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 維菁

王 維菁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廣播電視電影系博士,現任台師大大傳所副教授。 因為不是很有自信,所以不斷尋求學習的路徑。

By 王 維菁 On 星期三, 一月 18th, 2017
0 Comments

網路、後現代與虛假訊息時代再論知識份子/王維菁

網際網路改變了訊息、知識甚至價值的生產和傳播模式,也因此變化了知識份子的定義與界定範圍,知識精英與大眾界線逐漸模糊,對於知識份子的認知無法再如過往,以身份或專業主義為重要要件,雖然非充份條件。也由於網路對知識與價值傳統秩序之解構,各式各樣的有著知識份子外貌的類知識份子及網路意見領袖崛起,擔任起捍衛或生產價值,傳播重要社會訊息或虛假訊息、以及主導社會行動的角色。   在網路、後現代與虛假訊息盛行時代定義知識份子並不會影響任何網路意見領袖的功能、流行與權威,也並非要藉由嚴謹的定義與標準來框限所謂知識份子之資格,而是期望在多元混亂的行動與價值的時代中,對各種號稱或運用知識份子地位與權力者,有更多理解與討論基礎,讓網路知識份子和意見領袖可以更誠實地面對自己或更讓自己更誠實地被社會所認識。   對於何謂知識份子的思考,或許並未因社會文化環境的改變而有太大不同,做為人類社會與歷史重要推進者與叛逆者的知識份子,基於過往累積之論述有如下面向之討論:   態度選擇上:流亡者、異端、邊緣份子與被壓迫者? 選擇與壓迫者價值為伍並非不行,也可以是知識和價值的一種面向,但對於知識份子而言,邊緣、異端、流亡與被壓迫者的心境、心裡感受或態度,是知識份子更應該有的一種看待事物的角度,即便有時權力壓迫並不容易辨識,且經常在壓迫者的詮釋話語下被掩藏甚至倒轉。邊緣心境的特質如Said(2004)所描述,邊緣與被壓迫的經驗感受使人看待事物不再僅由一個角度或僅從主流價值的方向去審視,而能納入不同的經驗與觀感,並使看待事物不僅看到表面,而能從發展過程中去思索,並認知到所有事物均由卑微而起。由於作為局外人或圈外人的經驗,會使其感受更為敏銳;外來者、權勢外、體制外的人們或心境,能真正認知感受主流與體制的壓迫以及主流價值知識份子的保守謹慎、自利自保和偽善。而親眼見證社會壓迫與不公正卻因諸多原因而選擇沈默不語,在良心與動機的層次上都很難被稱為知識份子。也因此,知識份子仍舊是站在弱勢、代表性不足、以及被忽視與壓迫的一方。   行動實踐上:社會與政治介入的必要? 雖然對於知識份子是否應介入社會甚至政治,一直都存在著辯論,例如Julien More...

中國網路視頻服務競爭激烈
By 王 維菁 On 星期四, 七月 30th, 2015
0 Comments

著作權與國家之市場控制:中國視頻網站之著作權管制

中國網路視頻服務競爭激烈 文/王維菁 “科技是文化與政治所決定,科技反映當下的世界觀及社會的政治結構與特殊的文化背景”(Smythe,數位時代的閱聽人商品)。 影視著作權管制向來是影響影視科技產業市場發展面貌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More...

社交網站談的都是些甚麼?
By 王 維菁 On 星期二, 一月 20th, 2015
0 Comments

「全民書寫的時代」反而讓你更靜默嗎?-社群網路的解構集體性與逆民主力量

社交網站談的都是些甚麼?圖片來源:http://www.shutterstock.com/zh/subscribe 文/王維菁 網際網路與社群平台所帶動之網路自由開放、資訊透明、參與及分享文化,讓社會對網路言論自由與審議式民主發展充滿樂觀心情,許多觀察者、參與者認為,網路社群已開啟一「全民書寫」或「自媒體」時代,每個參與者都以一種「行動主義」精神,參與網路論述之生產、傳布及討論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