金来源除了公部门预算,更广泛征收来自频道业者的利润及广告收入。相较之下,台湾近年来各种电视旗鉴计划、文创事业发展计划中的影视投资已经不少,五年累计已达80亿元,却几乎全是由纳税人所缴纳的政府预算支出,征收自业界的少之又少。更何况政府补助投资的影视事业,一旦获利,却一样落入私人口袋,完全是慷全民之慨扶植私人资本,具公共利益的影视环境打造,却一样付之阙如。

影视绿洲的打造,需要政府痛定思痛的政策转向,由过去只将影视节目当作一般商品、补助私人资本,扭转回将影视节目视为文化财、公共财,扶植公广、共创符合公共利益的影视产业及环境资源。近日侯孝贤导演呼吁设置“国家电影基金”,就是为了寻找资金不易的年轻导演、为整体台湾电影环境的未来而请命;而林丽云教授在会议总结时指出:“公民上车扭转方向”,也是此意。

《疯狂》麦斯电影里,主角麦斯(Max)原本是被占领世界的僵尸们俘虏、当成“血袋”的奴隷,每天输血给半衰期的苍白战士。但后来麦斯意外挣脱、并与反叛的女指挥官芙力欧莎(Furiosa)同行,危急之际输血给芙力欧莎救回一命,终于协助她重回被占领地,重建绿洲、解放人类。想想台湾的电视荒漠,将血脉改变输入、援助的对象,或许是这部电影歪打正著、但更为重要的另类启发。麦斯最后的眼神,像是这么说…。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简 妙如
闲来没事要听音乐,忙碌不得闲时,也要听听音乐。目前烦恼,个人旷世钜著或solo album,到底哪个要先出呢?....(100%幻想文无误)。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8 = 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