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四, 三月 10th, 2016

看看跑在全世界前面的韩国人

韩国UHD服务示意图

韩国UHD服务示意图

文/程宗明

编按:2016年亚洲数位广电论坛在马来西亚举办,且看程宗明的第一手观察
-------------

韩国人用无线电视数位广播UHDTV,原则上这就是世界创举了,而且不是昙花一现,一作就要有10年计画,这样台湾公视正要开始思考作4K(注1),不得要来看一下场面。这次亚洲数位广电年度回顾,韩国以 Korea Radio Promotion Association为名义,带来产官代表推销自己4K广播政策,所以赶快看一下他们的想法。

政策部份:科技、资通讯科技与未来规划部表示,给予观众真实感的影像内容、更好的选择、以及IP作为广电流通媒介就是趋势,4K是选择。使用无线广播播出 (2017年),就是希望这么好的内容有一种免费给公民享用的选择。

另外透过广电系统的建置,活化产制工业的发展。从2017年首都开始建置发射,扩及其他都会区,最后到达全国播出 (2021年)。现有主要广电业者五家都可以获得频率,使用700MHz左右的位置。到2027年以前,政府计画引导7亿9千万元在设备投资,4千八百万元在内容投资。投资产出包含:UHD 的室内接收、HD 的行动广播、体育与K-pop节目类型再次复兴、提升韩国设备产制、配合2018冬季奥运播出 (实在太伟大了)!!!

目前要确定一事,就是今年六月前,究竟使用美国电视标准ATSC 3.0还是欧洲DVB-T2;由于美规已经进入IP播出规范,所以应该就是确屏中选。而且这样作,符合将UHD视唯一种附加价值的影音商品服务,往上层消费模式走。

产业表现:参与播出的无线电视将从复频网改成单频网播出,强化室内接收的能力。HDR、HFR、Colour Gamut新服务都在考量之内;商业电视台还会利用IP播出的特性,经营单片付费服务等;从此分三阶段成长:2017-2021 先达成UHD的普遍室内接收;2022-2026 UHD 之外加上HD 的行动接收,还有资料广播服务;2027之后是转换8KUHD播出,届时所有HD 频率要回收。

生产设备:workflow、运动赛事转播的布局、户外转播设定都是练兵所在;再透过长期的UHD广播网路与转属频道经营,一并提升监视器、储存、电脑动画、LED灯光、Encoder、SDI Modular、Transmitter、STB 等等生产世界级水准。

这真是一幅美好的远景。只能说到这样。

另外一个韩国产官组织制定电讯标准的 ETRI,也带来企图心盛大的配合,让传输技术提升。这次他们想翻转Frequency Division Multiplex(划频多工)与Time Division Multiplex(划时多工)的传输模式(注2),这种基础教科书的说法。ETR I想在其上发展出一个新的作法,叫Layer Division Multiplex 简称LDM。最终目的是完整展现以上UHD(超高画质)的政策,就是韩国人希望让它们数位广电能在有限频率资源中,以UHD 固定收视与HD(高画质)行动收视来设定一种世界领先标准 (2027年),这种企图再次让人感到肃然起立与敬而远之,韩式思维真是不得了。

反观,我们真正当前要面对是 end-to-end UHD 建置的考验,那么远的景致暂时不能想。这样来看,香港的亚洲卫视AsiaSat提供的发展途径,反而较为务实,值得近两年作努力,他们使用DVB-S2X作标准。不过有鉴台湾数位转换后,既没有restacking spectrum(重组频谱),而且闲置UHF资源还很多,执行无线播出DVB-T2(注3)实在可以一试,但是公共服务色彩依旧很强,短期难论商业模式。大问题,先只能这样说。

————————
注1: 4K解析度(4K resolution)是种新兴的数位电影及电脑视讯的超高解析度标准,以搭配超高画质电视,常见的解析度有3840×2160和4096×2160画素2种规格。
注2: 在划频多工(FDM)中,频谱被划分成若干个逻辑频道,而每个使用者有他专用的频带。在划时多工(TDM)中,使用者轮流使用(以轮回的方式),每个人周期性地在很短时段内取得完整的频宽。
注3: 第二代数位行动电视标准,地面数码视讯广播(英语:Digital Video Broadcasting-Terrestrial,缩写:DVB-T),是欧洲广播联盟在1997年发布的数位地面电视视讯广播传输,2007年,欧洲DVB组织推出改进版的DVB-T2地面数位电视广播标准,频谱利用率及有效传输码率得到较大提高。DVB-T2能提供较高的系统净荷码率,采用分集接收改进了单频网接收效果,接收门限更低等。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程 宗明

程 宗明

研究员 at 财团法人公共电视文化事业基金会
从高教毕业进入媒体工作,我一直在追寻返回现代化的传媒建构,相应国际趋势的变与不变;我常说自己的工作内涵:以国际知识网络助公传媒研发政策拟定、串连公共利益为核心之广电开发伙伴关系、提供教育训练资讯与建置资料库、促进公传媒之产学交流、协助公共电视董事会与企业之合作发展与监督、推动台湾以广电产业发展实绩走入国际社会;这些说起来振振有词,但是今世代是否还能被感动?这是别人对我的疑惑年代,也是我的不惑年代。台湾还有机会吗?我在找答案。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6 × = 四十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