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On: 周二, 二月 2nd, 2016

媒改社汇整资料 抨击文化部影音官员

雪中的猴山小径,摄于2016霸王寒流期间

雪中的猴山小径,摄于2016霸王寒流期间

说明:
一、2016/1/30日《联合报》刊登新闻,指文化部官员称,政府当年“为加入世贸,对外国电视节目完全开放”。次日,《自由时报》记者蓝祖蔚特稿反驳,正确指张院长被文化部“被唬弄”。媒改社社员萧肇君并连续撰写两篇评论,呼应蓝祖蔚。
二、现将该则新闻、一篇见报特稿,两篇这里首次发表的评论,检附于此。
三、《自由时报》四版在2016/2/1日,刊登蓝祖蔚访问立委黄国昌的谈话,表示“公广集团…不符期待…但仍应支持,新政府..要投注更多的资源…。另要成立多元媒体基金”,该访谈全文一并汇编于此。

挡不了韩剧 张善政叹谈判难
2016-1-30 联合报 A12
记者林上祚/台北报导
贸易谈判人才养成难,国内韩剧充斥,导致本土剧做不起来,即将接任行政院长的张善政昨表示,他曾询问文化部是否可限制韩剧播放时数,才知当初为加入世贸,对外国电视节目完全开放,造就今天局面。

“对外谈判,收与放一念之间影响深远”,张善政在经贸人才培用班结训典礼上说,他入阁后曾经有业者向他抱怨,台湾韩剧充斥,导致本土剧做不起来。

为扶植本土剧,当时他觉得应该限制韩剧播放时数,没想到文化部官员告诉他,台湾当初加入WTO时,对外国电视节目全面开放,相较之下,法国加入WTO,就对外剧的进口有配合管制。

张善政说,政府为准备货贸、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等经济整合,很多官员都感叹谈判过程艰难,欧盟等国谈判前,都会对台开出开放清单,台湾对欧盟会员国提出相对要求,欧盟却常置之不理。

“谈到协商本钱,我是过不了关的”,张善政说,念理工的人多半是直肠子,只有是或否二种答案,比较不懂谈判的收放艺术,虽然他曾上过谈判专家的课,但入阁后,二次内阁总辞他都被说服继续留任。

张善政说,“协商要撑到最后一分钟,要为国家争取最大利益,不要像我一样(几分钟就被说服了)”,张善政说,台湾未来要走向国际化,每位经贸谈判人员都是关键人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是一条分隔线

被唬弄的张院长
2016-1-31 自由时报
记者蓝祖蔚/特稿

明天就要接任阁揆的张善政,抽空在经贸人才培用班结训典礼上“关切”了一下韩剧充斥台湾的文化入侵现象,可是他听信了文化部官员的托辞,误以为台湾为了加入世贸,不得不弃守文化,眼见外来影视长驱直入,只能徒呼负负。

当初,为了加入GATT或WTO,为了和国际互动接轨,形势比人强,国民党与民进党政府的经贸谈判确实只能任凭强权予取予求,好莱坞电影从此取消了“拷贝”和“映演家数”限制,得以横扫台湾市场,然而,面对这种文化霸凌,政府难道拿不出对策?坦白说,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关键在于开放市场是一回事,文化自主却是另一回事。台湾原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制订本国影视的映演比率,例如戏院每年有一半时间要映演台湾电影,电视台有一半时间要播出台湾自制新作品,否则就不准换照。政府订出量的规格,映演平台有量的需求,就能带动制作(甚至还可淘汰万年重播剧),本土影视产业就有了活水。影视平台有一半时间善尽公民天职,剩下的空档,在商言商推出日韩美港剧,娱乐观众,也丰厚口袋,谁会骂业者重利忘义?

政府只要重修广电三法和电影法,站稳文化优先的脚步,要求一定比例的台湾作品,就可以活化本土影视产业,张善政看到了文化困局,却找了庸医开处方,加上他只有百日任期,很难维新,接下来就看小英政府的文化官员与立法委员有多大格局和魄力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是一条分隔线

媒改社萧肇君两篇评论 (第一篇)

报载行政院长张善政表示,我国为加入世贸组织(WTO),已然全然开放外国电视节目进口,致使本土戏剧不敌韩国剧,影响业者生计甚钜。不可讳言,我国影视产业发展受限,固然与业者宁愿进口外剧而不愿自制有关,然而,我国是否已在世贸组织全然放弃影视产业,文化部官员的说法,值得商榷。

回溯乌拉圭回合谈判,欧盟有感于视听自由贸易将严重打击本地影视产业及文化政策空间,几经折冲,双方并未就视听服务达成任何共识。迄今廿年间,尽管美国于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及世贸组织多次发动视听贸易谈判倡议,在世界各国追求文化主权的共识下,从未成功。相对地,有鉴于文化内容并非一般商品、文化多样性更是全体人类的公共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于2005年间通过的“文化多样性公约”,更成为当代国际视听交流的新平台。

为赶在中国大陆前加入世贸组织,我国当年尽管在美方要求下进行若干影视政策调整,然而,关税暨贸易总协定(GATT)第4条仍明文载有电影片“萤幕配额”之特殊规定,此外,我国亦迄未在世贸组织开放“广播及电视服务业(行业代码:9613)”及“广电传输业(行业代码:7524)”服务业。换言之,我国在广电监理暨辅导奖励上,仍有充分的政策空间,我国何不把握以回应国人?

时至如今,杜哈回合谈判的僵局或暗示著多边贸易谈判的消沈,但即便是“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其前言并肯定保护文化的重要,而参与各国更不约而同将视听服务等文化产业纳入保留清单(Non-Conforming List)中,值得学习。是以,在此除了要肯定张院长亟欲振兴本地影视产业的用心,也期待新政府以国人视听传播文化权益为念,发展符合世界潮流的文化影视政策!

新年心愿 自己的电视自己救 (第二篇)

年节将届,很快又要迎来游子归返、共享天伦的时刻。然而,正是跨年守岁、围炉团聚之际,打开电视,又是怎样的视听内容陪伴您全家人?面对国内影视产业低迷、外剧充斥耳目的积弊,张善政院长或错信文化部官员,误以为我国影视产业已因贸易承诺而再无可着力之处。对此,知名影评人蓝祖蔚先生已有所澄清,并期许新政府及新国会以魄力与格局解决我国长期遭受“文化霸凌”的处境。

面对失衡的文化贸易,经济学门或以“比较利益”合理化后进国家影视发展迟缓的现况。然而,世界各国共知的是,放任的影视贸易,只会带来观点的丧失。特别是,本地视听内容还具有为社会经验留下纪录、为当代难题贡献素材的用处,是以,一国倘亡失了形成视听政策的能力及意愿,绝非是社稷之福。从此视之,不论是外部的谈判压力、内部的推诿卸责,都应当是国民期待共同克服的课题。

也正因如此,世界各国在追求贸易利益之际,多数仍将视听服务特殊看待,而这也是为何在服务业贸易谈判中,各国对视听服务的承诺最少、豁免却最多。回顾历史,我国为入会,固然在美方压力下调整视听政策,即便如此,我国迄未在世贸组织开放“广电服务业”及“广电传输业”。换言之,在广电监理或辅导奖励方面,我国仍有形成政策的充分空间,此时更应充分把握、回应国人所需。

事实上,为避免放任贸易压缩视听政策的合理空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多样性公约”已成为当前国际影视交换的新场域,其中,更明确指出公共广电在文化发展上的重要。作为国家文化给付行政一环,我国公共广电集团尽管资源有限,但口碑已逐渐累积,近期除了几部精彩的戏剧及综艺节目,更推出“公视+7”的随选服务。自己的电视自己救,您何不以实际的收看行动给予支持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是一条分隔线

《星期专访》时代力量党主席、立委黄国昌︰
全民被偷袭了// 远传并购中嘉案 根本横柴入灶
2016-02-01自由时报四版半版
记者蓝祖蔚/专访

问:…是要求政府能够有效管理,不能让财团垄断了言论,你对新政府的媒体政策有什么期许?
答:首先是做好公共化内容的电子媒体,台湾公广集团的表现一直不符期待…但是公广的理想性仍应予以支持,新政府就应该要减少政治介入,另外则是要投注更多的资源。
其次,财团掌握了有线电视的公共财后,就要负起更多责任,台湾可以成立一个扶植多元媒体的基金,经费就来自….
通讯与传播科技汇流已成世界趋势,通讯大亨纷纷入主有线电视系统,但是有的公然挑战党政军条款,有的则是隐藏中资身分来闯关,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未能善尽把关重责,引发议论,时代力量的新科立委黄国昌不但带头反对,今天更深入剖析这次远传并购中嘉案所冲撞出的问题。

问:你怎么看待这次远传并购中嘉案的闪电过关?
答:简单来讲,就是全民都被公平会和NCC给偷袭了。而且是趁著国会休会,大家忙选举,兵荒马乱的时候,硬是横柴入灶闯关了。NCC十天前要开公听会理由是公平会已经通过这个案子了,但是公听会也只是一场“表演”,没有委员出席,也不理睬公听会上的各种质疑声音,两天后就排进委员会,快速就放行了。

最大争议 收视权被财团控制
问:一般人其实看不懂远传并购中嘉案的影响有多大,也就不懂你们的愤怒与焦虑,你能否以最简单的方式来画龙点睛?
答:民众常去超商消费,产品不符通路需求就上不了架,我们对某家超商不满意,还可以换一家,但是我们对有线电视系统有选择吗?唯一的选择只有“看”或“不看”。无线电视的堕落与衰败,导致全民更加仰赖有线电视,谁控制了有线电视,就宰制着观众的胃口与判断。这次中嘉交易案的争议点之一,就在于远传是否具备经营媒体的适格性?

问:你们的疑虑是什么?
答:财团对人民的影响,一般人并不容易“有感”。当初远东集团做ETC时,不是老板姿态很高,放话说你不高兴,就不要用啊!民众也不会这么愤怒。
远传的前一个买主是顶新,会破局就是因为爆发了黑心油事件,人们清楚体会到一旦顶新掌握了媒体,还有多少媒体会去报导黑心油新闻?不是顶新罔顾消费者权益,怎么会有全民灭顶行动?通路巨人就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透过它的制约,就能影响消费者对重要议题的认知与了解。

NCC“刻意护航” 放任并购案
问:你怎么看待这次远传并购中嘉案的NCC委员表现?
答:最轻的指责叫做怠忽职守,最严厉的批判则是有刻意护航“之嫌”。

问:远传案最大争议点在于公然挑战了党政军条款,NCC却视而不见。
答:党政军条款在台湾有其历史脉络,却是财团投资路上的障碍,立法院去年无法达成废止共识,因此就必须遵守,不容许一个特定财团,为了达成实质控制的目的,透过特殊的财务架构去回避法令,使之成为具文。中嘉交易案的买方是摩根士丹利旗下的一间子基金,不曾在台湾经营业务,也没有团队可以管理这么大的有线电视系统,它只是一家财务顾问公司,找出了符合法律规定的要件,搭建出回避党政军条款的交易架构。从公平会到NCC却都只做形式外观的审查,宣称远传只是购买公司债,既不是股东,又没有董监,就认定没有违法,这种NCC不仅是随着业者起舞,更弃守了主管机关的职责。

并购负担条款 只是个纸老虎
问: NCC会说他们要求业者承诺了廿项负担条款,却无法回应如果业者做不到,他们有什么制裁手段。
答:负担条款其实只是个纸老虎,根本就是个笑话。以前的并购案,NCC也加注许多负担条件,没做到就没做到,NCC迄今也拿不出办法。有人问到如果以后查出远传确实涉入投资及经营,NCC怎么办?NCC的回应是一切依法裁罚,而且要罚也只会罚到中嘉,而非远传。至于会不会因此撤销许可?NCC更不做回应了。这更坐实了我们的质疑与忧虑:NCC根本没监理能力。

问:事实上,只要委员会放行了,以后就很难再来制约这个系统怪兽,因此事先的审查就格外重要。新国会成员要如何监督或要求NCC?
答:这一届的NCC委员强行通过了中嘉案,监理重责就落在下一届委员身上,因此格外重要。NCC是独立机关,委员又有任期保障,一旦挑错了人就很累,才会出现今天荒腔走板的结果。但我必须承认,立委没有听证调查权,新国会最多只能请NCC来做专案报告并据此质询,你问他不答,或者他说谎,既没有法律责任,也很难追究什么责任,这些都凸显了国会改革的必要性。

软弱NCC 期待新政府改革
问:本届NCC委员有四位即将在七月底任期届满,就是改变的契机?
答:有前车之鉴,蔡英文政府的委员提名和新国会的审查绝对不能等闲视之。我们就针对前任、现任和候选中的NCC委员给予够深入的查核,了解他们和媒体财团及外围组织的实质互动关系。其中就要注意财团养学者的模式,例如财团常常会拨几百万给财团法人或社团法人进行学术专案研究,法人再发包给学者,不管报告内容如何,学者就可以拿到相当高的报酬,财团、媒体和学者的三角关系就这样建构完成了,未来新国会一定会要求新委员上任前都做出承诺,上任后会全面检视过去这些系统业者承诺的所有负担条件,没做到,就要拿出行动。

问:数位汇流是国际趋势,业者规模要大,资金充裕才能因应竞争,我们不是反财团,而是要求政府能够有效管理,不能让财团垄断了言论,你对新政府的媒体政策有什么期许?
答:首先是做好公共化内容的电子媒体,台湾公广集团的表现一直不符期待,最大的原因是过去任何政党执政,都想把手伸进公广之中,但是公广的理想性仍应予以支持,新政府就应该要减少政治介入,另外则是要投注更多的资源。
其次,财团掌握了有线电视的公共财后,就要负起更多责任,台湾可以成立一个扶植多元媒体的基金,经费就来自这群控制了有线电视的财团,用基金来扶植本土影音产业,例如规定每个频道都要有一定的自制率,符合标准的,在未来换照或上架时就给予比较好的待遇,只会买日韩剧的频道,就没道理和努力自制节目的媒体享受一样的待遇,借此亦可以凸显频道上下架的公平性,不再是系统财团说了算。

黄国昌小档案
●第九届新科立法委员
●时代力量首任执行党主席
曾任
●中研院法律所研究员
●岛国前进社团发起人
●曾任澄社社长、公民组合发起人
●台北大学等大学法律系教授
学历
●美国康乃尔大学法学博士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媒改社
媒体改造学社(简称“媒改社”),于2003年5月4日,正式由学术圈、新闻界、社运团体等立志改善本地媒体环境的各界人士共同创立。改造台湾媒体结构、提升全民媒体素养、保障传播从业人员工作权,以及健全本土传播生态。

留言回应

XHTML: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9 − = 零