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一, 九月 14th, 2020

新冠肺炎下,女人女孩与疫病/方念萱

 

所有形式的危机,都可能加速性别不平等的恶化,尤其是针对妇女与女孩。与此相关的媒体,可能是藉以持续受教的学习平台、工具、可能是报导呈现性别处境的新闻媒体。

女性一向在正式与非正式的照顾工作上担负的角色,使其成为疫病肆虐中的受害者。图片授权:www.vperemen.com (CC BY-SA 4.0)

女性一向在正式与非正式的照顾工作上担负的角色,使其成为疫病肆虐中的受害者。图片授权:www.vperemen.com (CC BY-SA 4.0)

 

Lyn Craig(2020)在《社会学期刊》( Journal of Sociology) 中发表的〈Coronavirus , Domestic Labor and Care: Gendered Roles Locked Down〉一文,开宗明义就指出,全球流行的疫病挑战了过往因着公私二分所形成的时序与空间区隔,受薪工作、家务劳动、与顾亲,似是都可同时同地兼顾,然而这当中看似新生、实则恶化的性别(不)平等现象、疫病中的性别处境,需要传播从业者与研究传播现象的我们关注。

 

疫病加深了原本的性别不平等

联合国秘书处的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简称“经社部”)在 2020 年发表了〈含纳人人:新冠肺炎(Covid-19,台湾正式名称为“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俗名为“武汉肺炎”)的社会影响〉(Everyone Included: Social Impact of Covid-19)一文,文中提及疫病放大了所有的不平等,虽然联合国经社部的文章提到老年人、身心障碍者、原住民,并没有特别提及女性,而医疗资料也发现,新冠病毒的男性致死率为 2.8%,高于女性的 1.7%,这些似乎在在显示女性在这场疫病中是相对风险较低的族群。

 

然而,联合国妇女署(United Nations Entity for Gender Equality and the Empowerment of Women,简称 UN Women)今年 6 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大流行疫病会不会毁了好不容易挣得的性别平等上的进步?〉(Will the pandemic derail the hard-won progress on gender equality?以下简称“联合国妇女署报告”)当中,交织性资料呈现义大利、西班牙、美国与德国从事照护工作的人口中,女性(蓝色呈现)的确诊比例都以超过65%的比例高于男性罹病率(在35%以下)(参见下图)。

 

“联合国妇女署报告”呈现义大利、西班牙、美国与德国从事照护工作的人口中,女性(蓝色呈现)的确诊比例高于男性罹病率。图:出自联合国妇女署报告,页7

“联合国妇女署报告”呈现义大利、西班牙、美国与德国从事照护工作的人口中,女性(蓝色呈现)的确诊比例高于男性罹病率。图:出自联合国妇女署报告,页7

 

报告进一步提供细部资料。特定职业别确诊人数男女比例显示,在健康照护部门的相关职业类,女性确诊率远高于男性。除此之外,在清洁打扫、食物料理、成衣、与木作相关工作、以及教学的行业中,女性染病确诊率都高于男性。相对而言,在农林渔牧产业中工作、在公私部门担任高阶主管、文官与国会议员男性,确诊率高于女性(参见下图)。

 

在农林渔牧产业中工作、在公私部门担任高阶主管、文官与国会议员男性,确诊率高于女性。图:出自联合国妇女署报告,页8

在农林渔牧产业中工作、在公私部门担任高阶主管、文官与国会议员男性,确诊率高于女性。图:出自联合国妇女署报告,页8

 

从这样的性别与工作交织所显现的资料看来,在性别区隔程度高、高度“女性化”(feminized)的产业中工作的女性就成为这场疫病中,具有特定不利处境的女性。报告提及唯有找出性别与各项类目交织的资料,才能看出传染的性别属性。

 

女性一向在正式与非正式的照顾工作上担负的角色,使其成为疫病肆虐中的受害者。前述资料显示的是在公领域工作的女性的确诊率;在私领域、在家庭中,向来从事顾亲(顾老顾幼)大任的女性,在疫病流行时,角色更吃重。

 

社会学研究早已指出女性进入劳动市场,看似推进了公领域、职场上性别平等,然而私领域中的性别角色固著、家务劳动与顾亲工作的区隔变化少,这种部份收益未能推进女性的全面平等。有学者称之只靠 1% 的女性去打破玻璃天花板(feminism for the one percent) (Arruzza et al., 2019: 3),绝大多数(99%)的受薪阶级女性、在家轮第二班的女人的真实处境却仍然没法被撼动。

 

Craig(2020)的研究就引述 Hilda(2019)的研究指出,以澳洲为例,35岁以下的女性有五分之一都被诊断有忧郁、焦虑失序的疾病。女性在疫病期间无偿照护、家务劳动、危机四起时顾亲所需要的情绪劳动,以及家中成员都居家受教与工作而长期闭居过程中出现家庭暴力等问题,都导致女性妇女困境恶化。

 

当子女居家受教、当疫病期间长者需要特别照护时,过往由父母代为照顾子女的情况未必得成,而薪水较低、时间“较弹性”的女性往往就是疫病期间左兼右顾的主力。一旦失业,根据之前疫病流行影响经济的经验,女性回返职场的时间长、薪水要回到应有水平需时也较长。疫病加深了原本的性别不平等。

 

如果从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简称SDGs)来看女性与疫病的关系,妇女与女孩的脆弱,就更明显了。联合国妇女署报告就提到,在 17 项永续发展目标中,新冠肺炎的全球肆虐,使得妇女与女孩在 4 项永续发展目标上,严重受挫。

 

这四项分别是:SDG1—“消除各地一切形式的贫穷”、SDG 4—“确保有教无类、公平以及高品质教育”、SDG 5—“实现性别平等、赋予妇女权力”、以及 SDG 8—“达到全面就业、促进经济成长”。

 

就第四个目标“确保有教无类、公平以及高品质教育”而言,妇女署报告提到,全球约有 73% 的国家开始实施远距学习,这近四分之三的国家,36% 的国家凭借网路与广播系统(电视与/或广播)、31% 单靠网路、6% 只靠传统的电视与广播系统教学。73% 之外、显示的是全球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国家没有任何形式的远距教学。

 

过往研究显示国民收入水准为中低等级的国家、地区,女孩开始接触数位科技的年龄高于男孩,而家中父母在分配数位资源时,也会有性别差别。报告引用叶门 2017 年霍乱爆发流行之后的数字说明一旦疫病过去、学校再开放之时,女孩返回学校继续就学的比例低,而疫病导致的早婚、青少年怀孕比例上升。

 

由全球 1,400 个 NGO 组成的“女孩非新娘”(Girls Not Brides,终结童婚的国际组织)在 7 月发表〈新冠肺炎流行,女孩的教育怎么了?〉(What’s happening to girls’ education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文中,就提到新冠肺炎让原本全国就只有 12% 家庭有网际网路的最贫穷国家中,女孩既不能受教,连本可在急难时提供支援的协助组织都不确定她们的下落安危。

 

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DGs)。图:Wikimedia Commons 撷取自联合国官网(Public Domain)

联合国永续发展目标(SDGs)。图:Wikimedia Commons 撷取自联合国官网(Public Domain)

 

台湾媒体如何报导疫病与性别平等议题? 

就这半年来,台湾新闻媒体报导疫病与性别平等议题的选题与再现而言,除了翻译有关国际上女性领导者处理新冠肺炎较为成功的报导之外,国内新闻媒体报导、关注疫病之前性别不平等的角度,粗分有三个面向:

 

第一、注意病毒之前,男女有别:例如《风传媒》于今年五月以〈病毒之前,男女有别:新冠肺炎是全球男性杀手!女性生活却更受疫情冲击〉为题,在报导新冠肺炎中,“男性致死率远高于女性”之后,这篇报导强调新冠肺炎不只是生物问题,也是经济问题。

 

其引述多篇国外分析报导与呼吁指出女性从业人员比例较高的第三级产业倒闭、居家育儿顾亲劳动高、国际上社福补助性别差别、与亲密暴力等因为疫病而加剧的社会问题。国内报导亦引述外电指出,因为目前有关 COVID-19 对胎儿可能造成的影响未明,医学团体呼吁女性应延迟生育计画,这也造成原有生育计画的女性焦虑不已。

 

第二、新闻报导与疫病有关的性侵社会事件:例如国内多家新闻媒体都引述外电,报导印度德里隔离检疫中心所发生的男性新冠肺炎患者性侵未成年少女,并有他人摄录性侵情事。

 

第三、也有媒体从过往全球疫病检视性别平等变化:例如翻译 BBC 国际部记者费尔南多・杜阿特(Fernando Duarte)在今年 4 月发表的〈西班牙流感:1918 年全球大流行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一文,报导提到这场始于一战末的西班牙流感发生时,劳动市场上少见女性。

 

战争加上疫病,当时男性大量死于疫病(全球 4 千到 5 千万人死亡),女性就业的门槛因为劳动力需求而下降。西班牙流感与战争,成了女性进入劳动市场转捩点。今年上半年,我们新闻报导疫病时触及性别面向的方向大抵如此。除了报导社会事件、居家隔离现况,新闻报导是否可能进一步深凿疫病显示的结构问题呢?

 

Craig(2020)强调危机让积重难返的问题明朗、具体了。她研究中 3,000 人线上问卷答案显示了疫病期间真实的女性心声。联合国妇女署的报告、社会学家的研究论文,都以“新冠肺炎在性别不平等议题上强打聚光灯”冠名、入文。

 

接下来,就看是否可能经由新闻媒体报导而让从业失业、曝险保障、远距居家、学习照顾、以及家内亲密关系变化等有着强烈性别面向的议题深化、得以为大众检视。经由采访而得的亲身证言、性别与其他位置交织的资料,我们可以从一样的疫病流行中,看到不一样的性别经验与问题、由来已久的结构化性别不平等,从而思考对策。

 

作者为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系副教授・媒体改造学社成员

本文由《卓越新闻电子报》与媒体改造学社合作刊登。

 

延伸阅读: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媒改社秘书处

媒改社秘书处

媒体改造学社(简称“媒改社”),于2003年5月4日,正式由学术圈、新闻界、社运团体等立志改善本地媒体环境的各界人士共同创立。改造台湾媒体结构、提升全民媒体素养、保障传播从业人员工作权,以及健全本土传播生态。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1 − 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